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全职高手/孙肖孙】苦瓜(4-end)

孙肖好好好啊

太阳照在绿墙山:

好啦我写完了……【怨念ing


修改版在狂剑本《蚀》里面见啦→通贩戳





共你乾杯再举箸,突然间相看莞尔,盘中透着那味儿


大概今生有些事,是提早都不可以,明白其妙处





那之后,世界冠军。


昏天黑地的庆功宴上孙翔才真正有了拿到冠军的实感,相比起淡定的周泽楷和痛哭的张佳乐,他的反应未免也太慢了些。


叶修早就醉倒在桌子底下,唐昊和黄少天口无遮拦地说着醉话,喻文州一脸困顿……就连张新杰也比平时晚睡了两个小时,这会儿两眼充血地安抚着张佳乐。


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和这么一帮家伙一起拿冠军。孙翔低头看着自己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因为破例喝了酒指尖不适应地发麻,但身体轻飘飘的仿佛随便谁吹口气就能把他丢到窗外,简直要飞升了。


原来拿冠军感觉这么爽啊……说起来叶修也不过是国内联赛的冠军罢了,当领队可没有金牌拿,这样一来岂不是比他还要牛逼?


正这么想着,就有人按着他的肩膀在旁边坐下,仿佛一根拴住他的风筝线。他下意识地就往旁边靠,念叨:“队长你没喝酒吧?临走之前江波涛千叮万嘱不让喝啊,我不要回去被他念……”


但耳边传来的声音并不是周泽楷。肖时钦把肩膀递过去让他靠着,手里端着一份芝士蛋糕。“是我,很失望么?小周被方锐拉走了。”


孙翔一听这个声音,身体略有些僵硬,原本挺自然地挨着对方的肩现在反倒有些局促,但很快就放松下来往旁边倒下去,把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过去。“啊啊,现在有人吃醋了。我们队长可是联盟第一帅,穿什么都完爆你一条街啊。”


肖时钦低头用叉子吃了一口蛋糕,点点头说:“嗯,我也这么觉得,比你帅多了。”


“小爷我也不差嘛……”孙翔头脑昏昏沉沉的,伸手想要去抢一块尝尝,结果手在半空就开始打晃,没摸到盘子边就滑了下去。


“喝了多少?”肖时钦把叉子送到他嘴边,“放心,不会跟江波涛说的。”


孙翔一边嚼着一边指了指旁边桌上的高脚杯,嘟囔道:“就这么多……鸡尾酒……”


原本肖时钦还想提醒他两句,但环顾四周除了醉的就是半醉的,滴酒未沾的只有张新杰一个人而已。他自己酒量没有这么浅,倒还算清醒,在这么个放纵自己的庆功宴上着实不该说什么煞风景的话。于是他腾出一只手来揉乱了孙翔的头发,把整个碟子塞到他手里,站起身来想去找为数不多的清醒人聊聊天——比如对面的王杰希就不错。


没想到孙翔根本没接住碟子,包括半块芝士蛋糕和叉子在内都掉到了地上,碟子没摔碎但蛋糕还是弄脏了地毯。肖时钦想叫人来清理,但孙翔执拗地拉住了他的衬衫下摆。


“小事情……”他在沙发上坐直,眼里有些迷蒙不清的东西,咬字也不如平日清晰,“你坐下。”


“你喝多了……”肖时钦掰开他的手指,忽然很担心他会在这样一个不合时宜的场合大声说出什么惊人的话来,“不如我送你回房间?”


他弯下身去想把人扶起来,意外地没有遭到拒绝。孙翔顺从地跟着他走出餐厅,穿过走廊走进电梯。肖时钦去按楼层的时候,孙翔就靠在角落里,仰头看着摄像头。


“我受够了,”孙翔声音低如呢喃,“每次都说得好像你什么都懂一样,烦死了。”


肖时钦略有些忧虑地看着他等他说下去。


但这时电梯停了,孙翔大步走出去,脚步有些不稳当,但还认得自己房间的位置。肖时钦一路跟到门口。


孙翔掏出房卡开门,也没有请他进去的意思,就站在门边说:“你总有你的大道理,好吧我承认大多数时候你是对的,但是这样唧唧歪歪下去也太没意思了。当初你说我不是真的喜欢你,是啊,你只是个小事情,又不是特别帅,一天到晚都在说教,而且和你在一起什么好事都没有……”


他靠着门框低下头去,手掌遮住半张脸,声音里压抑的半是暴躁半是哽咽。


“……好吧,我认栽,我现在真的喜欢你了,你开心了?你再甩我一次吧,之前都不算数。这次我是认真的,所以你也认真一点,就在这里说,说你不喜欢我,说你就是逗我玩玩儿的。”


肖时钦有些意外地看着他,眼里难得有些仓皇无措。酒精真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这实在不是一个好的时机,但偏偏让他措不及防。


有那么几秒钟两人都没说话,孙翔稍微缓过神来,抬起头挑衅般看着他:“你不说吗?以前不是说得很痛快的吗?”


“其实我……”


“好吧,我懂了。”孙翔突然笑了,左手把门撑开,右手往前一探揪住肖时钦的领子就把他拉进门来,略有些粗暴地按到墙边。


在孙翔整个人压上来之前肖时钦就已经苦笑起来。“你倒是让我把话说完啊……”


“明天睡醒再说。我现在喝高了发酒疯,见一个推一个。”


他把门关上锁好走到肖时钦面前,正想着是先去浴室还是直接去床上,就被对方主动勾住了后颈。他比肖时钦高了不少,低下头微微弯腰才能亲吻,口中还带着酒精的余味和芝士蛋糕的甜香。


但是肖时钦的味道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有些许苦涩。这个男人毫不迟疑地拒绝过自己,无情地给予他一帆风顺的生命里第一次重击,然后又在他摔下巅峰时拉着他的手陪他继续向前攀登。他们也一起失败过,各自回到原点从头来过,就在他以为终将渐行渐远的时候却又有这样的机会出现在他们面前。


难怪一直是苦涩的。孙翔把手探进他衬衣下。就像把那些张扬的晦暗的痛苦的迷茫的时间逐一重历。


那当然都是苦涩的。


 


那一夜孙翔睡得很沉,醒来时已是上午十一点。这是留在苏黎世的最后一天,没有统一安排,也没有电话叫早,外面耀眼的阳光都被厚重的窗帘挡住,让他睡到自然醒。然而肖时钦不在,他飞快地回忆了昨晚发生的事,虽然的确有些醉意但记忆并不至于断档,这让他感到一阵不安,从地上抓起衣服胡乱穿上就冲出去敲响了肖时钦房间的门。


在等待时他狼狈地后悔起来,中国队的选手都是住在这一层的,要是这副样子被别人撞见可就麻烦了,幸好在那之前门就开了。


肖时钦梳洗得很整齐,正在收拾行李。孙翔盘着腿坐在他的床上很有些焦虑,“我醒过来看到你不在……”他试图给自己找一些看上去不那么孩子气的理由,可惜失败了。这样没有用。他叹了口气,“好吧,看不到你我心里不踏实,以为你反悔了。”


而这时肖时钦蹲在各种瓶子罐子盒子袋子中间,给它们挨个贴上写好的便签。他给雷霆的每个队员和俱乐部的工作人员都带了小礼物,甚至为此多买了一个行李箱。那些便签上写着方学才戴妍琦张家兴的名字,这让什么都没买的孙翔产生了深深的负罪感。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怎么反悔?”肖时钦笑了笑,把一个纸袋递到他手里,“给你的。盒子里的丝巾送给你们老板和经理,其他的拿给队友分一分。里面有张小票,具体要怎么送我写了备忘在小票背面,你参考一下。”


孙翔没想到他连这种事都替自己想到了,一时反应不过来就抱着纸袋发愣。


肖时钦空出手来摸了摸他的头发,“教你一回,以后自己买。”


“……谢谢。”


趁着孙翔翻看纸袋里的东西,肖时钦把行李收拾好了,去洗过了手回来,“好了,现在你酒醒了,我们可以坐下好好谈谈。”


孙翔苦恼地看着他,“直觉告诉我应该立刻拒绝讨论,每次你都有办法说服我。”


“我不会再那样做了,”肖时钦在他身边坐下,“虽然我得承认你昨晚的确出乎我的预料,但偶尔失算的感觉也不错。”


他把双手轻轻放在孙翔的太阳穴上,然后倾身过去抵住他的额头,“最开始我们会被彼此吸引是因为在对方身上看到了自己所缺少的东西,但我们不会是很好的一对,这就是我过去拒绝你的理由。”他顿了顿,拉开一些距离好看清对方的反应,“如今你长大了。”


孙翔觉得自己耳朵红了,而且很不幸地,这份热度毫无阻隔地传递给了肖时钦。


“你够了啊,拐弯抹角地骂人想怎样?!”


肖时钦别过脸去笑了起来,孙翔在他背上用力推了一把。


“好吧,我重新再说一次。”肖时钦再次把脸凑过去,“你要知道两个人在一起并不是件简单的事,需要付出和妥协,要吃苦头的,你……”


孙翔拧起眉头:“少给我避重就轻,说重点,说人话!”


“咳咳……”肖时钦彻底败了,“好吧,我喜欢你。”


孙翔咧着嘴笑起来,“没听清,再说一遍。”


 


这句话他曾听过的。


四年前在W市闹市区的酒吧里,穿着紧身深V领紫色T恤的肖时钦坐在吧台边上,距离孙翔只隔了一个空位,碰巧和他一样叫了一杯冰镇柳橙汁,他因此多看了对方几眼。


像是个挺斯文的男人,很瘦,个子也不算高,长了一副仿佛教授或是医生的脸孔。他安静地坐着,目光极度自律地停留在玻璃杯上,与周围的声色犬马格格不入,但也毫不拘束,就像酒吧与咖啡馆、茶餐厅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在自己的书房里也会是这副姿态,一手扶着杯子一手托腮,像在思考什么学术难题。


看起来还年轻,孙翔想,可心都老了。


挺有意思的。


他于是凑过去与对方攀谈,意外地发现这男人的声音低沉温吞得很好听。


而此时肖时钦的视线终于从玻璃杯移到了他的手上。孙翔的手指修长,骨节尚不算突出,看上去非常赏心悦目,在电竞职业选手里也少见这样漂亮而年轻的手。肖时钦看着那双手,不禁莞尔而笑,眼尾聚起一个温和的弧度。


“你有一双很好看的手。”他讲话的尾音总是缓缓下沉,孙翔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腔调。


“是吗?”而孙翔的尾音永远上扬,像个跳跃的音符,“把手伸过来。”


两人手掌相对,孙翔的手长了半个指节,他因此而笑起来,像个刚刚得了礼物的孩子。


肖时钦的目光愈发柔和起来,“你还是学生吧,成年了吗?”


“就算你这样问我也不会给你看身份证啦,大叔。”孙翔大笑着,随意摆弄着他的手。


“我才二十出头,不要叫我大叔。”肖时钦苦笑起来,那模样的确比他的实际年龄看上去要年长些,或许是早早当上战队的队长,事无巨细地管着整支队伍,操心得未老先衰了吧。


孙翔背靠着吧台,很放松地站着,“骗谁呢,像你这样在酒吧思考人生的,只有工作好多年还郁郁不得志的大叔。”


肖时钦简直要笑出声来了,这孩子真是有趣。“那你呢,嗯?高三考生,背着父母和老师从宿舍偷跑出来玩儿——”他忽然压低了声音,“如果不能在熄灯前回去会被请家长么?”


那声线像一条低回游弋的蛇,吐着带毒的信子嘶嘶作响。孙翔微微一怔,或许是被这条蛇所俘获,欣然拾起了诱饵,“我住的地方没有门禁,倒是大叔你明天不用赶着早高峰上班吗?”


真是个富有生气的孩子。肖时钦很少会与第一接触的人走得太近,但这个俊俏又张扬的大男孩轻易地吸引了他的注意。自己像他这个年纪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也曾经这样天真过吗?像他这样毫不造作地向所有人展示着年轻而独有天分的魅力,然后像王子一般骄傲地拥抱这些财富吗?


他不曾有过。肖时钦笃定地确信,而这正是他在相识的第一面心动的原因。


“那不重要,因为我喜欢你。”他平淡地说,像在赞美一杯酒或是一朵花。


而孙翔喜欢赞美,并不吝啬为此回报他一个吻,未料到再听到这句话需要等待一千多个日夜。


在这一千多个日夜里,他们终于以不同的步调成为了可以并肩行走的人。


 


“肖时钦,”孙翔难得地好好叫他的名字,“我得声明一件事。”


肖时钦睁开那双刚刚开始被时间侵蚀的眼。


“我以前觉得只要和你在一起就总没好事……”


孙翔把脸埋进他颈窝里。


“现在想想其实多亏有你。”


 


——让我成为更好的人。




END






写到最后我都笑了,变成了心灵鸡汤,自我嫌弃一下……有一句鸡汤是这么讲滴:I love you notbecause of who you are, but because of who I am when I am with you.


想说的不想说的都在文里说了,为免有人误会我申明一下,肖队他不是渣啊!每当我想要快速地让两人进入肉体关系,就会首选gay吧……其实gay吧可行性真的蛮高啦!从419到炮友再到恋人……挺普通的过程。


这是个射手x巨蟹的故事!虽然他俩一见面就看对眼,但二翔直到西湖夜游才被雷劈中,而小事情一直温温吞吞的,日久生情循序渐进……


我觉得如果他俩早早地在一起,一定很快就吵架分手了!二翔年轻不懂事,小事情在战队就够忙了还要再多养一儿子,心都累死啦!这样想的不会只有我一个人吧?不会吧?没有写一篇在一起又分开的zhiyu文我已经很亲妈了!想看zhiyu的我推荐梦小夜菇凉的《小事情》那篇,真心的。


最后,我对不起《苦瓜》这首歌,烂尾是一种病。



评论

热度(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