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媒妁之言 - 06

笑死

蛇菇水:

新年了,这个更一发好了


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个坑啊!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快下班的时候,王杰希给喻文州发了条短信:“老规矩。”




喻文州回:“1。”




这里的老规矩指的是父母传唤时的应对策略。上午接到王家妈妈的电话,要他们晚上下班之后去二老家吃饭,于是按照他们的老规矩,二人要首先像往常一样各自开车回到他们自己家,再一同去父母那里。




因为没有同一个公司工作的夫夫下班要开分别开车的道理。




发完短信之后两人便一前一后离开了公司,四十分钟后成功会师并准备出发去父母家。走的时候王杰希习惯性地拿出抑制剂准备出门之前喷一下,却发现抑制剂已经用完了。




“不喷应该也没事,反正去伯父伯母家吃完饭就回来。”喻文州看了看时间。




临时去买抑制剂虽然也并不费事,但是他们确实不能再耽搁了。以公司到王家的直线距离来看,这个时间差不多就应该到了,他们既然为了防止露馅特意回了一趟家,那接下来就应该争分夺秒赶去吃晚饭以防被老人家怀疑。




王杰希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于是便把抑制剂的事丢到了一边,两个人一起快速下楼驱车赶向了王父王母家。












王妈妈对他们这么晚才来理所当然地表达了几句抱怨,随后便招呼他们坐下开饭。




喻文州从小就是个特别讨长辈喜欢的人,王杰希一点都不担心他在这种场合下的演技。进门前还在说着“伯父伯母会不会等急了”,下一秒门一开就能无缝切换地喊上一声爸妈。




王家二老早就被这条心机鱼给收服了,得知喻文州喜欢吃白斩鸡之后每回他俩回家都是一大桌鸡。




王杰希心想亲爸亲妈你们到底还记不记得你们亲儿子我比较喜欢吃鱼……




今天照例又是全鸡宴,四人落座开饭的五分钟后,王爸爸突然在全是鸡的气味中吸了吸鼻子。




“杰希,你今天没喷抑制剂?”王爸爸感觉自己似乎隐约嗅到了王杰希的信息素气味。




“嗯,”王杰希毫无所觉地承认了,“出门之前发现用完了。”




………………




空气瞬间凝固。王父王母对视一眼,同时放下了筷子。两双竹筷往桌子上轻轻一磕,愣是磕出了惊堂木的感觉。




王母质问:“你的信息素里怎么没有文州的味儿??”












大事不妙,百密一疏。




后知后觉的喻文州和王杰希对视一眼,心里都是一句“卧槽”。




标记过的AO信息素里会有对方信息素的气味,这一点是ABO世界里初中就会学的生理常识。




而现在,因为王杰希的一次疏忽,他们一直以来在父母面前的伪装,就这么简单粗暴地被这该死的生理常识给揭穿了。




王父抿着嘴,王母瞪着眼,一言不发。如果不给出一个合理解释今天大概是走不出这个大门了。




喻文州:怎么办得快想个招糊弄过去这是你爸妈你快开口说句话啊




王杰希:不行我爸妈看着我长大撒没撒谎他们一眼就看得出来所以你上吧




电光火石间两人已经用眼神把锅甩了几百个来回。




最终还是喻文州硬着头皮先开了口:“啊、啊哈,肯定是杰希最近新换的那个牌子的抑制剂的原因,那个气味可能跟我的信息素有中和作用,就、就像酸碱中和那样……”




王杰希也忙不迭在旁边跟着瞎几把扯:“对对对,肯定是被中和掉了所以你们才没闻到……”




王母狐疑地看着他们:“可是你今天不是说没喷抑制剂吗?”




喻文州眼一闭心一横决定信口开河到底:“那可能是因为平时用得多了,对腺体产生了影响……所以没喷的时候也闻不到。”




两位老人家以他们的人生经验来判断觉得这对小年轻仿佛在逗他们。




但是两位年轻人以“科学在发展医学在进步”的理由摆出两张正经脸看着他们。




两边僵持了一会儿。




旧思想与新技术的碰撞。




“好吧,”王爸爸最终还是勉强接受了这个设定,“那既然这个牌子的抑制剂对腺体有伤害,以后就别用了。”




“好的好的好的……”终于糊弄过去了的王杰希和喻文州点头如捣蒜。










吃完了这顿随处可能露出破绽的晚饭,喻文州王杰希手牵手在父母的目送下走进停车场,不约而同擦了擦满头虚汗。




“好险……”喻文州心有余悸。




再一次深刻明白了抑制剂的重要性的二人,驱车回去的路上在一处药店旁停了下来。王杰希下车去买抑制剂,喻文州就在车里等着。




不一会儿买完了出来,喻文州发动汽车,继续回家。




他们丝毫没有注意到,马路的对面,正在跟新认识的女朋友散步的宋晓,此刻正张大了嘴,目瞪口呆地目送着他们离去。












涛落沙明邀请夜雨声烦、枪淋弹雨、八音符、流云、灵魂语者、冬虫夏草、独活、叶下红、飞刀剑、木恩、使君子加入群聊。




飞刀剑:你们蓝雨的拉我们干啥,不约啊




涛落沙明:大新闻!!!!!!




涛落沙明:巨大新闻!!!!!!




夜雨声烦:阿晓你干嘛呢大新闻我们自己人分享就行了微草的全踢了踢了踢了!




冬虫夏草:什么大新闻啊??




涛落沙明:[图片]




涛落沙明:[图片]




涛落沙明:[图片]




灵魂语者:有没有高清图啊,糊成这样我都看不出来你想说什么




使君子:[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装逼.jpg]




叶下红:我努力辨认了一下,觉得那个仿佛被打了马赛克的身影有点像我们组长




夜雨声烦:这都能看出来你们对王大眼也是真爱了啊哈哈哈哈哈我能认出这是个男的就不错了




飞刀剑:这么一说是有点像哈,组长今天穿的好像就是这身




流云:等一下,我被旁边那辆车吸引了目光




灵魂语者:这好像




八音符:是




冬虫夏草:你们组长的车




使君子:woc信息量好像突然一下变大了??




叶下红:……你的大新闻不会是我们组长上了你们组长的车吧??




夜雨声烦:什么???什么情况???文州跟老王?孤A寡O晚上八点同乘一辆车??




木恩:会不会他们是在谈工作……




涛落沙明:我看到他们的时候王组长正从药店出来




涛落沙明:他们走了之后我特地跑去药店问了一下,店员说王组长买的是避孕药




涛落沙明:[微笑]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微笑]




流云:[微笑]




灵魂语者:[微笑]




枪淋弹雨:[微笑]




叶下红:[微笑]




夜雨声烦:等等你们微草的微笑什么啊王大眼都要嫁到蓝雨了诶!!




飞刀剑:去去去嫁什么嫁!这、这能说明什么!不就是个……避孕药吗……




冬虫夏草:怎么办我觉得我现在需要冷静一下




使君子:这一定只是个误会,误会,误会……




………………




在当事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蓝雨和微草所有人,今夜都陷入了“这一定是在逗我”的混乱中。






————————————————


靴靴看到这里的你们!给大家拜个年!


入全职坑一年多啦,人懒手慢没脑洞,没多少产出,非常感谢即使这样也送我小红心和小蓝手的大家~


零点之后ID就改成【蛇菇水】这个啦,Glock只是当时在玩少女前线随手取的哈哈哈,希望改完还有人认得我【。


写文的初衷就是为了甜甜甜,新的一年也想继续甜到大家~么么啾!!!!!!





评论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