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周叶] 双人赛 三四

雷小菜:

有雷,慎入  给老魏安排了个相亲对象


第三十四章


洗澡时又做了一次,两人清洗干净躺回床上,这番折腾把肚子里的食物消化的差不多了,叶修问道:“小周你饿不饿?我有点饿了。”说着拿起衣服往身上套,打算下去买点吃的。


周泽楷把他摁回被窝,说我去,穿上衣服下了楼。过了一会端了两碗泡好的方便面回来,叶修正在抽烟,见状把面接了过来。


周泽楷笑他,“瘾真大。”


叶修披着被子坐在床上,边吃边说:“怎么着,这就嫌弃我啦。”


周泽楷咽下一口面,弯起嘴角,“嗯。”


填饱肚子后两人关灯休息,半睡半醒间叶修感到周泽楷从背后贴了过来,嘴唇在脖颈间浅浅的轻啄,手掌沿着内裤边缘探进,在臀[]瓣上揉捏了几下,又去抚弄他垂在草丛里的欲[]望。


叶修微微喘息说:“还没够啊。”


周泽楷褪下他的内裤,说:“一辈子。”手指徘徊在入[]口处,摸索试探。


叶修迷迷糊糊的想又是一辈子,“那你也不能把一辈子的量一天搞完。”他虽然这样说却没有阻止周泽楷的动作。


周泽楷的ying 茎顶进了他的身体,经过前两次的欢爱,叶修的hou 穴此时还保持着湿润,柔软湿濡的内[]壁顺从的缠绕住入侵的东西。他回头去吻周泽楷,微笑着说:“一股红烧牛肉面的味。”


周泽楷也笑着说:“很好吃。”他握住叶修的手臂,将他翻转过来,让他和自己面对面。蛰伏在mi 穴中的欲[]望也随之转动,jing 身摩擦过肠[]壁,xue 口敏感的缩了缩。周泽楷抱着他,xing 器缓慢的插x进x抽x出,温柔的律x动。


他们被棉被包裹住,一条腿互相交叉,胸膛碰撞在一起,乳x头跟着身体的摆动反复磨蹭。两人的脑袋埋进被子下,头顶的发丝在雪白的枕头上不停耸动。


结束后他们从被子下探出头大口喘息,周泽楷下床去找东西清理,回来时发现叶修已经睡着了,脸上露出些疲态。


他擦掉叶修小腹上的液体,又去清理自己射xx进去的东西。叶修的xue 口有些红肿,他刚一触碰,叶修就无意识的卷缩了下身体。


周泽楷觉得做得有些过了,他抱叶修时总忍不住激动起来,可是叶修却没有阻止他,他纵容着自己对他的胡作非为。因为叶修也知道他们没有一辈子的时间,他们只有一夕欢愉。


他把叶修和自己整理干净,看到床边桌子上放着的半包烟,突然想抽一根。周泽楷拿出一根,用打火机点燃,吸了一口,尼古丁刺激的气味冲进鼻腔,他不由皱了皱眉。他披了件衣服,坐回被窝,慢慢适应烟草苦涩的味道。


叶修睡得很浅,被他的动作吵醒,他从被子下伸出手,够到周泽楷的胳膊,睡眼惺忪的看着他,说:“快睡觉吧。”周泽楷点点头,把烟摁灭,钻进被窝抱住他。


第二天除夕,周泽楷睁开眼看到睡在身边的叶修,他忍不住孩子气的想,新年第一天和叶修在一起,之后一整年都会和他在一起。


他不知道自己的愿望会不会实现,只是叶修也醒来后,他们各自回了家。叶修一回来就被叶秋堵在卫生间里,严加盘问。叶修同志守口如瓶,叶秋最后只好揭穿他:“得了吧,什么朋友啊,你先把你脖子上那块东西遮一遮再说吧。”


叶修对着镜子照了照,发现脖子上有一块红色的痕迹,想到昨夜周泽楷抱着他吸来咬去的,淡定的表情差点就装不下去,他把毛衣领子往上拉了拉,挡住那处吻痕。


叶秋看着他的动作,叹道:“世风日下啊,我什么时候能见到嫂子?到时候我得好好开导她一下,到底怎么想不开看上你了。”


叶修白了他一眼,说:“咱俩长一样。”


叶秋说:“品性不一样。”


叶修说:“的确不一样,最少我没混到被黑社会追,对了这事后来怎么样了?”


叶秋说:“能怎么样?黑社会也得过年。”


周芳在外面敲门,“你两在里面嘀嘀咕咕的干什么呢?”


叶修把门打开,兄弟俩走了出来,他说:“妈你管管他,叶秋又管我要压岁钱。”


叶秋怒道:“你少胡扯!”


叶修说:“看,还不承认!”他看着周芳,神情变得有些忐忑,“妈,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喜……”


周芳说:“洗什么?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别吞吞吐吐的。”


叶修却又摇摇头,说:“没什么。”


春节假期结束后,叶修回到了兴欣,荣耀比赛也继续进行。魏琛在过节期间相了一次亲,双方都比较满意,目前正处在了解发展阶段,魏琛人逢喜事精神爽,抢BOSS更积极了,指挥时声音都降了两度,群众们纷纷表示这样的老魏太恐怖,我们不能适应,不明情况的公会玩家还以为帐号换人了。


叶修心想这样你们就受不了,哥天天晚上面对秀恩爱还不一样忍着吗。魏琛每晚休息前会和女朋友打通电话,一聊就是一小时,内容各种闪瞎双眼,连叶修都有些招架不住,他跑去训练室又打了一小时游戏。


他弄了个马甲号,一边和人PK一边想,妈蛋谁没谈过恋爱,至于这么缠缠绵绵吗!哥谈恋爱时跟你们秀过吗!他想着要不去就找陈果换个房间,刚失恋真受不了这刺激。


开春的某一天,兴欣的各位见到了魏琛的女朋友,魏琛本与她约好晚上出去吃饭,结果野图BOSS还没刷完,魏琛就叫她先过来网吧,刷完BOSS两人再一起去。女朋友是个有些腼腆的姑娘,来时还给大家带了自己做的小点心。


两人走后一众单身党羡慕不已,方锐一边吃小点心一边感慨,老魏都有对象了,陪伴哥还只是黄金右手。叶修总结,正大光明。方锐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心说这都哪跟哪。


常规赛后是季后赛,经过几轮厮杀后,这一届的冠军又将在兴欣与轮回中产生,当霸图被兴欣淘汰掉时,一些霸图粉丝终于忍受不住哭了出来,每一次他们离冠军都只差那么一点点距离。霸图硬汉流血不流泪,可是他们再硬也硬不过时间,他们的韩队还可以在赛场上战斗多久。哭泣的粉丝很快就停了下来,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队长从不需要眼泪。


兴欣主场与轮回的比赛结束后,叶修和周泽楷相遇在休息室外的走廊上。这场比赛兴欣获胜,此时正是胜利方的记者招待会,周泽楷在等待轮回巴士的途中上了趟卫生间,出来就看见叶修站在走廊上抽烟。


叶修也看到了他,对他说了一句,加油。


周泽楷走过去,抽出他嘴里的烟,拿过来吸了一口,他靠着墙壁,说:“怎么办?”


叶修又把烟抢了过来,叼在嘴里,跟着说:“什么怎么办?比赛吗?虽然我们熟到不能再熟,但是别指望我会放水,你应该也不需要吧。”


周泽楷又抽了一口,说:“和你。”


“和我……”叶修明白他指的是什么,他沉默了片刻,伸手摸了摸周泽楷的脖颈,叹息道:“总会有办法的,先认真比赛。”周泽楷猛得抬头看了他一眼。


与此同时轮回休息室里吴启正扒着门缝向外观望,他的心情混乱而震惊,吴启对着他的队友们招手,压低声音说:“我勒个妈呀,你们快来看看,出大事了!队长……竟然和叶修抽一根烟……队长竟然会抽烟?!不对!他们什么时候混得这么熟了?队长去厕所的途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快来快来!”


其他人被他说的好奇都走了过去,吴启让出门口的位置,方明华、江波涛凑过去向外看了看,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


江波涛说:“在哪?没有人,你看错了吧。”


方明华也是一脸就知道你骗我的表情,“别的不说,叶修为什么会来我们轮回休息室外抽烟?这根本不科学。”


吴启说:“不可能,刚刚还在呢。”他又趴过去确认,发现叶修和周泽楷确实已经不在了,“这么一会功夫……绝对有问题!”


吕泊远附议道:“对,有问题!副队,吴启的脑子绝对有问题,估计是被兴欣打傻了,都产生幻觉了,我建议下一场就让他休息吧我愿意帮他分担任务!”


杜明也说:“我也愿意!让吴启休息吧!”


吴启叫道:“愿意个毛!!”向他们扑去,几个人打闹起来。


在随后客场和轮回的比赛中兴欣惜败,如此两队进入了第三轮决胜赛。擂台赛轮回领先一分,轮回粉丝们欢欣鼓舞,再打赢团队赛,冠军就是我们的了,不败轮回冠军冠军,啦啦队喊出了整齐的口号。


兴欣粉丝也不甘示弱,双方后援团在中场休息的几分钟里先来了个互拼,一个个喊得是声嘶力竭,加油声几乎冲破体育馆馆顶。不过这里毕竟不是兴欣主场,论人气拼声势到底还是轮回更胜一筹。


团队赛用的是一张有山有水有河流的地图,开场后轮回直取中路,兴欣则横向绕向轮回刷新点。两支队伍不断接近,甚至能听到对方的脚步声,随时可能开火,拥有全场视角的观众们能看见他们之间被一片树林阻隔,密植的树木遮挡了彼此的视线。


君莫笑、一枪穿云各自向对方所在的方位放了两枪,观众们神经紧绷等待着欣赏听声辨位的技术,结果他们放完两枪却擦肩而过了。


李艺博准备好了解说词,就着密林作战侃侃而谈,就看见兴欣轮回的队伍频道里各刷出一句话,其实只有一个字而已,叶修发了一个左,江波涛打了一个右,然后两支队伍就从树林绕开了。


李艺博强忍着把卧槽咽回肚子,消声半天,他在心里呐喊,你们倒是冲上去打啊,这么跑了算什么英雄好汉!


潘林见他咬牙切齿的模样,真担心他一激动把话筒吞了,连忙扯了个话头救场。


之后两队又绕了七八分钟,等得众人心都焦了,终于在地图西北角的半山腰上相遇。轮回对兴欣的策略是攻其软肋,这一次依旧是对牧师小手冰凉发起了猛攻。


经过三个赛季的磨练,曾经的兴欣短板逐渐变成队伍坚实的后盾,面对轮回猛烈的攻势他不再手忙脚乱,但安文逸毕竟能力有限,他的技术有提高,但反应慢始终是他的硬伤,有时他的意识到位了,操作却没有跟上。轮回正是抓住这一弱点,展开了快节奏的攻击,一枪穿云端着枪疯狂扫射。


安文逸却不担心,他知道他的队友们会弥补他的不足,就像叶修曾经说过的我们每个人都有不足所以才会组成一支战队。


方锐的海无量走位猥琐的贴近笑歌自若,轮回自然不会疏于对自家牧师的保护,吴启的残忍静默游离在它身侧,海无量几次都找不到机会切入。


就在此时轰轰几声炮响,沐雨橙风的卫星射线从空中罩下,海无量顺势放出捉云手,异动的气流掩盖在星星点点的炮火下,笑歌自若和残忍静默却像有所感觉,各自走位避开。


而海无量用完技能并不停留,借着旋转的射线遮掩直冲牧师而去,跟着爆发了一波攻击。吴启一边赶来救援一边忍不住在心里感慨,苏沐橙自从到了兴欣,风格变得越来越猥琐。


滑铲、冲锋,君莫笑不断切换着低阶技能飞速移动到小手冰凉身边,替它挡下了一枪穿云的攻击,而一枪穿云直接将枪口对准了君莫笑,将对方大将清扫出局也是轮回战术中的一环。


在战术讨论会上江波涛把君莫笑、小手冰凉两个角色圈了起来,它们是兴欣最强和最薄弱的部分,由小手冰凉为突破口,先切除掉兴欣的利刃。


一枪穿云的转火如同一个信号,一叶之秋、无浪、连残忍静默都放弃了对牧师的保护一同向君莫笑倾泻了火力。面对轮回强猛的攻势,君莫笑凭借散人快速的移动技能像只兔子一样东躲西窜,机敏的避开了一些控制技能,只是它的血条也在不断下滑。


寒烟柔战矛一抖,斗破山河扫向了一叶之秋,沐雨橙风的策应也随之赶到,眼见君莫笑就要冲出包围,一枪穿云开启了乱射,子弹如流蝗飞来,兴欣几人不得不暂避其锋芒。


乱射结束后,一枪穿云手中的左轮变换成长长的枪杆,巴雷特狙击打中了君莫笑的身体,子弹的冲击力带着它倒退,君莫笑竟然从山上跌落。


绽开的血花向四周飞溅,荣耀的特效做的十分逼真,周泽楷恍惚了一下,君莫笑从他眼前直坠而下,仿佛叶修也跟着消失了一般,只是这一瞬间的停顿,沐雨橙风的热感飞弹骤然而至。打火机滚落到一枪穿云的脚步,周泽楷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爆炸的气流掀出山腰。


千机伞枪口喷出火舌,犹在半空中的君莫笑朝坠落的一枪穿云射出了一串子弹,周泽楷回击的同时也在调整角色身形做着闪躲,跟着扑通两声,两个角色先后掉进湍急的河流中。


====


突然发现小周总是承担事后清理工作


以及叶修同志,你已经秀了整篇文的恩爱了。。。

评论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