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喻黄喻】清嘉(八)

海月虚空:

·短小粗暴文艺病已弃疗。




等真的到了淘汰选拔那天,说不紧张是骗人的。


黄少天早晨七点钟就醒了,一翻身就看见对面床的人已经瞪着眼睛看天花板。看着对方那个样子他忍不住笑出声来:“醒了啊?几点?”


“嗯。”喻文州也翻了个身侧过来看他,黄少天正大字型地趴着,两个人的视线隔着寝室里不大的空间相撞,九月的清晨爽朗微凉,就算关着窗子也有风偷偷地溜进来,窗外的天已经亮了,薄淡温柔的晨光像气球里的氢气一样充满了整个房间,总觉得就连心里头那点期待和紧张都被悄无声息地放大了无数倍,充实得像要把胸口涨破一样。


“六点多吧……我也不知道。”他笑:“醒了就睡不着了。”


那时候的战术大师还远没有后来那么淡定自若,十五岁的少年也会害怕也会不安,就算凭借着自己的意志选了要走的路也相信自己能走下去,可是客观的限制条件依然摆在那里,任他如何强大也无法跨越。其实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理智地看到了真相了解了原因,不代表就不会因此觉得不好过,好在——


第六赛季,蓝雨夺冠,他们的剑与诅咒并肩站在领奖台上,喻文州依旧笑容得体,记者要求的pose一个个摆过来,回答问题也是滴水不漏。看场上人声鼎沸,晓川场馆的屋顶几乎都快要被这种欢腾雀跃的气氛掀开。他和黄少天被要求两个人一起抱着奖杯合影,剑圣大大一边大爆语速地表示这种姿势实在是太老土了一边笑嘻嘻地靠过来,还在快门按下的一瞬间露了一手手速比了个大大的V字。


“谢谢少天。”分开的时候喻文州忽然这么说着,黄少天刚想去抓于锋过来合影,听到他这话扬起了眉,眼睛里似乎有万千闪闪发光的星屑:“队长说什么呢?”


“没什么。”喻文州也只是微笑,转身招呼队里的狂剑:“于锋,到你合影了。”


对他们来说什么遇见所以才改变啊之类的都无用,成长和时光本来就是永远无法分隔的两个主题,这么长久下来,也许就算没遇见喻文州黄少天也会成为联盟知名的话唠剑圣,而就算没遇见黄少天喻文州没准也能成为四大战术师之一。可是他们相遇了,一切除此之外的如果都变成了不可能,而不管是对于喻文州还是对于黄少天来说,起码那一刻,一切都再完满不过。


——和身旁的人一起拿到冠军。


感觉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从训练营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小心翼翼收藏着的、关于未来所向往过的一切,在那个瞬间似乎都爆裂了开来,银碧朱丹,天水一泻,眼前所见的整个世界都流光溢彩。


像曾经梦想过的那般。


是曾经梦想过的那般。


 


两个人又说了会儿有一搭没一搭的话,大约是因为醒得太早的关系黄少天又困了,见他眼皮半张不合的样子喻文州只是笑:“少天再睡半小时?到时间我叫你。”


“太体贴了文州同志。”黄少天一瞬间热泪盈眶,下一瞬间就用被单把自己裹成了蚕蛹。


没有比早上起来能再睡个安详的回笼更舒坦的事情了,这多出来的半小时导致黄少天一整个早晨都神清气爽,自然也就没注意到被他比平常更快的语速更多的文字量逼到一脸生不如死的训练营小伙伴,这事说起来还有个笑话,在后来的某次淘汰选拔里,喻文州又险险胜出,对方虽然觉得遗憾不过看上去似乎也没什么太大的心理障碍,甚至在走出训练室的时候还拍了喻文州的肩膀。


“喻文州,其实我觉得输给你一点也不冤。”


“毕竟你是能忍受黄少的男人啊。”他满脸都是诚恳:“有此心性,必成大事。”


而喻文州只能略带点哭笑不得的说谢谢。


 


但话唠的训练营一霸在走进训练室所在的大楼时就安静了,为了能够让训练生更加不受干扰地进行选拔赛,今天的比赛整个分成了三组,他和喻文州好巧不巧地被拆开了,他是上午十点钟那一批喻文州是下午一点钟那一批。虽然说是心里不怕,但是真头一次参加这种淘汰选拔怎么也会紧张一下,看着黄少天沉默地盯着前方的样子喻文州又笑了,顺手从口袋里摸了块糖给他。


黄少天接过来,看也没看地撕了糖纸,糖块扔嘴里糖纸揣兜里一气呵成:“诶西瓜味的?你找到卖的了在哪儿在哪儿?”


“你抽屉里。”喻文州实在忍不住笑。


“我去……!那是我留着回来奖励自己的!少了一块感觉幸福感瞬间就不够了你说怎么办!”黄少天忽然炸起来,也得亏他能一边嚼着糖一边说话:“我和你说喻文州你可得赔我……”


“嗯,赔什么?”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训练室所在的楼层,黄少天准备上战场,喻文州准备再去做一会儿联系,眼看就要分道扬镳。


“通过给我看吧。”黄少天一脸严肃:“有你在的话,勉强可以忍受少一块西瓜糖。”


“好。”喻文州也难得地没有微笑,他这个人向来不把话说满,十分把握的事情也只说九分,更何况这事他还没有十成十的准。黄少天之前也逼他表态过很多次,他一概用我尽力希望能带过去,可是这一次望着对方的眼睛,他忽然就觉得有一股暖热的东西从胸腔里涌上来,几乎是不可自控地就答应了他。


“喻文州。”黄少天叫他的名字,伸出握成拳头的手,直勾勾地看着他。


阳光在他背后洒落,明亮夺目得像是无往不利的剑光。


“黄少天。”喻文州也伸出手去,少年的拳头轻轻地碰了一下,然后分开,各自挥手。


这是他遇见以来第一次叫黄少天的全名,在舌尖上滚过的时候,不知道为何感受到了一丝甜意。


 


 


 



评论

热度(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