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喻王】夜有骤雨 (4)

虐虐虐虐虐

青峦风色:

√架空警匪PARO,伪·黑道设定注意避雷w


√甜-剧情-一点虐预警。


 [1] [2] [3] [4] [5] [6] [7]


-09-


 


轮回从蓝雨手中截货一事彻底激怒了黄少天,在他带领下的整个蓝雨像是饥饿的狮子对轮回进行不间断的反扑和骚扰。


王杰希几乎抽不出闲暇的时间,偶尔会接到喻文州的电话,问他有没有时间来吃晚饭。喻文州一直没有固定的电话,三天两头换着各种号码,这让王杰希有点莫名疑惑和不安,不过他们一起吃饭,闲聊,做点夜色里该做的事,倒真像是一对恋人。


尽管未曾说过这样那样类似“在一起”的话语,王杰希却觉得,他们并不是计较这些微末事情的人。


 


他好容易抽了段午休时间绕路去园林里看看花草,听着老魏对轮回和蓝雨扰民行径一番唾骂时刚好接到喻文州的电话。


“杰希你在忙吗?”他话音温柔,听起来很是愉快,背景里有清晰的海浪声。


“不忙,怎么了?”


“没事,想见见你。”喻文州笑,“行了你别笑我,是真的挺想你的,Y街海边,来吗?”


兴许是听到王杰希这边的迟疑,喻文州把话接了回去:“算啦,你不方便就改天再约,我挂了?”


“你等等,”王杰希急切地叫住他,跟老魏挥了挥手示意三步并作两步往外走,“我说不行了吗?我就算算下午的例会回不回得来,你急什么?”


喻文州在电话那头只是笑,足足笑了许久才回应他:“那你快点,买的咖啡放久了就凉了。”


王杰希收线开车,心里略一计数才发觉他和喻文州上次见面是在一周前,他因为蓝雨和轮回的骚动忙得昏头,喻文州约他时他加班,他去喻文州家时喻文州不在,生生全然错开。


确实有些想他了。


 


*


“大夏天把热咖啡带来海滩上喝,喻文州你是不是有病?”


王杰希接过还有些烫手的咖啡,挨着喻文州在海滩上坐下来,那人弯着眉眼朝他笑得狡黠,咬字清晰慢条斯理地反驳他:“这叫情调。”


啧,亏了你说的不是这叫调情,王杰希心想,顺带回他一记眼刀,不置可否。


“我还以为杰希你会说,喝热的养生,唉,想讨好你,失策了。”


他又补一刀,唇边挂着浅涡眉眼温柔的样子弄得王杰希有些无奈,只得去小口喝着咖啡装作自己的嘴被堵住没功夫回应。


正午的阳光炽烈,天气难得放晴,喻文州坐的位置离海浪打到界限不过半米,兴许一个大浪过来就能把两人衣衫打湿。喻文州眼神游移着却从未在海浪上移开,他目不斜视,被阳光照射的细软发丝泛着微黄。


“你从警局过来的?”


“不是,在园林,去看看花。”


喻文州一瞬表情似乎有些怔忪,王杰希疑是自己看错,只听他又确认了一遍:“从哪里?”


“园林,你师父那,怎么了?”


“没事……”喻文州抿着唇,眸光暗沉下来,下颌微微抬起向目光定在远方,忽然转了话锋,“你是不是想问我,少天到底怎么才肯消停?你口供快做烦了吧?”


王杰希闻言一怔,心脏猛地下沉,喻文州的眼神并未看向他,唇线也紧紧抿着,王杰希这才发现,他不笑时候的侧脸线条,竟看上去带了说不出的锐利。


也是,他喻文州,身手不好,年纪轻轻做到蓝雨二当家的位置,还能多甜,真当他是温和谦恭的小少年了?王杰希想着,却不自禁笑:“不想问。”


他晃了晃手中的外带杯,敛眉看他:“我什么时候想跟你谈这些了。”


谈蓝雨,谈警局,他们注定对立,横亘在彼此之间的鸿沟根本无法逾越,王杰希以为不谈是他们两人之间的共识,诚然喻文州也确实从未与他提起过,心照不宣。


“我不介意给你些福利,少天根本不是针对轮回,打雷不下雨而已,不会闹大,你别白费功夫。”


王杰希有些恼火,喻文州像是在刻意挑战他的底线。


“我的职责不是管你们闹不闹大,L区的治安不可避免被扰乱了。还有,我说了我不想从你这里知道任何事。”


“杰希你不敢信吗?”


喻文州终于偏过头来看他,眸子里映射着王杰希的身影,除他身影之外,尽是海阔天空。


“文州,”王杰希伸手去勾他的腰,字正腔圆地叫他的名字,“我没想过利用你。”


他看见喻文州笑,却根本不知道喻文州是想到只有在床上王杰希才会偶尔叫他“文州”,这个认知让他满意地窃喜,他向来喜欢王杰希这两个字里绵长的情意,却第一次听他叫得如此清醒干脆。


“好,那不说这个,咖啡好喝吗?”


喻文州不经意地问着,手指在海滩上写写画画,看见他的字,王杰希突然想起自己一直想问却没来得及问的事。


“黄昏、始终、笛声、郁金香,这几个词放在一起什么意思?”


问得没头没尾,喻文州思忖了片刻,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摇头。


“你别装了,坦白从宽。”


“王警司施压啊,那我还不能不说了?”喻文州笑着沉吟了片刻,“要我说的话,金色黄昏里时钟敲动你的心脏,笛声吹入你骨血的时候,喻文州捧着郁金香跟王杰希许诺,让他嫁给他。”


王杰希翻了个白眼,听出他话里的不正经,索性也不正经起来:“造句学得不错,不过指代不清,谁嫁给谁?”


“你嫁给我啊,我是捧花的,当然我求婚,”喻文州理直气壮,“怎么杰希,有人这样跟你求婚了?”


“你就扯,”王杰希斥他,“玫瑰花上的卡片而已,你比我清楚吧。”


“说起玫瑰花啊,”喻文州眯起眼睛瞧着面前的人,“上次路过你警局,看见你们档案科的柳小姐捧着一捧路易十四玫瑰出来,看模样挺开心的,是你送的?”


王杰希自知理亏,一时竟也吞吐。喻文州突然按住他的双肩,单腿跨过腰际把人狠狠压在海滩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像是审视,定定盯住王杰希不对称的双眼,神色凛然,那双眸子似深邃古井生生能将人的心神吸进去,只得看他。


“我认了,”喻文州低下头与错愕的王杰希鼻尖相抵,“花是我送你的,你给别人,我吃醋了。”


他忽然落下的吻狂风骤雨般炽烈,王杰希只能紧紧搂住他,毫不掩饰地回应。


饶是天高海阔云浪翻涌,此刻他目之所及,却只有喻文州一个。


 


-10-


 


对于雨季的漫长悱恻,王杰希有些烦躁。就几天之内,他对黄少天做过三次口供,愁,不肯配合且不说,故意闲话说个没完,活生生像是开了茶话会;还有做过四次口供的周泽楷,更愁,他倒是配合,问什么答什么,奈何话少,气得刘小别回了办公室憋在隔间里外放摇滚以泄愤。


如果坐在那的是喻文州呢,王杰希想。


还是算了,问他口供这难度太高、画面太美、私心太重,怎么都不合适。所幸,遇上的都不是他。


 


王杰希就在周会最后时跑神想到了喻文州,回神时候刚好散会,他坐在会厅左一的座位,还未及起身就被他对面的方士谦截住。


“杰希啊,有点事我得提前给你透透,”方士谦关上会厅的门,随手拉下电闸关掉屋里所有电子设施,压低了声音,“轮回截到蓝雨那批货,是赝品。”


“赝品?”


“你先听我说,这事上边还在商量,执行终归要落在你们这,我给你透个风。轮回以为自己着了蓝雨的道,要不然怎么会两边闹成这样?最近蓝雨还会出一次货,就照着这次的规格,上边的意思是,这批货来路不干净,所以这次,能灭了就灭了。”


“前辈你等等,让我理理清楚……”


赝品、再次出货、灭蓝雨?王杰希觉得整个脑子都快炸掉,高速的运转不堪重负,他竭力冷静地理出头绪。不对,喻文州都不知道轮回截走的那批货是赝品——他那晚上的表现,绝对、绝对、绝对不可能是知情的。


可是这批货就是他在筹划,他都不知道,那谁知道?


除非他是在装,可是,在王杰希面前伪装,用感情来伪装,又什么意义?


王杰希觉得自己再揪着这个问题想就要陷入泥淖,索性先去理清别的线索。方士谦一年前还是他的副手,后来转了文职,升职极快,现在级别上算是他的上司,如果不是获取了准确信息,也不会来跟他说,自然可信。


“我们怎么确定,蓝雨近期还会为了洗白再出一次货?”


方士谦笑着摆了摆手:“他们不是刚查出一个于锋,我们就不能给他们插卧底?”


“前辈,”王杰希敛了眉,抱着臂神色郑重,“L区是我在负责,尤其蓝雨和轮回,我们在蓝雨插的卧底,我,竟然,不知道?”


“你别跟我急啊,”方士谦拍拍他的肩,“他这不是情况特殊,直属总局,除了直线联系人没人知道。”


“是谁?信息可靠吗?等等,前辈你是他的联系人?”


“是我。他绝对可靠,从没传递过错误信息。至于是谁,杰希,不是我不信你,真不能说。”


王杰希怒:“不说?难道到时候交火了,我们还得顾忌着这个是不是我们自己人!”


“这你不用担心,”方士谦好脾气地平息王杰希的怒火,“他不是蓝雨的重要人物,真交火起来,他身手好能自保,溜了也不会有人发现。”


“那最好。”王杰希心里说不出的失望,方士谦说起那个埋藏极深的卧底,他心里竟第一个浮现喻文州的名字。尽管他自己清楚,这想法无比荒谬,可还是忍不住把喻文州往自己身边拉扯。


可惜,并不符合方士谦的描述。


“蓝雨再出货,不过是为了坚持洗白,上次上头授意放任不管,这次就要灭?”


“杰希,你心里很清楚吧,”方士谦叹了口气,手撑在落地窗前的栏杆上,说,“我一直觉得,有些话不好跟你说,你太正直,眼里揉不得一点沙子,天生是当警察的料,总觉得跟你说这些涉及利益的事情,是在带坏你。”


“前辈你说,不该记得的,我会当没听见。”王杰希心里很清明,他冷静地克制着自己不去把灭蓝雨三个字跟喻文州联系在一起,甚至干脆他就不去想喻文州这个名字。


“蓝雨根本就是利益的弃子,他们那个折腾着走白道的年轻当家黄少天,想没想过放弃阴影里的生意会少多少收益?他不在乎,蓝雨背后的人不在乎吗?利益冲突,必成弃子,何况新崛起的轮回,足够替代他们成为工具了。”


“失去幕后人护佑,半黑不白的蓝雨,能从警方手里活下来?”


“杰希你别这个表情,我就说你,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心里就没点灰色地带,打心眼里看不起吧?我就不该跟你说,你看我,又带坏你,得我的错,晚上请你吃饭。”


 


谁说没有了,他心里有个人分明站在灰色里。


想拉他出来。


 


*


王杰希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开车从这条路上过,林立的公寓被黑云压抑着,空气里沉闷湿润得像是能凭空挤出水珠,他借着晦暗的天色掩藏情绪,试图理清关于喻文州的一切。


毫无疑问,他们之间有欺瞒,是彼此心照不宣的欺瞒。


喻文州的每句情话都像是带着倒刺,示弱,挑衅,然后否定,固定得像是一套设定好的连招程序。


对他,王杰希也不是没有怀疑,他只是不愿意将利用的字眼加诸在两人的关系上。


 


喻文州家门前的对联被撕裂一道口子,缝隙处插着几张鲜亮的小广告,门前的地面上还散落着附近超市的宣传单——一副很久没有人住的样子。


王杰希皱眉,从喻文州约他去海边,半月有余,两人未曾有过联系,他来过几次,喻文州家里都是这副模样,主人更是不知所踪。王杰希突然有些不安,多日以来的情绪堆积在一起,他靠在喻文州家门前,调出手机里喻文州用过的号码一个一个拨回去。


十几个号码,没有一个接的通。


天色愈发昏暗下来,王杰希恼火不安地靠着冰冷的门坐下来,迟疑了片刻,终究还是拨通了黄少天的电话。


“喻文州在哪?”他抢在黄少天之前,揉着眉心责难自己控制不住语气里的焦虑。


电话那边明显有一段时间的迟钝,这对反应向来迅捷的黄少天来说很不寻常,对方语气不善:“王杰希你不觉得你最近总在找事?找我事就算了,队长没招你们吧?”


“不是,我只是想知道,他在哪?”王杰希深深吸气,又迅速添上一句,“麻烦你了。”


“我草!”黄少天不明所以地骂了句,紧跟着清晰的硬物撞击声,然后是电话被静音的死寂。


王杰希足足等了三十秒,他的直觉告诉他喻文州就在黄少天身边,就算不是,只要不被挂断,至少会有线索。


电话那端在长久的沉默后突然嘈杂起来,陌生的背景里有他熟悉的声音。


“杰希?”喻文州语气温柔,那两个字却像突然捶打在电话这边人的心口,久违的熟悉感,“我在Blue Glory,你过来吧,我们谈谈。”


 


凡以“我们谈谈”开头,多半谈不出好结局。


至少在王杰希的认知里是如此,但至少他能确定在他面前失踪半月有余的喻文州是平安的,纵然他冷静自持,也难分辨心里到底是安心多一些,还是愤怒多一些。


王杰希见到喻文州时他正坐在吧台上往玻璃杯里添伏特加,他头发似乎打理得比上次见面时短了些,额前的碎发挡住吧台上一排射灯的光亮,将他的眼神藏进了阴影。


“下次如果再失踪这么久,你起码打个电话跟我报个平安。”


王杰希站在喻文州对面,竭力压抑着自己心里的怒火使语气看起来更平静些。


喻文州歪歪头笑得有些无辜,话里带刺:“需要连行踪也跟王警司报备吗?”


“喻文州,”王杰希盯住对方的眼睛,发觉自己音量不自觉提高,略略调整情绪,“我只是担心你出事。”


喻文州忽然笑了,王杰希却分明觉得他嘴角有一瞬的抽搐,他轻笑着推了杯子到王杰希面前:“杰希你坐,这次是真红茶。”


王杰希很快注意到喻文州的左手腕上空着,并没有之前他一直戴着的那串菩提子。喻文州手里握着火机,痛痛快快地点燃了面前的鸡尾酒,扔开吸管在火苗熄灭前一饮而尽。王杰希忽然想起上次他来时,有心听DJ,有心跟喻文州斗,可这次他只觉得四围一片寂静。


他端起红茶迟疑了片刻,却还是喝了下去。


“杰希你上次被我坑,还敢信我?”


王杰希闻言笑得释然:“至少我信对了。”


他捉不住喻文州的眼神,每次都被人刚好躲闪开。


 


“玩牌吗杰希?”喻文州从吧台里随意抽出一沓崭新的纸牌,说话时带了甜腻的酒气,他手指修长白净,洗牌拉牌的动作格外好看,手指一碾纸牌展成扇形,他从背面抽出四张牌正摊在桌子上。


王杰希按住喻文州抽牌的手,脸上寒意越发浓重:“你先解释一下,躲我的原因。”


“先选牌吧,”喻文州把手抽了出去,安慰似的拍了拍对方的手背,“选一张,玩完我就告诉你。”


王杰希不耐地抽出一张牌,黑桃A。


“黑桃,代表武力啊,”喻文州笑意冷下来,捉住王杰希的手不顾僵持掰开他的拇指和食指摆成枪状手势,缓缓地将手指拉到自己胸口抵着心脏的位置,“我怕有一天,王警司会亲手毙了我,9mm的口径,我还不想心上有那么一个洞。”


他手指圈出一个圆,从自己心口套住王杰希的手指,声线温润却像是口吐寒冰。王杰希发了狠甩开他的手,撞击到吧台上发出脆响,他声音听起来十分冷静,甚至像是在对喻文州做口供:“你到底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喻文州无意地揉了揉被王杰希甩开的手,伸手去拿旁边的酒瓶,索性把方才调酒用的伏特加一股脑倒进玻璃杯,“杰希你知道吧,我是GAY,你去问问,圈子里遇上合适的接吻做爱都正常,求个床伴而已。”


他喝了一口酒,方才鸡尾酒的醉意已经涌进了眼眶,眼神带了三分迷蒙。他的酒量王杰希很清楚,却也没有伸手去夺酒杯。


“你继续说。”


“也没什么想说的,”喻文州晃着酒杯,看似不经意抬头问,“我只是觉得,杰希你不会对我动真心了吧?”


呵呵。


不会对你动真心了吧?呵呵,喻文州你真是好样的。


王杰希低下头,从余下的那三张纸牌里抽出一张红桃,递到喻文州面前,手指夹着牌面正给喻文州看:“如果我刚才选的是这张呢?”


“红桃啊,你还真动心了?”他笑得轻蔑,接过那张纸牌。


“咔”一声,他手里的银色芝宝火苗舔舐着纸牌一角,燃起的红桃9被扔进玻璃杯,混着伏特加的火焰,迅速化成了灰烬。


“都一样,我的心不在你这,王警司你真是正直又古板,对我设防又重,一杯红茶都提防得厉害,想利用都利用不来啊。”


 


“呵,”长久的沉默之后,王杰希冷哼了声,脸上的肌肉紧绷,却捉不住喻文州的眼神,“我就问你一句,你说对我会有不说的,但不会骗,是真是假。”


“在今天之前,是真是假。”他迅速添了一句,抢在喻文州回答之前。


喻文州噙着笑从吧台里走出来,穿过王杰希身边揽住了舞池里往这边走的黄少天,话音藏不住轻蔑:“追人时候的话,王警司还真敢信啊。”


他的手就扣在黄少天腰上,不戴手串干净修长的手。王杰希忽然觉得很累,喻文州话里真真假假,他难以去分辨,太难。不可否认,从一开始他们之间的虚虚实实就建立在试探和伪装之上。


王杰希真的觉得累了,心里有保住喻文州这个人一件事,就已经够累了。


违背了他的信念与准则,为了混沌且不确定真伪的感情违背,他自己都觉得嘲讽。


如果喻文州真的觉得只是床伴,那也挺好。


就当是喝多了上了几次床,今后只要他好好活着,谁还记得谁。


 


黄少天看着王杰希迈出酒吧的身影,这才被点着一样从喻文州怀里跳出来。


“卧槽队长你要吓死我?你好歹提前跟我说声吧,我去,这震撼有点大,我真没想到你俩真……真有一腿啊?”


喻文州坐了下来,脸上或虚伪或温柔的笑意抹了一干二净:“我不吓你,让你过来跟王杰希说点什么不该说的?”


“嘿,我也没想说什么,”黄少天笑起来露出小虎牙,挠了挠头,“我说队长,真没必要啊,当家的他们怀疑你,我不怀疑不就成了?你还真为了这个就,就分了?要真有人找到王杰希头上去,他身手又好,你还怕他对付不了?”


喻文州牵强地扯了扯嘴角,不置可否:“少天,我需要的不仅是你的信任。而且……也不算分吧,根本没在一起过,我们两个,不合适。”


喻文州脸色苍白,伏特加的后劲却在脸颊熏了层薄红,黄少天见状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队长你别难过,不合适再找行了,不就是个冷冰冰的条子有什么好,大小眼看着怪难受的,你看轮回那个冷冰冰的周泽楷怎么样?你要是喜欢那种,就找他啊,确实还挺帅的,身手又好,笑起来有点腼腆笑着就给你捅刀子简直反差萌……”


喻文州截住了黄少天愈演愈烈的势头:“少天,我没事。”


“队长你,唉,队长,好吧队长我就是想安慰你,算了我说不过你没事就没事……总之队长真的,别太伤心。”


 


安慰不需要,但是——


我是真不舍得王杰希。


 




tbc.


 
 
 




 
 
 


[后续点我点我]


 
 
 


写了虐的lo主自觉顶锅盖……


 
 
 


纸牌花色的梗来自《Shape Of My Heart 》那首歌w

评论

热度(126)

  1. 王杰希我老婆。青峦风色 转载了此文字
    虐虐虐虐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