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方王/ABO】北极光(上)

这车真~

秣陵夜雪:

一个破镜重圆的HE。


谨以此文,献给在各种ABO文中神龙见首不见尾,只活在都市传说中的存在——“Alpha志愿者”。




北极光(上)




手机振动了几下,屏幕在黑暗中发出光亮,方士谦拿起一看后有些愣神。


 


半年前,他注册成为了一名Alpha志愿者。但这一行为更多的是为了敷衍那位坚持不懈劝说他的朋友,此君在谈及志愿者的高尚性的时候,直讲得神采飞扬、唾沫横飞。盛情难却之下,他下载了志愿者专用的手机应用,并通过了实名认证,这一行为让那位朋友殊为满意,眼睛都比平时亮了几分。


 


“志愿者存在的必要性一直受到了严重的低估。”此君严肃地说,“在大多数时候,Omega们倾向于依靠熟人来解决问题——但实际上,这对他们之后的人际交往会产生不良的影响;而如果没有Alpha志愿者存在的话,还有很多Omega会受到不当有的侵害。”


 


“所以,我们应当做出必要的牺牲,为Omega这一弱势群体提供帮助。这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所以,抛弃你那微不足道的、小小的羞耻心,没准儿世界就因为你的一小步变得更美好呢。”


 


方士谦竟然觉得自己被说服了,可见此君实在是个天生的演说家。不过在这段小小的插曲之后,他还是捡起了那“微不足道的羞耻心”,删掉了手机应用。然而前不久他换了手机,在同步软件的时候,被删掉的志愿者应用又悄悄地出现在了他的应用栏里。


 


这次出门前,他的手机刚换了没几天,还没有收到过消息提醒,他也就忘了再把这个应用删除。但就在这个寒冷的夜晚,寂静的美国极北小镇上,一条消息突兀地跳了出来,显示着附近有处于发情期的Omega需要援助。


 


方士谦打了个呵欠。他对于给别人提供这种无偿服务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何况他自己的易感期刚过去没多久,本身也没有任何的生理需要。他略略扫了一眼那条消息,便翻了个身又准备睡去,谁知两分钟后,手机屏幕又一次亮了起来。


 


在如此反复了三四次后,方士谦有些恼怒。正当他准备再一次怒删应用的时候,屏幕上跳动的名字吸引了他的注意——Mr.Wang,是个中国人,他想。


 


不知为何,他开始可怜起这个Omega来。那位持之以恒给他卖安利的朋友的脸忽然浮现在他的眼前,口中念念有词:“没准儿世界就因为你的一小步变得更美好呢。”


 


再过五分钟——如果五分钟以后这位可怜的Omega依然没有得到援助的话,就出于同胞爱向他伸出援手好了,方士谦想。


 


时值三月中旬,夜晚的安克雷奇寒风凛冽、滴水成冰。意料之中的,五分钟之内并没有其他的志愿者回应那条求助信息,方士谦咬了咬牙裹紧了衣服下楼,驱车前往对方提供的住址。


 


对方所住的旅馆离他并不远,十五分钟后,方士谦在那幢小小的木质楼房下停好了车,向旅馆前台的工作人员说明了来意并核对了身份信息之后,那位步履蹒跚的老太太领着他上楼,楼梯昏暗而狭窄,铺着柔软的暗红色地毯,踩上去悄无声息。


 


“可怜的孩子!”那位老太太用模糊柔和的嗓音说,“我想,您真是位好心人。”


 


方士谦没有说话。不知为何,在踏上走廊的那一刻起,他竟然觉得有些紧张,好像在等待命运的宣判一样。说不清这种古怪的感觉从何而来,他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如擂鼓,手心里起了一层薄薄的汗。带着这样奇异的心情走到了那扇房门前,隐约的花香从里面传来,似乎是熟悉的气味,他想。


 


他们敲了敲门,却没有得到任何反应,想来那人已经失去了开门的气力。老太太将房卡交到他的手中,微笑着说了句:“愿主保佑你们。”


 


推开门的一刹那方士谦感到了后悔。满室的茉莉香气让他翻起了尘封许久的记忆,一瞬间他竟然有了想要逃跑的冲动。轻微的呻吟声与水声在寂静的室中回响,犹豫了片刻之后,方士谦还是关上了门,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http://www.jianshu.com/p/c13892cf1f85




方士谦将套子打了个结扔掉,凑近王杰希的脸,轻轻地吻了他的眼睛。




TBC




本来是两个脑洞,因为懒决定合在一起写。


脑洞中志愿者的操作模式大概和Uber司机差不多。


标题源自莫文蔚的那首《北极光》。

评论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