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喻黄喻】清嘉(二十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海月虚空:

 ·别名“那些年,男孩子一定要做的十五件事”(别闹)






第二天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起去了训练营——闹出的架势比头天更大,毕竟这俩人简直是一期训练营里两个极端的代表,到最后一起进了战队预选明年就要正式出道,连传说都有好几个版本。郑轩在看到这俩人向他走过来的时候就连肩膀带表情都垮下来:“不是吧……又打?”


喻文州笑眯眯地直接走到电脑位去刷卡。


“我现在说肚子疼来得及吗?”郑轩转向一旁训练营的工作人员。


“来不及啦来不及啦快点!”黄少天替那个人回答了问题,探头看到喻文州已经开好了房直接趁郑轩回头的机会把他的角色扔了进去:“我和你说文州的手速那真的是很慢的你不要有心理压力。”


被他点名的人轻咳了一声:“来一盘吧。”


这一场就比昨天跟黄少天的那一场没意思多了,毕竟喻文州的手速限制摆在那儿,他自己本身的风格又是CD流,到最后虽然是赢是赢了,但是也只剩下百分之十不到的血皮。退出房间的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看着旁边坐着的弹药专家,他刚才试探了对方不少次,感觉确实像黄少天所说“有点意思”,来之前他也问过方世镜,郑轩是6月的生日,按说可以和他们一起——但是毕竟磨合时间太短,而且这其中还有些必要的考量。


“我说你们是不是对我有意思?”郑轩忽然说。


黄少天听他这话,一口差点呛着:“我勒个去谁对你有意思了要有意思我也对文州有意思好吗?”


周围围观的人哄堂大笑,喻文州也差点忍不住,努力调整了一下表情才道:“蓝雨的新战术缺少一个枪系的控场角色,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战队的意思是尽量不从外引入。”


他这话说得也挺明白了,训练营里的人多少也知道,从一期提拔上去的这两个将来在战队里的地位也肯定举足轻重,因此不少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当事人郑轩倒一直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我行吗?”


“也许行。”喻文州说:“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谈谈?”


郑轩低着头想了一会儿:“谈谈就谈谈吧。”


 


于是他就这么被带到了队长办公室,今天过来训练营之前喻文州已经和方世镜打过招呼,正好也赶上他闲着,就招呼郑轩坐下,开头寒暄几句之后单刀直入:“想进战队吗?”


“不想干嘛来训练营。”郑轩回答的倒是也挺干脆,喻文州和黄少天对视一眼,就听方世镜又说:“既然文州和少天都试过了,那我也就不和你再来一盘了,现在就是问问你的看法,如果你有意愿的话,可以去试一下战队这边的考核系统,如果通过的话明天就可以跟着这边的人一起训练。”


“文州少天下赛季出道,届时蓝雨的新打法也会一并被他们带上场,因此如果有可能的话,战队大概也希望你和他们一起注册。”


“我只是三期,刚进训练营还没两个月。”郑轩说:“会不会压力太大了点。”


“肯定会。”


“真是压力山大……”郑轩咕哝着,又不知道神游天外到什么地方去了。黄少天想插话,却被喻文州拉拉手止住,这压力确实是挺大的,郑轩虽然实力不差,但是要求一个训练营新生跟上他们的进度,那中间要付出的东西确实不是一星半点。而且在这件事上,所有人都没有权利替谁去选择什么,要走哪条路怎么走,毕竟只有当事人自己有资格能决定。


“我想知道会属于我的位置。”回过神的弹药专家忽然说:“你们谁给我大概描述一下?”


这件事当然是喻文州上,他简单几句话陈述利弊,能够帮助黄少天进攻,必要的时候掩护术士和治疗。比起控场,更多的是起到一个掩护队友并且也能进行辅助性攻击作用,当初他们选择枪系的弹药专家也是因为这一点,虽然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不可复制,但毕竟也是一种思路,同为控场系的职业,阵鬼的定位有部分和术士重合,并且鬼阵的限制不利于黄少天本人的发挥。而魔道学者的技能范围又跟他们需要的迷惑性有一定的差距,而流氓的攻击距离又太短,左思右想,还是枪系的最为合适。


“当然这种定位注定了不会是战术核心。”喻文州说:“所以你也可以好好想想。”


“不会是核心?”郑轩重复了一句。


“不会。”喻文州坚定地说:“蓝雨的新战术,核心是少天的剑客。”


“还有不能忘的术士。”黄少天抢了一句嘴。


“那我试试。”感觉郑轩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在发现其他三个人有点奇怪的眼神之后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我觉得不做核心挺好的,老被人盯着,压力山大啊。”


 


“世上无奇不有。”当天晚上的卧谈会黄少天对郑轩此人发表了如上评论。


喻文州把手机放到床头的小挂篮里,坐起来关了灯又躺回去,翻了个身面对黄少天那边:“他考核的数据不错,心态也——大概也不错。”


“你今天话说得太直白了什么注定不会是核心我都怕把人吓跑,结果居然误打误撞撞上了。”黄少天也翻过去冲着他:“不过他的账号卡是不是也得开始准备了,哎呦天哪,你的索克萨尔还没磨好呢我简直能看见每天加训的未来。”


“俱乐部有之前的枪系账号卡,不过因为双术士打法不需要再多控场的关系所以一直没用,比郑轩手上的强,应该可以用那张。”


“那还挺好……对了文州,我今天不是去后勤那边领东西吗,听他们说等我们正式注册出道之后就要搬到战队宿舍那边去了。”


“所以?”


“那边都是单人间啊要分房了!”黄少天嘟囔:“我觉得都是你的错,现在每天晚上我不找人说两句话睡不着啊。”


“少天白天的话也已经够多的了。”喻文州愉快地埋汰他:“不是还有手机吗?发短信或者语音一下大概都可以……大概习惯了少天我可能也睡不着。”


“是吧我还是很重要的对吧。”黄少天得意地笑:“放心我会每天和你说晚安的!”


他们又聊了几句便互道晚安,翻身过去对着墙的时候喻文州还是发觉了一种说不太上来的感觉。听到黄少天说的时候他心里就好像有只猫伸出了爪子在慢慢的挠,单人间啊……听起来好像是条件不错,但是仔细一想,大概确实是有点寂寞。


习惯的养成真是件可怕的事情。


更可怕的是他喜欢这个习惯就算明知可能会造成一点困扰,但却完全不想把它扳过来。


 


不知不觉就到了五月,今年的夏天也依旧不属于蓝雨,不过俱乐部也明白现在的状况,并未对又是季后赛一轮游的他们做出太多苛责。而喻文州、黄少天和郑轩的职业选手资格申请也正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喻文州的生日在2月,申请早就交上去了,而黄少天和郑轩还得再等上一两个月——这个就算再着急也得等,黄少天觉得自己每天做梦都能梦见过了生日拿选手证。


终于等到方世镜通知他准备资料,结果他自己U盘又找不着了,喻文州的那个塞满了战术资料是肯定不能拿来用,满抽屉乱翻他也没翻找着,干脆去找方世镜要,对方想了下从笔筒里拎出来一个U盘给他:“我这也没有多余的,这是老魏的你拿去用得了。”


黄少天表示这是救命的U盘啊。


回了宿舍他就兴致勃勃地开了电脑插上U盘准备往里传东西,删空了里面的几个已经没用的word文档和PPT之后他习惯性地顺手点开看了下剩余空间,然后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不大对。


里面有隐藏文件啊……


大概以为自己发现了魏老大的小秘密的黄少天开心地点开了“显示隐藏文件和系统文件夹”。


“哎呦我去。”未满十八岁的黄少天看着刷出来的那一排半透明文件目瞪口呆。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而黄少天又是个好奇心格外强烈的人,所以那天的整个下午他都有点坐立不安,被喻文州多看了好几眼。不过训练还没结束他就又被方世镜叫走了,临近出道他又是索克萨尔的下任使用者,事情只会越来越多,黄少天一个人去吃晚饭,随便塞巴了点就回了宿舍。


拉窗帘,开电脑,插耳机。


未来的蓝雨剑圣点开了他们首任队长留下的珍贵遗产。


 


那玩意儿对他刺激实在有点大,导致喻文州插钥匙进门他都没听见。一直到对方的手拍到他肩膀上黄少天才嗷嗷嗷嗷地叫着跳起来,这把喻文州也给吓了一跳,都顾不得关心黄少天电脑屏幕上正显示着的东西赶紧先去关门,回来的时候一脸“我懂的”的笑意。


“咳,那个,什么……”黄少天实在不敢看他,毕竟躲在屋里看小电影被室友逮到实在不是什么能让人泰然处之的事。就算对方是几乎连他内裤穿什么色都能一清二楚的喻文州也不行。不,不如说是因为是喻文州,所以更觉得好累感觉再也不能爱了。


换你天天得和个手拿把攥你黑历史的人脸对脸试试?


可这么说好像也不对……喻文州手里攥着的他的黑历史还少了?而且就连他历数喻文州的黑历史都能不歇气地说上一个上午,稍微有点挑食是真的——所以他后来一直试图反抗残酷的秋葵统治理由是队长都不以身作则,半夜会踢被子也是真的,稍微有点低血糖,刚起床的时候脑子一点都不清醒让他学猫叫他都会应。黄少天曾经干过这事,后来喻文州那声懵懵懂懂的喵一直到十年之后还会被他拿出来当笑话讲。不过讲着讲着就禁了声,为啥?自然是当事人就在旁边微笑地看着呢。


总之不管怎么地吧,那时候的黄少天就是心乱了。


不知道是为了喻文州,还是为了喻文州逮到的自己干的事。


“你可别告诉方队啊……”到最后一向话唠的未来剑圣也只能咕哝出这么一句。喻文州扑哧一声笑出来:“我还特地帮少天带了流沙包回来,结果少天好像有精神食粮?”


“我和你说这可都得怪魏老大!他走就走了呗东西也不收拾干净,东西不收拾干净就算了U盘干嘛偏偏丢在方队那里?丢在方队那里也就算了怎么里面还有……哎呀算了算了算了总之文州你不要告诉方队啊也不许和别人说!我明天请你吃虾饺!还是你想吃凤爪?我知道外面有一家的凤爪特别好吃明天训练完我们出去吃啊?”


喻文州就站在那里,柔和的眼神带点似笑非笑地看他。


“……所以你到底想怎样?”


“没怎样。”喻文州耸耸肩,把特地托食堂阿姨打包的两个流沙包放在黄少天的桌子上,顺手把自己的椅子也拖了过来坐下:“一起看吧。”


“啥?”如果现在黄少天嘴里含着水的话一定已经喷了一屏幕:“文州你又闹我呢吧?”


“我也没看过。”喻文州难得地一脸严肃:“听前辈们说……好像怎么着都得看看的?”


“你这当是刷网游攒经验条呢啊……”黄少天一脸郁闷地吐槽,抓过来流沙包,自己叼了一个另一个塞给喻文州:“就接着这个……行不?”


“行吧。”喻文州咬了一口包子,甜得皱了皱眉:“不都一样……吗?”


“不一样,魏老大分了好多个文件夹呢……还有别的,你挑挑?”


“……就这个吧。”


结果一直到最后他们也没看出个花来,一个刚成年一个未成年躲在宿舍里拉着窗帘,耳机一人分了一边心惊胆战地看着屏幕上翻滚在一起的肉体,魏琛的收藏那自然是没得挑的,要音质有音质要画质有画质,黄少天借着屏幕的光偷偷瞄了喻文州一眼……嗯,他也脸红了。


不可避免的燥热,摘了一边耳机就能听见窗外的蝉鸣一声接一声,和耳机里的呻吟灌在一起,搅得人心烦意乱。


喻文州忽然一下子按了关闭键,扯下耳机来走到自己桌旁去倒水:“就到这里吧?”


“嗯。”黄少天难得地话少,拔了U盘开始收拾电脑——历史记录是一定要清掉的,方世镜时不时就会过来,偶尔也用用他们的电脑,虽然不一定会有那么寸,但是他今天能被喻文州逮到,保不齐下一次就能被方世镜抓到。


——到时候可就不是战队队长和他一起看小黄片能解决的事了。


当时这么想着的黄少天,完全没发觉自己刚才做的事实际上叫做“和未来的战队队长一起看小黄片”。


“我说……还留着不?”


“格掉吧,感觉总是……不太好。”


“哦。”看了看有点脸红的喻文州,感觉自己的脸也还在发烫的黄少天又把U盘插回去选了格式化。


 



评论

热度(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