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王叶】单行道[一发完结]

扎心啊

溢夏夏🌹就是吃王叶-天天写王叶-王叶霸屏:

单行道


 


王杰希X叶修


后面有那么一点点隐形的all叶倾向


22/100[你们知道我有多想把这篇分开放来凑百日王叶吗?转念一想,我害怕更新?!呵。]


高能预警:狗血,狗血,狗血,狗血,非常非常大的一盆,狗血


你们还记得之前那篇单行道吗?我给改成短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再也无法写中篇的溢夏夏你们还爱吗?】


不要提耳环,我最近想写刑侦想疯了,耳环再等等吧


  @欺诈绅士  你生日?生日快乐呀,这个当生贺你会嫌弃吗?!本来想单独给你写一篇的,但是今天时间真的不够了,明天补上好不哇!但是生日快乐还是要当天说!!


 @不完美的美  你自己说,谁最爱你。


 


 


 


 


 


 


 


01


 


王杰希退役那天下了很大很大的一场雨,彼时叶修正一个人在家里捣鼓新买的饮水机,刚烧好热水接了一杯,却被电视机里传来的新闻声音惊得失手打翻了玻璃杯,滚烫的水洒在右手手背上,瞬间就烫红了一片。


 


他手忙脚乱地把杯子捡起来,却没有去管自己通红的手背,而是把目光转向了电视。


 


电视机里的王杰希没有再穿着微草队服,他看起来很平静,甚至有些冷淡,始终用一种波澜不惊的声线回答记者们一个又一个尖锐的问题。


 


微草的现状,微草的方向,微草的未来,还有王杰希的以后。


 


叶修沉默着和电视机里的王杰希对视,之后他看着自己热辣辣的手背,那里似乎肿起来了一点,电视里还有记者在提问,后面的叶修就没看了,他去找出了药箱自己给自己上药,结果因为左手不是惯用手,挤药膏都费了好半天的劲儿。


 


 


02


 


“拿盒中华。”叶修站在楼下便利店里,等着店员给他拿烟,那边有两个小年轻站在杂志栏那里小声的说话。


 


“王杰希真的退役了啊。”


 


“唉,真可惜,我还想他再拿一个总冠军的。”


 


叶修一听,后背就僵了一下,接过了烟闪身离开那家便利店,走出去的时候还看见便利店外面放着免费取阅的报纸,头条就是王杰希放大的半身照。


 


他快步走回了家,在飞快把门锁上,几下蹬掉鞋子蹿进卧室把自己埋进柔软的床铺里,心跳的很厉害,闭上眼睛都能听见‘砰砰砰’的响声,并不是害怕被荣耀粉认出来,他只是想避着,避着铺天盖地的电竞新闻,避着铺天盖地的王杰希的消息。


 


叶修在床上趴了一会,然后翻身起来点了一根烟,香烟的雾气袅袅飘到屋顶然后再散开,右手手背上还红着,尽管涂了药膏可过了一晚上好像还是那么烫。


 


他想了想,摸出了叶秋给办的手机登录了QQ,这或许是一种奇怪的心理,明明是想要避开某些东西的,可你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去关注他,越想避开越想关注,越是关注就越是想要避开。


 


果不其然,职业选手的QQ里面几乎全是关于王杰希的讨论,刷满了99+,叶修一条一条地看着,看到两个小时前的消息时却瞳孔骤然一缩。


 


 


03


 


“你知道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我以为你是逃荒的。”王杰希的腿被一条绷带吊在病床上方翘起来,整个人一点儿也不像车祸后的模样,精神的很。他想起叶修进来的模样,慌慌张张的跟有人在追杀他一样。


 


“可不是逃荒的,路上遇见我的脑残粉了。”叶修坐在他床边给削水果,背对着对方他没让人看见自己眼底还没有消散的波澜。


 


“你的脑残粉可不简单,第十赛季的时候对你围追堵截,怎么,这次你用了遮影步?”王杰希说的确有其事,第十赛季叶修开始出现在镜头前,被一干死忠粉日日盯梢,怎么都甩不掉,在B市跟微草打客场的时候被堵在了超市厕所,还是王杰希去开车接的他把人带走了。


 


“差不多吧,给。”削的干净圆润的苹果被递到王杰希的手上。


 


“你不吃啊?”王杰希眼神一挪,“手怎么了。”


 


“来这里吃病人的东西,我可没那么不要脸。”叶修把刀擦干净放一边,随手拿起了报纸,“没什么,昨天杯热水烫到了。”


 


王杰希挑了挑眉毛,正要劝他就算退役了也多保养自己,却又突然间想到今天开始是有常规赛的,什么荣耀粉不在家里看比赛在大街上晃悠?可转念又一想,也不一定吧,今天也是工作日,万一人是上班路上碰巧遇见的呢?


 


 


04


 


啃完苹果没一会儿的功夫,大约是吃饱了食困,王杰希很快就睡了过去,叶修察觉以后翻动报纸的声音都小了不少,他最后甚至干脆不看了,把报纸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王杰希睡得不是很安稳的样子,大概腿还很疼,叶修伸手碰了碰他还打着石膏的右腿,想起从职业选手群里知晓王杰希刚退役就出车祸的消息,他简直觉得自己心都要跳出来了。


 


从高英杰那里知道了医院地址,叶修几乎是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这里,一路上急三火四,在医院里还撞到了人。


 


他坐在床边苦笑,可不是跟逃荒一样吗?


 


病房里头挺安静,外头走廊时不时传来一些脚步声,叶修盯着墙上的挂钟秒针转了一圈,转头去看熟睡的王杰希。


 


他过来的时候已近中午,对方已经吃完了午饭,这会正好是适合睡午觉的时候,叶修看着他睫毛轻轻颤抖,似乎在做一个梦。


 


他轻轻地凑过去,脸贴王杰希很近,看着对方没反应他就又上前了一点。


 


而病房门却在这个时候被敲响了。


 


 


05


 


是护士来给他换药水,叶修看着推着小推车进来的女护士,摸着鼻子靠到了窗边去,医护人员动作熟练地把刚好滴完的药水瓶换下来,一面轻声嘱咐叶修等这几瓶掉完了记得叫人来给他拔针。


 


叶修点了点头,看着护士出门去,床上的王杰希动了动,但是没有被吵醒。


 


他看着点滴滴滴答答,却没有再继续刚才的动作,几分钟以后王杰希就醒了,这时候叶修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要是真亲上了被发现那岂不是很尴尬?


 


“不再睡会?”


 


躺床上的人摇摇头:“疼。”


 


“呵呵,要我给你讲睡前故事吗?”


 


“好啊,讲……嗯,就讲小鸭子的故事吧。”


 


“……”


 


 


06


 


“啧,我觉得今天这个卖花的坑我了。”


 


“怎么?”


 


叶修瞅着他刚放窗台花瓶里的那束花:“明明我是要插花瓶里的他还是给我包装了,虽然没明着说,但是包装费肯定算在这束花里头的!”


 


“……你可以提前告诉他不用包装啊。”


 


“可要是我提前说了他还是以同样的价格给我怎么办?那我不更亏,连包装都没有。”


 


王杰希叹口气合上书本:“大早上来你就嚷嚷,能安静让我看会书吗?”


 


“哦,你看,你看呗我不打扰你。”


 


结果没过两分钟。


 


“大眼儿你看我下次再买点儿满天星放进去是不是会更好看。”来自抱着花瓶的叶修。


 


“……”


 


“叶修,你很闲吗?”


 


这话说的叶修一愣,抱着花瓶的手紧了紧:“是啊,这不是显而易见的?”


 


王杰希无奈一笑,眼神晃过了叶修的手背:“你的手好了?”


 


“多大点儿事儿。”叶修随意摆了摆手。


 


 


07


 


中午的时候王杰希照例要睡一会儿午觉,叶修原本想嘲笑一下他老年人一样的生活,不过想到对方现在还是伤员也就闭上了嘴。


 


窗边的那束鸢尾花开的很美,窗户微微敞开了一点点,风一吹花朵就轻轻颤动,屋里就两个人,一个人熟睡过去以后另一个人就很无聊,屋子里骤然安静下来就显得很空旷。


 


昨天来客场比赛的蓝雨也来探病了,见叶修在这里相当惊讶,黄少天强忍住了找叶修话唠攻击的欲望,想等离开医院以后再逮着世邀赛后再次销声匿迹的家伙不放,谁想到就算一行人离开医院去吃午饭,叶修也没有跟他们多透露自己现在的生活哪怕一个字。


 


不过叶修不愿意多开口,多半也是因为喻文州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


 


蓝雨的昨天晚上就离开了B市,热闹了一下下的病房今天也还是那么冷清,叶修问过王杰希的家人在哪儿,对方回答说不想让家里人担心所以没告诉他们出车祸了。


 


他看着王杰希躺着,对方的腿已经有了那么点起色,起码这几天睡午觉都不见他皱眉头了,看起来也像是在做好梦的样子。


 


叶修的喉结动了动,犹豫再三以后还是轻轻俯下身,他额前的刘海有些长了,几乎快要扫到王杰希的额头,极度的紧张让他憋住了呼吸。


 


最后还是吻了上去。


 


他吻的很轻很轻,只比羽毛重了那么一点点,微闭的眼睑轻轻抖动着,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儿了。而打断这个轻巧的吻的,是王杰希猛地睁开的双眼和飞快推开叶修肩膀的手。


 


王杰希还未说话,叶修便抿紧了嘴唇夺门而去,他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觉得他和刚来那一天进门的动作一模一样。


 


只不过这一次是落荒而逃而已。


 


 


08


 


 


叶修之后没有再去过医院,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王杰希的伤再怎么也要三个月以后才能见好。他心安理得地做缩头乌龟,强迫自己正常地生活。


 


世邀赛以后他对自己也没啥其他的要求,家里也没有说,叶父对他为国争光的事迹特别看重,也就没有再多要求他什么,基本上这段时间他都闲着,也就是打游戏,打游戏,打游戏。


 


没有再去医院的叶修重新开始了每天不间断打荣耀的生活,他感叹一声,还是荣耀好啊。比感情简单多了。


 


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把小号挂在荣耀地图的某一处,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发呆。这个时间玩家早就不多了,也没有BOSS刷新,职业选手们也不会这么晚还上来陪他PK。


 


辗转反侧数日以后他求助了各种恋爱论坛。


 


【我偷吻心上人被发现了,之后再没有联系,怎么打破僵局,求帮忙。】


 


在荣耀里叱咤风云的大神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叶修一条一条地翻看手机里的回复,清一色全部都是让他继续联系的回答。


 


其他的他都看看就过,只有一条回复他认认真真看了许久。


 


【你想不想要答案?如果你想,不管这个答案是好是坏你都得继续联系他,僵着不见面只有一种结果,就是没有结果。连一个拒绝都得不到,你会甘心吗?】


 


叶修想了想,确实不会啊。


 


有个答案总要让心里更踏实一点,起码不会再彻夜难眠。


 


 


09


 


站在医院门口叶修徘徊了一会,最终还是进去了,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他看见有个中年女子在训王杰希的话。大概是说出了这么大事儿竟然不告诉家里人,这是要长反骨了。之后又唉声叹气说好在你没事,你爸在外地可急死了。


 


叶修沉默着等他们说完,很快中年女性就离开了,似乎是家里很忙还有事情要做的样子,出来的时候看见等在病房外的叶修诧异了一下。


 


“咦,你是来看杰希的?”


 


“嗯,阿姨好,打扰了。”


 


“不打扰不打扰,谢谢你来看他,你瞧我这家里还有事儿,我们杰希就多麻烦你照看一下了。”


 


“一定的,阿姨。”叶修笑了笑,目送了王杰希母亲离开。


 


两个人在外头的对话王杰希在病房里听得一清二楚,看着叶修忸怩着走进来,王杰希努了努嘴:“把门带上呗,我有话跟你说。”


 


叶修听话地关上了门,该来的总会来吧。


 


“……那天,”王杰希皱紧了眉头,叶修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就在他不晓得该如何接口之际,王杰希又说,“我就是想跟你说说清楚。”


 


“嗯,叶修,我是个直的。”


 


大概愣了有五秒,叶修一脸无赖样地露出了笑容:“啧啧啧,跟你开个玩笑你都这么大反应。”


 


“一本正经的样儿给谁看呢大眼儿。”


 


这一次叶修没有再落荒而逃,他像偷吻之前的任何一次来医院一样,满不在乎地离开了。


 


 


10


叶修发现论坛上的回复都是骗人的,他自己也是骗人的,谁说的好歹得到一个答案能安心,可他还是彻夜难眠,甚至无心游戏。


 


说对自己没有影响是骗人的,有那么几天甚至茶饭不思,脑子里反反复复都转着王杰希最后的那句话。


 


他觉得感情好陌生,也很可怕,二十几年来第一次的喜欢就这样被当着自己的面砸了个粉碎,他觉得自己的人生简直就是人们口中的反面教材。


 


离家出走,打游戏,同性恋,还是单恋。


 


但是他又想,不管哪一个他都不后悔,说万劫不复有点太超过,但是不管现实怎么残酷他真的从来没有后悔过。


 


打游戏是,喜欢王杰希也是。


 


前者他很擅长,后者他很笨拙,但无论哪一个他都有信心从一而终。他总认定一件事,这一次也只认定了一个人。


 


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就像忠贞不二的大雁,即便伴侣死去活下来的那只到老也不会再找另一个。


 


 


 


 


11


 


世邀赛以后叶修闲游在家,叶父因为他为国争光的事迹没有再难为他了,只是这天却突然来了个电话,让叶修第二天就去总局报道。


 


“还能怎么?世邀赛又不是只有一届,听你们主席说以后可能还会有世界联赛,管你打游戏还是干什么,给我去总局好好努力!不许给国家丢脸啊。”


 


叶修无奈地听父亲挂了电话,第二天任劳任怨地去总局打了卡。上来就被冯主席扔到了宣传部,叶修一看,好嘛,要他打广告,这是要把那几年在他身上亏了的全部拿回来。


 


在宣传部被小姑娘和化妆品还有闪光灯折腾了半个月的叶修又立刻被马不停蹄扔到了游戏技术研究部门,他看着自己崭新的办公桌,上面还放了个名牌:最高技术顾问。


 


这个和数据资料没关系,他就是负责带动提高联盟整体技术水平好跟外国队抗衡的。言下之意他得经常去各个战队晃悠了。


 


“其他外地战队先缓缓,你先去义斩皇风微草转转。”


 


叶修眼皮一跳,怎么怕什么来什么?他这么想着,硬是动用私权把去微草的行程推到了最后,等到他站在微草大楼前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来之前他还跟冯主席打游击呢,结果被忍无可忍的主席直接扔进了联盟专车里,让司机看着他别让他跑了,开车直达微草俱乐部。


 


看着门口来迎接的工作人员,叶修甩了甩头,算了,不就是上刑场吗?伸脖子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大不了爽利地痛快点。


 


既然挂的名字是技术顾问,那俱乐部肯定是要正儿八经开个会的,现在各个战队也逐渐开始进行线下友谊赛,甚至有意识地培养国家队的成员,叶修来帮帮忙某种意义上讲确实是好事。


 


在这方面,他偏心的只有荣耀,不会造成任何的袒护和包庇行为。


 


 


12


 


开会的时候俱乐部的老板上来说了会闲话,然后是教练发言,队长发言,叶修坐在下面昏昏欲睡,真觉得这微草俱乐部的风格太死板了,王杰希虽说魔术师打法挺放荡不羁吧,但他人看着就挺死板的。


 


唉,怎么又想到他那里去了。


 


叶修打算认真听听,结果一抬头,好嘛,上台发言的正好是王杰希。


 


好吧好吧,是王杰希就是王杰希,发言还是要认真听听,不然回去写报告写不出来老冯告状到他爸那里去怎么办?


 


叶修手里转着一支笔,一手托着下巴,没一会儿神思就飘到王杰希那儿去了,唉老王肩膀真厚实,平时健身了吧?脖子线条不错,可以打个九十分,竟然还把袖子挽上去露出了小手臂,啊看到肌肉了。


 


一场发言看下来叶修撑着脑袋想,真不愧是我,看男人的眼光也这么好。可惜这个男人不是我的。他咂了咂嘴,眼神里闪过一点阴郁。


 


会开完了他跟着王杰希去训练室,退役以后的王杰希自然担任了微草教练,他一边跟叶修讲现在微草的训练计划,一边观察着叶修的神色。


 


相反的,叶修虽也在认真地听讲,时不时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可是却一个眼神都没有落在王杰希的身上,反倒是对训练营里一个玩儿战法的小年轻挺感兴趣。


 


“诶不错不错,对对绕他后面去,对就是这样!意识很好嘛年轻人!”叶修看着那个年轻的队员利落地解决了对手,非常赏识地拍拍他的肩膀。王杰希看着神态自然放松的他,脸上的表情却变得复杂起来了。


 


 


13


 


“你中午不回总局?”看着叶修还泡在训练室,王杰希忍不住上去叫停,叶修听言以后身体僵了一下,当然王杰希也看见了,而且当即懊恼起来,果然叶修误会了他的话。


 


“想赶我走也换个说法嘛,我现在就回去老冯会扣我工资的,我可不像你啊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有存款的土豪。”叶修说罢,手上那盘指导赛也打完了。


 


“那个教练……”这时候对面跟叶修对打的那个队员站了起来,“我还想跟叶神说会话,能跟他一起去吃饭吗?”


 


王杰希眼皮一跳:“我已经约了他了,中午还有其他事情要讲,想跟他讨教就下午吧。”


 


这个时候叶修及时跳了出来:“诶诶诶别别别,我还没吃过微草的食堂呢,走吧我想多跟你说说刚才那一局,你们饭堂在哪儿啊,带我去呗。”末了还跟王杰希摆摆手,“你有啥话下次说。”


 


看着兴高采烈带着叶修离开的队员,王杰希的神色骤然暗了下来。有一瞬间他觉得叶修是在避开他。


 


这种认知一点儿也不好。


 


“那个叶神,”那位带走他的队员开口,“这样好吗?教练好像真的有话要跟你讲。”


 


“得了吧你们教练今天跟我说的话也够多了,他人就那样爱唠叨,你们平时没少受罪吧?”叶修笑嘻嘻的,“诶哪些菜好吃啊?推荐点儿嘛。”


 


他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食堂的饭菜上,装模作样地要点菜,其实心理活动却和放松的神色截然相反。


 


搞什么啊王杰希。


 


 


14


 


第二天叶修照常不情不愿地被扔到微草,一到微草就不得不见到王杰希,虽然他很乐意跟年轻人打指导赛,也挺乐意每天见到自己喜欢的人。


 


但当他喜欢的人并不喜欢他的时候,这个乐意就少了那么一点点心甘情愿的成分了。


 


毕竟在他看来,喜欢是一回事,就算王杰希拒绝了他也不影响自己的喜欢,当然他也绝对不愿意因为个人感情而影响到工作,尤其现在他还是在为荣耀女神而工作的。


 


所以在微草的这段时间,他能避着王杰希就避着,王杰希去一楼的洗手间他就去二楼的,除非有必要的工作交谈,否则他不会随便跟王杰希说话,中午尽量和其他人一起吃饭,保证不落单然后不得不跟王杰希坐一起。


 


叶修小心翼翼地收敛着自己的一切,默不作声地给自己画了一个保护圈,一步也不踏出去,别人也别想进来一点点。


 


毕竟在对方明确表示自己是个直男的情况下还不知廉耻地贴上去,那就真的很难看了。


 


但让他感到奇怪的却是王杰希的态度,他好像极力地想制造跟自己在一起的时间,甚至会在他离开去茶水间以后几步追上来说几句没话找话的话,中午老是约他出去吃饭,理由总是饭堂不好吃,他发现了很不错的店。


 


叶修大概猜得到王杰希在想什么,一般这种情况下拒绝人的一方都会有内疚心理,所以会想方设法地弥补一点什么。


 


他想,老王也太实诚了,不就是失恋吗,谁还没个过去啊。


 


 


 


15


 


王杰希在又一次约叶修出去吃饭失败以后,不得不开始正视自己的心情。他开始变得焦虑,变得急躁,叶修总是躲着他,不和他说多余的一句话,他宁愿和其他的队员打指导赛都不乐意跟自己去JJC。


 


正常来讲他是对叶修有些愧疚,平心而论他对叶修没有偏见,甚至是仰慕,他的荣耀技术和人格魅力都是毋庸置疑的。他不想他们之间的关系就这么冷下去,他觉得他至少可以和叶修保持正常的朋友关系。


 


可是叶修越是躲着他他就越失落,他甚至开始生气,愤怒,为什么宁愿和只见了几天的人打游戏都不乐意多跟他说一句话?


 


之前不是还偷吻他吗?不是喜欢他吗?


 


突然之间王杰希猛然醒悟,他是不是变得挺奇怪?这种急躁的心情好像已经超过了任何一个普通朋友关系的范畴。可是他就像是在迷宫里转悠,始终找不到一条正确的路。


 


‘嘭’的一声,王杰希恼怒地把手握成拳头砸向了墙壁。他很少这样外泄自己的情绪,但这一次是真的忍不住了,不甘心,怨愤,参杂着失落,无奈,甚至嫉妒,复杂的情绪充斥着他的胸口。


 


“王杰希你疯了吗?!退役了就当自己手不是手了是吧!”听见声音出来的叶修惊讶地看着这一幕,他顾不得其他冲过去把王杰希的手拽到手里握着,仔细看看有没有受伤,就在这时他听见王杰希轻笑了一声。


 


“笑什么?你神经搭错线了吗?”


 


王杰希却只是笑,什么也不回答他。


 


 


16


 


这是叶修来微草这么多天以来他第一次觉得高兴。


 


对方紧紧攥住他的那只手,像是捧着一块珍宝一样,眼里满满都是他,全部都是他,是王杰希,是他自己,不是其他的任何人。


 


他想,他要的就是这个,对,就是这个。


 


叶修被王杰希笑得莫名其妙,检查过他没有受伤以后就放下他的手要走,却在转身的时候被人突然从后面拉扯过来一把抱住。


 


“你干什么?!”他觉得自己的心飞快的跳起来,与此同时也不忘立刻挣扎,他不知道王杰希想做什么,在想什么,但叶修明白,他的那个保护圈不允许王杰希做这样的事情。


 


他觉得他心里的种子就快要破土而出,可他还不想等发芽了再被毁掉。


 


直到王杰希把头埋在他脖子那儿,轻声地说了一句:“你别走。”


 


“叶修你别走。”


 


“就看着我好不好,别去管他们,你只看着我好不好。”


 


他把叶修抱的很紧,双臂紧紧捆住他的腰,两个人紧密地贴在一块儿。王杰希久久等不到叶修的回答,他的心蓦然慌了起来,他放开叶修握住他的肩,看见的却是对方阴晴不定的神色。


 


“叶修?”


 


 


17


 


“王杰希,你糊弄谁呢。”


 


王杰希打死也忘不掉叶修当时扯出的那一抹要哭不哭的笑容,那真难看,难看的他心里发懵地疼。


 


之后叶修头也不回地进了训练室,那一天都没有再跟他说过一句话。


 


第二天也是这样,王杰希看着叶修神色如常地工作,心里头焦急地难过,他不明白,叶修不是喜欢他吗?那为什么现在不愿意理会他了。


 


这天中午他用一种强硬的姿态把叶修从众队员中抢了出来。


 


“你到底要干嘛?”


 


这种用词只会王杰希觉得更加难过,叶修完全不想给他好脸色,甚至用一种近乎不耐烦的语调催促他赶紧完事放他走。


 


叶修也不是喜怒无常,他真的是觉得王杰希太跳跃了,之前还信誓旦旦地说他是直男,变相拒绝了自己,斩断了他们发展的可能性,现在他仅仅在微草呆了不到半个月,对方的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这不是在玩儿他吗?


 


“我真的只是想把话说清楚。”


 


叶修听了冷笑一声:“你说的很清楚啊,你是直男。”


 


王杰希被噎住了,很快他就换上了一种无奈的表情:“叶修。”


 


“这句话不是你说的吗?王杰希是个男人就别磨叽,想干什么直说,我又不会因为你拒绝我了就要死要活。”事实上他不是正努力往正常的生活轨迹跑吗?


 


而回应他的是王杰希专横又深情的吻,他抓着叶修不放,很轻松地就把他的嘴巴撬开,舌头不容反抗地卷住另一条舌头,叶修下颚被他捏住,被迫大张着嘴,承受着王杰希热情的湿吻,整整两分钟,直到叶修觉得自己快没气的时候对方才肯放开他的嘴唇。


 


“我喜欢你。”


 


“叶修,我想你只看着我,”王杰希哑着嗓音,“别连一个眼神都不给我了好吗?”


 


 


18


 


向毛主席发誓,叶修真的是做好了单恋一辈子的准备的。


 


大不了就一辈子一个人过,这又有什么困难的呢?可就在他已经下定了决心的时候,峰回路转王杰希猛然杀了他一个回马枪。


 


他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这段时间心情起伏太大,他都有些觉得疲惫不堪了。可是王杰希却还偏偏抱着他,死活要叶修给个说法。


 


“你还要我给什么说法?”就差把他往床上带了,还要什么说法?


 


“说喜欢我。”王杰希亲了他一口。


 


“好好好喜欢你。”


 


“不行,再说一次。”


 


“为什么啊!”


 


“刚那次你心不诚。”


 


叶修给气乐了:“王杰希,你要不要脸。”


 


“要你,不要脸。”


 


在王杰希的好赖央求下,叶修整整说了十三遍【我喜欢你】,又被亲了好几下王杰希才心满意足地把他放开。


 


“要是早知道你这么不要脸,当初我就不该偷吻你。”叶修小声嘟哝,却还是被王杰希听见了,眼见着后者眼神又一横,叶修心里大叫不好,赶忙给哄劝了回来。


 


“唉。”


 


“叹什么气?”王杰希还揽着他。


 


“我在想,心里面那颗单恋的种子这辈子都发不了芽了。”


 


王杰希疑惑道:“单恋?我这不是回应你了吗?”


 


叶修睨了他一眼:“是啊,毕竟单恋的种子是我自己种的,你给我的是一颗双箭头的种子。”


 


 


19


 


故事的最后是王教练和叶顾问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叶修告诉他听说对方退役以后自己还打翻了开水才把手背给烫红的,王杰希心疼地亲了一口他的右手手背。


 


“你才是退役了当自己的手不是手。”


 


“其实我当时想,既然你退役,那咱俩可就真的一点儿交集也不会有了。”叶修躺床上反手抱住他,把脸埋在王杰希的怀里。


 


“那这么说,我车祸也是为了我们进一步发展而天注定的?”


 


“呸,瞎说什么。”叶修捏着他的鼻子让人把刚才那句天注定给吞回去,“你要吓死我是不是。”


 


“没有没有,我就是高兴,”王杰希说,“要是没有那次车祸,你是不是就打定主意再也不见我了?”


 


“……嗯。”


 


“你看吧。”他颇有些不满,抱着叶修啃了好一会儿,被忍无可忍的人一把推开。


 


“可我之后还是会被老爸撵到总局工作啊。”


 


“那你就不打算告白了?或者告白会推迟,我们在一起的机会也会浪费掉不知道多少。”


 


“行吧你有理,你说的都有道理,”叶修严肃道,“现在,王杰希同志,你能让我起床了吗?”看着被子里交缠在一起的四条腿,叶修一点也不想回忆昨晚的激烈运动。


 


“不,我是不是有很长一段时间会见不到你了。”


 


“理论上是这样。”


 


王杰希咬住了嘴唇,现在去团灭掉蓝雨的人还来得及吗?


 


 


20


 


叶修一去G市就是小半个月,王杰希天天见不到他都快烦死了。本来热恋期就黏糊,谁能想刚在一起没多久就不得不因为工作原因分开?


 


‘叮咚’这个时候手机响起了一声提示音。王杰希扫了一眼,立马就被抓住了眼球,那是一条微博特别关注的提示音。


 


他划开手机,微博首页赫然是一条刚刚发布的微博。


 


@叶修V:[和黄少天勾肩搭背.jpg]你们看这张老叶是不是特好看!!!!


 


[转发]  [评论] [赞]


 


再一看底下的评论,黄叶党嗷嗷叫着发糖发粮,喻叶党表示不服咱喻队哪儿去了?王杰希冷笑一声,转身走到了经理办公室。


 


“什么?和蓝雨的友谊赛?”


 


“对。”


 


“嗯也可以,蓝雨最近势头不小,季后赛之前多打一打也是一种热身。”


 


这边处理完了王杰希转身走到公会的办公室去。


 


“这周BOSS刷新怎么样?”


 


“嗯,已经刷新三个了,一个兴欣,一个咱们的,还有一个是蓝雨的。”


 


“不错,继续努力,下一次刷新的时候把正选叫上,尤其是有蓝溪阁的时候。”


 


“啊?”


 


“有问题吗?”


 


“没,没有,有大神们助力,BOSS肯定是我们的啊!”


 


王杰希微微一笑,转头又拿高英杰的手机给叶修发了条短信:【教练住院了,速回。】


 


而当火急火燎跑回B市却发现爱人完好无损地坐在床上等自己的叶修,心情可想而知是多么愤怒。


 


“王杰希你长胆子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王杰希笑,张开了双臂:“所以我完好无损你不应该高兴吗?”


 


“高兴什么?我这可是无故旷工啊!”


 


“并没有啊,你爱人生病了。”


 


“病哪儿了?”叶修翻了个白眼。


 


王杰希抓住叶修的手指向自己的心:“这儿。”


 


“吃醋了。”


 


然后他翻身把叶修压在了身下。


 


 


 


21


爱情是条单行道。


 


 


 


END


 


一万字。


我的妈。


一个铁定要写四万的脑洞被我压缩成了一万字。


要不是R想看这种类型的文我又恰好只有这一个写的顺手的梗,这篇肯定就坑掉了。


很狗血对吧。


但是看在我写了一下午和一个晚上的份儿上,别计较了嘛【大哭】


现写现发,新鲜热乎,错别字和BUG让我慢慢改好吗?

评论

热度(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