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喻王】开个车吧 2

这个设定好棒啊b( ̄▽ ̄)d

🐧一只企鹅上青天🐤:

上车刷卡,纯粹为开车而开车的文,不要在意太多学术性问题,别问我rush是什么,自己去百度么么哒。


前章:【喻王】开个车吧 1


网页刷不出来的刷新lof






3


这个男人刚过来的时候,王杰希并没有搭理他,酒吧里光线昏暗,周围声音嘈杂,王杰希扫了眼来人的相貌,默认他坐下了。这人也很规矩,给他点了杯酒便坐在他身边跟他聊天,一开始王杰希不怎么答,男人也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后来提及与职业相关的话题,王杰希才来了点兴趣。


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个天生劳碌命,下了班,好不容易从繁琐的工作里逃出来,结果到了酒吧找乐子,却还是这种话题最能提起他的兴趣,他仔细打量了一番旁边这人,谈吐大方,相貌也算是他比较喜欢的那款,王杰希听他说着,便又叫了两杯酒,算是回请了对方。




喻文州喝了几杯,跟他同来的黄少天都不知道钻到哪个角落里去了,于是穷极无聊的他只能在卡座里跟人聊聊天,时不时打量一下不远处那个背影。吧台的光线洒在他身上,见他跟身边那男人聊得起兴,喻文州斜了眼自己身边陪酒的人。


“看来要中招了啊。”


那人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虽然那两个人只是背对着他们,不过不难看出,两人正说着什么说到了兴头上,这是那个男人灌酒的老伎俩,言语间黄汤不觉一杯杯下肚,等人真正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喝得不少了。


王杰希倒不是没这个防备心,只是恰好这些日子忙来忙去,难得碰上一个聊起天来合得上的人,便也由着自己去了,况且大老爷们一个,什么情况自己不能应付?


“你喝醉了。”男人声音迟缓的抵达他耳边,王杰希反应了一会儿,有些茫然的抬眼朝旁边这人看去。


那人从椅子上起身,拉开了王杰希的胳膊,将他从转椅上架了下来。


“带你去醒醒酒。”男人道。


王杰希脚踩在地上的瞬间差点失重跪了下去——身子一斜,王杰希顿时有种被人迎头敲了一闷棍的感觉,整个人都晕晕的,眼前景致错乱,光怪陆离,他眨了眨眼,光线不停变换着色彩,乱七八糟的声音——画面以及交错的信息一起涌进了脑子里,头疼欲裂。


这不是一般喝醉了的反应,王杰希终于察觉到了异常,他试图挣开对方,手脚的体力仿佛被抽空了一般,他闭上眼,试图舒缓呼吸让自己清醒一点,男人架着他走了一段路,接着——他的背便撞上了什么东西。


男人眯起眼打量了一番眼前被他压在厕所墙上的人,西装穿得齐整,醉后的模样竟也没有一丝的失态,俊朗的双颊便透着微红,似乎察觉到他的视线,王杰希睁开了眼,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不好意思,我不在下面。”王杰希的声音听不出陷于弱势应当有的情绪变化。


男人轻笑:“你不在下面是因为你不知道下面有多爽……”男人的手指滑到他那被马甲裹得紧紧的后腰:“这里的高潮,能让你终身难忘,以后只会求着男人操你。”


王杰希嘴唇动了动,合上了眼睛隔开了眼前越发诡异的景象,吐出了一个短促的音节。


“滚。”


男人不置可否,闷声笑了起来,他忽然轻轻捂住了王杰希的口鼻,从怀里掏出了个瓶子,揭开瓶盖,趁着对方皱眉吸气的瞬间,递到了对方高挺的鼻梁下一晃。


王杰希只觉得鼻息间笼罩着一股淡香,他猛地睁开眼,呼吸像是凝滞了一般,脸颊在眨眼间变得通红。他意识到这是什么东西,猝然出手推开了这个男人,扭头就往厕所外头走,然而脚下脱力,刚出去一步他便站不住了。


心跳得快要撞破胸口,薄唇微微张开,他喘着气汲取着忽然变得稀薄的氧气,身体热得好像要烧了这身衣服,浑身的肌肉都被药物在瞬间放松了,他脚下就像是踩在了棉花上,身体没了力气,情欲却在飞快的苏醒,每一块皮肉似乎都像是要炸裂了一般,所有被压抑在身体下的情欲都在蠢蠢欲动,渴望着更多的触碰——还有快感。


王杰希隐约能听到男人朝他过来的脚步声,他咬紧牙关想要扶着墙站起身来——模糊视线里,却突然出现了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王杰希的视线有些艰难的顺着那两条修长的腿看了上来,对上某双熟悉的眼。


喻文州冲他扬了扬眉毛。


“王总,晚上好啊。”




原本对这位谁也没吃下去的男神,喻文州只能算是看热闹的心态,直到那人被男人架起往厕所里走,喻文州终于有幸看到这位“高岭之花”的正脸。


喻文州看到那熟悉的面孔便愣住了,然后又笑了起来。


这不是那微草的老板吗?王杰希?


这几个月来,蓝雨跟微草互相找麻烦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喻文州也不是第一次见到王杰希了,平时都是在高级写字楼里,各自带着公司团队的人狭路相逢时,两人连笑都不见得想冲对方笑一下,偶尔隔着老远叫一声“王总”或者“喻总”——大概都是恨不得把这名字拆开了吃下去的心情。




喻文州把浑身差不多已经软成泥的王杰希带到了酒吧楼上,这酒吧三楼是VIP客户的隔间,刚进隔间喻文州便把王杰希往床上一扔,此时还在燥热难安状态下的人难受的“呜”了一声,扭过头便把脑袋倒进了枕头里。


短促的呻吟如同猫爪挠心,喻文州感觉心弦不经意的被人拨了一下,站在床边的步子动了动,走到了床前——坐了下来。


王杰希那身衬衣皱的不像样子了,马甲似乎收得他呼吸不顺,喻文州伸手过去先帮他解开了那精致的小马甲,双目紧合的那人轻声舒了口气,喻文州手指向上,滑进了马甲下头,指尖停在了对方那扣得一丝不苟的纽扣上。


床头灯只开了一盏,昏黄暧昧,把这人的侧脸勾画得别具一番滋味,喻文州其实挺喜欢吃眼前这款的,成熟俊朗,聪明识趣,浑身上下透着精英的气质,别提多对胃口了。


喻文州手指碰到那纽扣的瞬间,王杰希忽然出手拧住了他的手腕,那双眸子微微睁开,Rush的药性让体液不正常分泌,加上醉酒的作用,王杰希眼里含着些许水光。


喻文州既不收回手,也不再挣开他继续动作,而是垂着眼居高临下坐在床沿看着他。


“王总,需要我帮忙吗?”


王杰希大概是认真的考虑了一下,不知道是点头了还是摇头,总之片刻之后,那扣着喻文州手腕的指尖一松,他深吸了口气,十分客气的冲喻文州道。


“有劳了。”






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






5


第二天清晨,王杰希从困倦中清醒,房间里满室阳光,他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竟然已经九点多了。


不过也难怪,昨晚后来他们俩又做了几次,折腾到很晚才睡。


他扫视了一番周围的景致,身边早没了某个人的踪影,王杰希皱起眉头,轻轻挪了挪身体,腰身上的酸胀分分钟让他又靠回了床上。


就在王杰希靠在床头,认真考虑要不要去上班的时候——房间的门咯吱一声,开了。


喻文州不知道上哪弄了件浴衣穿着,一头黑发湿湿的,大概是刚洗过澡。


“醒了啊,我之前帮你洗过了,不过你要是不舒服可以自己再去洗洗。”


喻文州在对面的椅子坐下,对着他的视线,语气十分温和道。


“还是说需要我帮忙?乐意效劳。”


王杰希不冷不热的扫了他一眼。


“不必麻烦喻总了。”


喻文州闻言眉头皱起,好笑道:“喻总?这称呼变得可真快。”


王杰希却是不解:“那么不然呢?我应该叫你什么?别忘了,出了这间屋子,咱们俩可还是对手。”


“也是。”喻文州想了想,没有否认:“王总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昨晚还舒服吗?”


王杰希不吃他试图言语调侃的这套,况且昨晚舒服是事实,这种事情上没什么好矫情的。


“舒服,辛苦了。”


喻文州倒是不谦虚:“王总配合得好,说不上辛苦。”




又是沉默,这间不算宽敞的房间似乎不太能容得下两个这样的男人,气氛压抑得不像话,两人虽是微笑相对,可眼神里却没多少笑意,倒是有几分剑拔弩张的意味。


“昨晚给你下药那个人我已经叫人抓着了,回头送到微草,你自己处置。”喻文州起身拿出手机:“蓝雨会退出这次竞争,项目给你,权当赔罪。”


王杰希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


“不必了,你情我愿的事哪来赔罪一说。”王杰希淡淡道:“不过这么说,倒是我应该拿出诚意来谢谢喻总,项目让给你,以表谢意。”


喻文州闻言扬眉:“这倒是没必要,举手之劳而已。”


两人视线交汇,之前在这个项目上两方人马争得面红耳赤,谁知道这么稀里糊涂睡了一觉之后,这两人倒是莫名其妙的推辞了起来,谁也不肯对方退出,争执的过程跟踢皮球似的,我一句“我退我退”,你一句“哪能让你退,还是我退吧”。


各自团队里人要是知道这也能争得不可开交,估计都是哭笑不得。


你推我我推你这么来来去去了好几回,竟是喻文州先改了口气。


“王总还是收下吧,这样,不算赔罪,你就当这项目是我给你的聘礼或者嫁妆,怎么样?”


“……”


喻文州眯起眼,看着王杰希那霎时间微变的脸色又补了一句:“……我开玩笑的,王总别介意。”


王杰希看着他皮笑肉不笑:“喻总真风趣。”


喻文州笑了起来。


“……不闹你了。既然在这个项目上,你我都不肯彼此退让,倒不如还是跟以前那样,各自尽力,该是谁的凭实力说话。”


这个提议显然比较符合王杰希的意思,他没怎么犹豫便点了点头。


“好。”


王杰希说着又顿了顿,他抬起眼看着面前这个高大俊朗的男人:“至于昨晚的事——我们不如就当没发生过吧。”


昨晚的事,这个定义比较广,不过喻文州倒是心领神会对方说的是什么事,他看着王杰希,一时没开口说话,那双深邃的眸子里神色高深莫测,喻文州张了张嘴大概是打算说点什么,却被手中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话头。


喻文州冲他做了个手势,便拿着手机到外头接电话去了。


王杰希盯着的背影看了一会儿,翻出了床头揉成一团的衣服,胡乱的套在了身上。








王杰希收起思绪,又看向站在眼前的男人,喻文州身材高挑,跟这身剪裁得体的西装尤其相配,他脸上带着不变的笑容,俊朗的眉目微微含着几分调笑的意思,脚步停在了他跟前。


“王总不厚道,当天我连话都没听完就走了,后来还一连着躲了我大半年。”喻文州凑到了他面前打趣道:“我是什么洪水猛兽,不过是睡了一觉,王总便怕我怕成这样?连一杯酒就不敢跟我喝了?”






tbc



评论

热度(1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