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方王】【哨向】不想说话(二十一)

方王萌啊!!!!

咸鱼科学官:

我最近为什么更新这么勤快呢。


因为我刚做了手术,病床上躺着,医生不让抽烟,憋得我只能更新。


第308次戒烟,被迫的。


特别OOC。


#####################


偌大的闭合空间内,墙体自带冷冷的白光。集合了几十号人的大厅里,此时此刻竟听不到一点声音。


 


只有敬业的医疗官拿放医疗器械的声音偶尔响起。


 


“这他妈是,表白?”一片寂静之后,方锐率先反应过来。


 


“这是,秀?”李轩紧跟其上。


 


“这是,公开出柜?”杨聪煽风点火。


 


叶修摁灭了烟:“同志们,是时候举起火把了。”


 


王杰希的动荡的精神网还没有完全平复下来,背后的伤口还在持续性疼痛,身上穿着的战斗服上沾着变异种的黑血,气味刺鼻,而此时此刻,向来行踪诡秘莫测的联盟魔术师,竟然,有点懵逼。


 


面对方士谦突如其来的表白,王杰希只做了一个回应:“啊。”


 


然后他倒吸一口冷气:“真特么疼。”


 


王杰希轻易不爆粗口,一旦爆了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特别生气,一种是特别高兴。


 


正在为王杰希缝合伤口的医疗官叹了口气:“能不疼么,刚刚方副踢翻的箱子里装得全是麻醉剂。”


 


此时此刻的方士谦,不像刚才那么气势如虹了,他有点儿挂不住面儿,但又觉得,如果现在软下来,那就是输了。于是他撑着一口气继续大吼道:“是啊!老子就秀啦!怎么地!老子就公开出柜啦!爷爷我喜欢王杰希好久啦!不服有本事打死你爷爷嗷!”


 


他猛地转向王杰希,对他怒目而视,那凶残的目光仿佛要吃了他一样:“王杰希!你答不答应和我搞对象!现在你搞也得搞,不搞也得搞!不服憋着!”


 


依然趴在担架上,背后的衣服全部被剪开,露出流畅的背部线条,和刚刚缝合完的有着狰狞面目的伤口,抬起眼睛时头发很有些挡眼的王杰希,看着表白还要怒气冲冲喘着粗气,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的方士谦,他有点,非常地想笑。


 


于是他真的笑了。趴在担架上,笑得还挺开心,笑得还挺大声。


 


其他人安静地看着一向严肃冷静不苟言笑的微草队长此时此刻露出大半个后背还笑得肩头不停耸动,都觉得,这是他们这辈子见过的最诡异的表白现场。


 


方士谦冷眼瞧着王杰希这幅模样,心中竟不觉得有一点惊讶。他等他笑得差不多了,才冷冷地问了一声:“疼吗你。”


 


“疼。”王杰希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好像伤口又崩开了。”


 


方士谦翻了个白眼,蹲在王杰希身边,铺开了精神壁垒帮他平复还有些不稳定的精神网。


 


一旁的方锐惊得手里拿着的已经啃了一半的苹果都掉了:“为什么我觉得我眼睛都快瞎了。”


 


叶修叹了口气:“又一颗联盟的好白菜被拱了。”


 


微草众人早就默契十足地转过了身,柳非捂着胸口一脸幸福地闭上了眼睛。


 


 


外面天已经大亮,但空间里没有这样的概念。墙体依然散发着白色的冷光。王杰希早就换了一身干净的制服,洗去了身上的血和硝烟味。现在他正坐在椅子里,听方士谦汇报完了之前的工作。


 


王杰希被军部直升机带离后,军部本想立刻完成肃清任务。但提前知道行动的邱非预先通知了临市的301,队长杨聪早在王杰希参加完前哨会议之前就完成了排查,此刻早已枕戈待旦只等战役正式打响。接到邱非的消息后,他立刻就地遣散了整支战队所有的非战斗人员,带着精锐部队早早地潜伏在微草附近。


 


301从来都不是联盟中最强的一支战队,但却是最拥有骑士精神的战队。队长杨聪和队里的每一个成员,都别无二致的忠诚勇敢,行事果断。


 


军部的肃清没有成功。微草联合301进行了一场精彩的反击战,而邱非一手培养并率领的新嘉世则暗中放水。战斗的最后,新嘉世几乎全员重伤而退,军部特别行动队几乎全灭。


 


在后来的历史书中,这场反击战被当做是打响整个荣耀之战的第一枪。


 


在军部和新嘉世全部撤离之后,还没等方士谦开口,余老板便先站了出来。这位从一开始便完全信任着林杰和王杰希两任微草队长的战队老板,从始至终都保持着一贯的沉默,静静地关注着全部事态的发展。现在他走出办公室,来到战场的中央,宣布就地解散联盟微草战队,并将全部的战队资产悉数捐给由王杰希和方士谦继续率领的独立战队作为运作资金,他本人将彻底退出不予插手。


 


余老板说,不管你们这支队伍以后还叫不叫微草,但谢谢你们之前帮我圆了每个男人都想做的一场英雄盛梦。


 


方士谦看着面前这个个头并不算很高的,面目非常平凡的熟悉的男人,冲他立正站好,向他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微草其他队员也跟着一起立正敬礼。这是身为战士的他们对一个普通人所能做的最高敬意。


 


方士谦说,不管以后会怎样,这支队伍永远都叫微草。也不是我们帮你圆梦,而是在这个梦里,你永远是我们的一员。


 


接着他当场遣散了所有的非战斗成员。方士谦看着余老板,有点担心的多问了一句,之后的战争会越来越惨烈,即使现在你遣散了所有的非战斗成员,以后也还是有可能被卷进战争。不然你们还是找个安全僻静的地方躲起来吧。


 


余老板摇了摇头,他说不要太小看我们了,你们有你们的战场,我们也有我们的决心。你们这些成天打打杀杀的人啊,不要太小看我们的觉悟了。


 


微草的后勤人员站在一个安全的角落里,他们身前还站着三名从战斗一开始便保护着他们的哨兵。这个时候,突然有个人喊了方士谦的名字。


 


方士谦循声转过身,看到是远远站着的正朝自己招手的食堂李阿姨。


 


李阿姨喊着,小方!等你们胜利回来,阿姨还给你们炖肘子啊!


 


余老板站在方士谦的身后平静地说,我们都不会是拖累,你们就大胆地朝前一路走下去吧。


 


他又补充了一句,想回来的时候就回来,咱们永远都是你们的家人。


 


这场反击战波及了整个微草基地。办公楼满目疮痍,宿舍楼塌了一个角,连食堂也滚出浓烟。整个基地满目疮痍,一点都没有平时欣欣向荣的样子了。


 


但在方士谦看来,微草的这整个集体,从来,从来都没有变过。


 


 


王杰希听完了方士谦的汇报,很有些默然。这样的结果,在他离开基地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但他在几个小时前,闭上眼睛,还能记起宿舍楼里茶水间永远不会空着的茶包盒,微草食堂的饭香,和所有关于微草的一切。


 


现在这些都只能存在记忆里了,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回去。


 


方士谦看了看他的脸色,又不着痕迹地岔开了话题:“正事儿说完了,咱们现在来谈谈私事。王杰希,你到底和不和我搞一搞?”


 


王杰希噗哧一笑:“虽然我能领会你的精神,但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说得这么别扭。”


 


方士谦翻了个白眼:“行吧,那你先给个准话。”


 


王杰希整理了一下情绪,点了点头:“搞,是爷们儿当然要搞一搞。”


 


“好,那现在就搞一搞。”方士谦说着伸出了双手,啪的一声拍在了王杰希的脸上。这还不过瘾,又狠狠地揉了两下。


 


王杰希后背上的伤还隐隐作痛,现在脸上也被他又拍又揉得感觉火辣辣的。他被方士谦的手掌挤得嘴都微微撅起来了,心里叹了口气,刚想说方士谦你是不是揉上瘾了。


 


下一刻,方士谦温润的嘴唇便覆了上来。


 


比起方士谦一贯犯熊王杰希偶尔犯熊的脾气,和两个人脾气不对便天雷勾地火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相处模式,这个吻来得实在有点温柔得不像话。方士谦的动作很轻缓,手上的力道也渐渐放松,轻轻抚在王杰希的脸侧。王杰希还像刚才一样坐在椅子里,方士谦还保持着汇报工作时的站姿。此时此刻,他弯着腰,王杰希仰着头,他们闭着眼睛,彼此的头发微微遮住了睫毛。


 


之后方士谦抬起了头,放开了手。他歪着头打量着脸和耳朵都红了但还保持着一脸镇定的王杰希,似笑非笑地说:“哟,还害羞了啊?哎哟不得了,咱们微草队长第一次害羞,我得好好看看。”


 


王杰希轻轻咳了一声,抬起手揉了揉鼻子,闷闷地说道:“方士谦你晚上是不是吃蒜了。”


 


方士谦笑得一脸得瑟到天上的神情:“我就是吃屎了你不也拿我没招儿么嗷。”


 


小小的隔间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接着叶修直接推门进来:“开会了开会了,邹远他们有最新情况汇报,然后我们这些还有事的人也得回基地了。”


 


方锐站在门口也探出了个头,他夸张地吸了两下鼻子:“哎哟老叶你闻见没有,这满屋子恋爱的酸臭味。”


 


他又接着说:“赶紧的开完会我还得回去给老林打电话呢。也不知道他上次任务完成了没有,这儿连电话都打不出去简直烦死我了。”


###################


TBC

评论

热度(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