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喻黄喻】清嘉(六十三)

甜!!!

海月虚空:

·情话大全






两个人一直折腾到快凌晨才睡,黄少天累得不行,也没去洗,就这么勾着喻文州黏黏糊糊地睡着了。这一睡就到上午快十点,他睁开眼的时候喻文州正好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又和他来了个早安吻才笑:“我爸妈忽然又有工作出门,三天后才回来,你可以多睡一会儿。”


“不睡了不睡了。”黄少天抱着被子坐起来:“没几天就又要回去,何必在你这儿把时差倒过来回去再折腾。”


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哈欠连天,喻文州看着实在好笑,干脆就把刚擦完头的湿毛巾甩在他脖子上:“你还真得多呆几天。”


“我爸妈想见你呢。”


“啥?”黄少天的神经显然还没从长途旅行加夜半宣淫加时差大魔王的三重debuff下恢复过来,过了半分钟才回应:“我说队长你不是也招了吧?”


“这有什么不能招的。”喻文州往他肩膀上一巴,笑得眉眼弯弯:“我的剑圣大大这么好。”


“靠队长你坑我呢!”黄少天一下子跳起来,喻文州没成想他动作这么快,下巴结结实实地给撞了一下直接仰进了床上的被子堆里:“我要知道我肯定不能跑来啊!说好的形象呢说好的气质呢说好的第一次见面要留下好印象呢——结果我还赖床!”


喻文州那一下被撞得颇狠,还顺带咬到了舌头,嘶嘶地吸了半天气才说话:“他们又不在乎这个,临走还叮嘱我一定要把你留到他们回来。”


“再说了你跟家里说的时候不是也没告诉我。”蓝雨的战术大师一向擅长利用机会绝地反击:“少天,礼尚往来不吃亏。”


“那时候我能跟你说吗?”黄少天又趴回去扳着喻文州的脑袋让他张嘴给他看,确认了口子已经止血才放过他,也把自己脸朝下埋在被子里:“跟谁说都不能跟你说。”


“无所谓,我也不敢跟你说。”喻文州翻过来搂住他,黄少天不舒服地往上挣了挣,好歹露出个脑袋来喘气,就听他又道:“你以为我为什么买那房子——为什么找你挑。”


黄少天张了张嘴想接话,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他现在知道喻文州为什么了,但是话不能从他嘴里说出来。


“我想要是运气足够好,就跟你一起住。”喻文州说:“不然就送你当结婚礼物。”


他这话说得很坦然,倒是黄少天结结实实地愣了一下。不过他们俩到今天,也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你怎么不告诉我我怎么不告诉你你爱我多久我爱你多久的苦情狗血花样可玩,他盯着喻文州看了会儿,凑过去吻上他的唇角。


“我们都笨死了。”蓝雨的王牌含混不清地说。


两个人又厮磨了好一会儿,眼看时候已经快中午,黄少天干脆自暴自弃拉着喻文州一起赖在床上,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从当初蓝雨训练营里的野猫谈到下个赛季的方针战术,天南地北无所不包——说着说着黄少天忽然想起来件事:“哎那我挨着你买的那套怎么办?卖掉?”


“卖掉干什么,”喻文州笑了笑:“等回头咱俩有空了研究下,打通了当个小跃层住——还能开出来电脑房。”


他那么稀松平常地说起未来,好像在心里想过千遍万遍。


“回头买辆车吧——你挑我出钱。”


“好。”


“其实我驾照还没考下来。”


“没关系我有。”


“哎队长你说将来会怎么样……算了算了不想,我当初喜欢上你的时候,也没想到将来会这样。”


“有少天,就没什么不好的。”


海洋性气候的国家,正午的阳光也温润平宁,他们两个窝在被子里讲话,讲着讲着,黄少天就又睡着了——可就连睡梦里还嘟嘟囔囔地拽着喻文州的衣袖不放,喻文州看着好笑,想去替他盖被子,顺便自己也再偷个懒,结果就忽然听见黄少天念叨自己的名字。


他有些好奇地凑过去听,却在下一秒仿佛被冰雨直直戳破心脏。


黄少天一秒睁开眼,眼睛亮亮地笑着看他,一脸“我就知道你会上当”的表情。


“文州,我喜欢你。”他口齿清晰地这么说着:“这可不是梦话。”


喻文州望着他也笑了,掀起被子把两个人卷住,而黄少天显然十分乐意再睡一会儿,自动自发地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躺平,然后就在放松得快要沉浸深眠的时候,感觉耳边有人落下一吻。


“我爱你。”


 


喻家父母如约在三天后返回,喻文州带着黄少天去机场接机,说是不紧张,但是真要第一次见黄少天还是在出门前拉着喻文州,让对方把自己从头到脚扫视了三遍,一直到喻文州好笑地说少天再不出门万一又堵车我们就赶不上了,才拖着他匆匆地跑向车库。


饶是他一贯伶牙俐齿,在这种完全等同于见家长的场合,开头也就喊了句伯父伯母就说不出话,对方倒是和蔼可亲的,还拍拍他的手问他这几天住得怎么样文州有没有带你出去转转,这让黄少天还稍微放了点心,偷偷看向喻文州的时候,就看对方冲他眨了眨眼。


四人一路相谈甚欢。


一直到家里,座谈会才正式开始。


说是座谈会,其实全程只有喻爸爸问了一句话。


“当初文州刚进战队的时候,我记得我和你还通过电话。”


黄少天不由自主地挺直脊背:“是。”


“那时候,我记得你在电话里跟我说过一句话。”喻爸爸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看起来温文庄重,但开口的每一个字都让人没办法忽视——黄少天其实很佩服自己,这种时候还有闲心想终于明白喻文州那样儿是遗传谁。


“你说喜欢一件事不是那么容易改的。”


“还说你和文州一样,你们认准了就都想要了。”


“文州是我儿子,我知道他。”对方说:“那你呢?那时候你说的话现在还算数吗?算数的话能算多久?”


听到这句话,黄少天忽然就松了一口气,在喜欢喻文州这件事上,他从来一往无前,来者不惧。


“算数。”


他认真地说。


“其实我妈小时候就特嫌我——认准了的东西就不松口,倔得跟什么似的,打荣耀就是。”


“我早就喜欢他了。”他看了喻文州一眼:“听说比我自己发现都早。”


“但是我发现的时候,就觉得一辈子也找不到比他更能让我放在心里的人——那时候还没现在这样,但是都已经认了,现在知道,就更不怕了。”


“我总是挺幸运的。”黄少天说,眼神认真庄重:“从遇见文州开始就是——不知道这次有没有运气,叫您二位一声爸妈。”


所以说场上风格场下定,蓝雨的剑圣瞄准时机递出了一个绝杀。


“行吧。”半晌喻爸爸才莫测高深地开口,喻妈妈却抢先瞪了他一眼。


“少天你别看他这样,他就会装样子。”她笑着说:“文州也是,外面看起来一套一套的,家里人一戳就破。”


喻文州有些窘迫地笑起来:“妈!”


她却不理他,只是望着黄少天说:“那回头我们也该去拜会你父母一下,不知道今年春节方不方便?”


黄少天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等我爸妈起床我就打电话问,应该是方便的。”


两老两小又聊了好久闲天他们才被释放,黄少天跟着喻文州回房间去打电话,结果刚关上房门就被人扣住,喻文州抵着门压着他,眼神里全是温柔的笑意:“刚才那话再说一遍?”


黄少天自然知道他指什么,搂了脖子结结实实吻上去,以为的难关也轻而易举,他现在快活得心脏简直要满胸口里乱蹦。


“荣耀和你,是最幸运的事。”



评论

热度(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