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喻黄喻】清嘉(十一)

(*´艸`)

海月虚空:

所以那天的烧腊探险还是只有黄少天和魏琛两个人,看到原来说好的俩人变成了一个,魏琛倒是也什么都没说,只是在等上菜的空档问黄少天:“听说你那个室友一出考场就哭了?”


“哎呦我勒个去怎么魏老大你也知道了……不对不是你也知道了怎么你也听说了,都是那帮人没事瞎传滴个眼药水都能给他们脑补出三千万种花样来。”黄少天愤愤地大爆语速,转念一想又换了张脸:“咱们训练考核不是电脑排名吗怎么样剧透一下呗?我保证不告诉别人!”


“ 你小子第一,有什么好剧透的。”魏琛从口袋里摸出烟来,熟练地点火打上吐出个惬意的圈圈。


“我去这我还能不知道吗我是问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黄少天眼睛贼着呢,一看就知道对方也是心知肚明现在就是在玩他:“他过了吧一定过了吧?我和你说魏老大,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虽然喻文州他手速是硬伤但是也不是不能抢救一下的!你可不能硬卡人啊这可是违反公平公正的比赛精神的……”


“我去我是那种人吗!”魏琛差点跳起来,还好服务员适时地端上了一盘烧鹅,他顺手抢了个首杀,一边嚼着肉一边念叨:“那小子运气不错。”


听了这话黄少天心里压着的那块石头才彻底落了地,没大没小地动手去和魏琛抢起肉来。吃了两块还不忘给留在屋里的那个人的嘱托:“哎麻烦您!这个帮我打包一份!”


“我靠你小子带吃还带拿啊有你这么坑长辈的吗!”


“这是魏老大您教的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啊!”





那之后又有过几次考核,黄少天一路高挂榜首,喻文州一路跌跌撞撞,不过好歹也算是始终没有分开。训练营里多少人走了又来,前前后后,他们也见过不少生熟面孔。而黄少天渐渐地也不再完全跟着训练营里面的人混,他战队训练室和训练营两头跑,原本两个差不多跟连体婴一样的少年一天里相处的时间生生地少了一多半,训练营里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黄少天是一定会进蓝雨战队的。


“是啊我和你说文州,我今天看技术那边已经开始在给夜雨声烦打银武了。”晚上的时候黄少天蜷在电热毯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茧,只有嘴巴还一刻不闲:“我去想到我的角色也要有银武了感觉心情十分激动啊?感觉就像给亲闺女买了衣服似的不对不对夜雨明明是我儿子……!哎你最近在训练营那边怎么样?我上次还听两个人念叨你来着我分分钟找他们竞技场了……”


“还挺好的吧。”他上了床,喻文州还在下面收拾,顺手从自己椅子上拎起了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甩过来的袜子扔到黄少天书桌下的盆里:“前两天带了个团战,赢了来着。”


“哎文州我就说你在这方面特别棒!”黄少天真是一听他赢就高兴,毕竟着半年来对方付出了怎样的努力,只有朝夕相处的自己最清楚。手速不行的话就用战术来补,很多时候他都从战队那边野回来了屋子里还是黑灯瞎火,于是他就还得出门去从训练室把自己的室友捡回来。后来干脆他也不先回去了,从战队那边回来直接先去训练室,拉着人一起回屋睡觉。


二十四个职业,几千张地图,甚至一块石头一片水潭一汪沼泽,各种各样的、可能被利用的、会造成战局翻覆的可能……他亲眼看着那个人一点一点地研究过来,脑力的消耗是看不见的,能看见的只有眼药水消耗的速度。后来黄少天干脆买了一整箱放在寝室里,不然每次上淘宝买也得费工夫不是。


细心的其实从来不止喻文州一个。


冬夜的天空星星寥落而稀薄,光秃秃的树影落在地上的痕迹张牙舞爪。


他们两个一路走一路说话,口鼻之间呼出来的白气在这样的夜晚里显得格外温柔。


对话很多都没有意义,无非是交流些日常体会些感情,他也会和喻文州抱怨遇到的瓶颈,而正在成长起来的未来的战术大师也会试着给他一些建议,他当然毫不怀疑地按着去做,十有八九都能解决,不能解决的,那就是接下来他们需要研究的共同课题。


明明已经在不一样的地方,做着不一样的训练,但是好像还是和以前一样,什么事情一起想一起动脑子,晚上回来有时间就打两盘竞技场没时间直接洗洗睡觉。早上谁先醒就谁叫对方起床,冬天冷实在懒得起床的时候也会求已经起了的人帮带早餐。他们随着时光的脚步踏实前行,心里怀抱着的某种东西一直明亮而坚定。


训练营里的那些人评价喻文州经常把运气什么的挂在嘴边,说得更不好听的也不是没有。他有时候想炸起来,有时候又觉得气闷,那种感觉就像喉咙里噎着个气团,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你们都不知道他有多好,凭什么这么说。


就这样冬天渐渐过去。


春天悄然来临。


蓝雨战队这一赛季伊始常规赛的成绩便不算太好看,连带着黄少天回来的时候也总是一脸郁郁之色。有一天训练营下午放假,正好又赶上蓝雨打客场的直播,两个少年一起蹲在宿舍里看完了整场比赛,索克萨尔被打下场的时候黄少天攥紧了拳头,眼睛里的光像是见了血的豹子,恨不得冲上去亮出利爪。


双术士控场的局面一旦被打破,蓝雨的弱点便显著昭彰,后来他们几乎是毫无悬念地丢掉了那场团队赛,喻文州关掉了电脑,很长一段时间里屋子都没人说话。


风从窗缝里溜进来,这才发现明明已经是春天了,可是好像世界还没来得及暖和起来。


“……我想快点打比赛。”最后还是黄少天咬着牙低声说。


“嗯。”喻文州安抚地摸着他的肩膀:“我知道。”


“文州你陪我吧。”他忽然说。


“现在我在练和术士的配合,但是你也知道,魏老大和方副他们都要打比赛,飞来飞去的没什么机会。”


“我想……再快一点。”那时还是少年的剑圣这么说着:“再快一点。”


喻文州长久地望着他,少年眼睛里的光沉重而明亮,好像几欲喷薄的岩浆。 


“如果可以的话其实不太想让少天习惯我的手速。”他最后坐回自己的电脑跟前去刷卡登录:“太慢了。”


“你又不是靠手速吃饭的。”黄少天说:“迟早要一起站在场上,从现在开始磨合也没关系。”


喻文州不说话了。


即便是有天生的短板,他也从不相信自己会比谁差到哪里去,如果不是有这种坚定的韧劲儿,他也不会一直留到今天。


可是他总能发现好像黄少天比他自己更相信他。无条件的、明亮而散发着不能忽视的温度的信任。


术士举起了手杖,黑暗在那骷髅的顶端集聚如星火。


剑客的光剑出鞘,天空蓝色的披风被他自己的剑意鼓荡张扬。


不管是剑与基石还是剑与诅咒,那时候都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开始。


但一切即将来临。


故事终将启页。


——那是在之后带领了蓝雨整整十二年的传奇。



评论

热度(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