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韩叶/隐all叶】穷途末路 -01

棒棒棒

隔壁喻家的椅子太太:

  黑帮老大韩x卧底叶修。 @九音花月丶 点文。




  第一章没啥内容,我只是想表现他们都很帅而已。




  强行在韩叶里吹一波我喻【摊手】


 


 


 


 








  叶修不见了——




  这是韩文清回到办公室就接到的消息。




  他刚回来,风尘仆仆,一向经副手张新杰之手打理得一丝不苟的西服和衬衫经过几天没换,现在已经皱巴巴的。韩文清的脸上难掩疲惫的神色,这一切都是极为反常的。霸图已经在黑手党扎根多年,没道理现在让一个拥有如此庞大的基业的组织的首领如此费心费力。




  但现在,有了。




  和轮回、微草、蓝雨几家同样也算是老牌势力的组织谈合作并不容易,所有能寻求的关系他都去亲自跑了一遍。霸图的首领韩文清,向来是不屑于向其他组织求援的,甚至这种风气从上至下感染了霸图的每一个人。而现在的他,刚从一个谈判桌上下来就要奔赴另一个,没有更多的时间能够去思考、能够去反应,甚至直到这件事情发生了一个星期之后的今天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却不得不去先处理摆在他面前的这堆烂摊子。




  不、其实,周围所有的人都在明明白白地告诉他——




  告诉他这件事的起因。




  




  “是叶修故意告密的。”




  微草首领王杰希此时正双手环胸看着落地窗外的景色,楼宇林立,看着人民在这狭窄的夹缝中生存,俯视众生的感觉是任何身居高位的人内心潜藏的一种欲望。将所有人的想法和动作纳入眼底,清楚的知道对方的动向,但唯有一个人,他看不清。




  “你打算怎么做?”




  王杰希看了一眼正在桌子上拆中性笔的喻文州,蓝雨的现任首领。其实和其他人想的不一样,别人总以为蓝雨和微草两家做着同样的生意,甚至在前几年蓝雨甚至抢了几个微草的老客户,两家一定是势同水火。但是两家的首领关系并没有那么糟糕,甚至比其他的家族还亲密点儿,只不过底下的人互看不顺眼而已。




  细长的手指将笔身拧开,喻文州的手指和他们这些从底层摸爬滚打起来的人不一样,他的手上根本没有那种长期摸枪的老茧,漂亮细腻的手指像女人一样,因为蓝雨有一把听从他意志的“妖刀”——黄少天。那人包揽了蓝雨所有沾血的事物,而喻文州则更偏向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




  将拆好的笔管、笔身、笔帽......一个个拆开放到一边排列整齐,喻文州此时并不是没事做了,办公桌上的一个塞满了笔的笔筒里还有很多的笔在等着他。




  看轻喻文州的人全部都死了。




  体力差、身子弱、动作慢,这些特点让喻文州没办法像其他的首领一样自己出手甚至是保护自己,可以说他非常的依赖自己的搭档——黄少天的武力来树立威信,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其他的能力。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弱点,将浮夸的起势都去掉,动作达到最简化——等部下赶来之时,看到的只有自己家的首领被一击巧劲拧断了脖子的敌方杀手。




  王杰希一直觉得喻文州跟自己挺像,双方都是追求理性和严谨的人。但王杰希知道,喻文州才是理智到变态的一个人。




  “不帮。”




  嘴唇轻碰,蓝雨的首领顷刻间将亲自只身前来蓝雨总部表达诚意的韩文清的努力,化为乌有。




  “我答应过叶修。”




  微草的首领也轻笑出声,落地窗打在这两个随便跺跺脚全世界的黑手党都会抖三抖的男人身上,无一丝阴霾。




  




  “好巧,我也是。”






  


  




  “叶修人呢?!”




  一脚踹开门,韩文清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但看到的面孔里面根本没有一张是那个整天在自己的脑子里跑来跑去的小人儿的脸。




  “我一早上去敲叶先生房间的门,叶先生就已经不在了。”将韩文清从小带到大的一位老阿姨尽量保持着平稳的声音,因为她知道此时自己支支吾吾地只会让自己的主人更加的生气。




  “不是说过要把他的手脚锁起来关到地下室去吗?!你是根本听不懂还是没听到!?”




  近乎是咆哮着说出这句话,韩文清一向讨厌其他人在面上一套、背后一套,偷偷搞小动作的行为他是最不喜的,这位服侍了他多年、特意从本家调过来的老管家居然给他犯这样的错误?




  “对不起韩先生......可是叶先生他......说什么都不肯吃饭......而且还睡不着......我......担心......”




  “你担心他做什么!”




  心头有什么东西已经压制不住了,心脏像被浸泡在盐水里,撕裂般的疼痛,比记忆中的那次手上还要难受,喉结上下滑动一下也是极为困难的事情,韩文清除了将这些疼痛通过嘶喊的方式释放出来别无他法——




  仍旧没有用。




  叶修走的很干脆,韩文清的别墅里似乎根本没有住过这一号人。




  因为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后,韩文清直接让仆人收走了叶修所有的东西,衣服也不让他穿,只让他呆在地下室里,当韩文清面对着空空荡荡的房间的时候,觉得自己内心的某一块地方也空空荡荡了。




  但是担心叶修又有什么用呢?




  叶修做那件事情的时候,担心过他吗?叶修看到现在这个局面的时候,担心过他吗?叶修没有觉得于他有愧吗?




  ——




  怎么会呢?




  韩文清低笑了一声,摸出手机给自己的副手挂了个电话。




  




  “新杰,全力追捕叶修,能派多少人手,全部派出去。”




  




  叶修,我韩文清死都不会放过你的。




  




  “叶修的心思好猜又不好猜。”




  喻文州用己方的車拱掉了对方的马,在棋盘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啪”。蓝雨和微草的两位首领的情绪丝毫没有韩文清那般的着急,现在还有闲心在蓝雨的办公室里下中国象棋。




  王杰希扫视着棋盘上的局势,一手捏着下巴思考半晌,抬眼看了一眼喻文州,“喻先生这话怎么说?”




  “字面意思。”




  屈起食指轻敲了敲棋盘,喻文州的面上向来都是温温和和的。




  “叶修的心里,可从来都只有那一个人吶。”




  微草的首领轻笑了一声,不置可否。手里捏着喻文州的两子儿,王杰希摸索半晌,轻巧地用自己的炮吃掉了喻文州的車,他也笑得意味深长。




  “韩文清嘛。”


 


  -tbc

评论

热度(221)

  1. 王杰希我老婆。隔壁喻家的椅子太太 转载了此文字
    棒棒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