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周叶] 双人赛 十四

肉竟然在21......

雷小菜:

还真被河蟹了。。。至于吗。。。


第十四章


中场休息时间,转播的三位解说在总结刚刚结束的擂台赛时也提到双方在赛场上所表现出的强悍姿态,潘林将之形容为寸土不让。


是的,对冠军的争夺,寸土不让。


紧张的气氛似乎从异国的比赛场上蔓延而来,中国观众的心不由自主的悬了起来,最后一战了,能赢吗?


不,一定要赢啊!大家握起拳头,声嘶力竭的加油着。


然而团队赛开场五分钟后,所有人都傻了。


两队先是利用地形走位,各自在地图上绕了一大圈,总算是遇到了。双方开火,方锐的海无量躲在角落里对对方的牧师角色丢了一个捉云手。


他这点小动作没能瞒过挪威选手的眼睛,拳法师挡在牧师身前,帮它挡下了这一技能。挪威选手的心刚刚放下,身边气流异动,跟着又是一个捉云手,将他们的牧师扯进了中国选手的攻击圈里,霎时各种技能交织在一起砸向了牧师。


君莫笑收回发掌的姿势,千机伞形态再变,冲进对方阵中,扰乱了救援的脚步。百花撩乱和沐雨橙风在远处进行火力支援的同时,还时不时向被按住猛揍的牧师丢点伤害技能。


一轮猛攻后对方的牧师率先阵亡出局,挪威队趁势就要还以颜色,结果角色的攻击还没连接起来,就被叶修掐灭了。


散人这个职业实在太烦人了,技能多冷却快,完全不走寻常路,打着打着它就放个冷枪,挪威选手们总在关键时刻被它坑了一下,再坑一下,坑来坑去就坑掉了比赛。


这个中国选手太奸诈狡猾了。这是挪威选手对叶修的一致评价。


虽然挪威队在赛前也对各国选手做了研究分析,但是散人这个职业太久远了,现在几乎没有人在玩,即便有也因为武器换取的局限,只能在两三个职业间变换,像叶修玩的这么精通的,那真是独此一家。


叶修的君莫笑一出场就震惊了世界,他打完擂台赛这些震惊变成了惊艳,各国战队、世界观众都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挪威队开眼界的代价就是被打的落花流水,他们就像以前中国战队的选手一样,在第一次接触到散人时被打的有些懵,中国战队一个赛季都没能攻克下的难题,挪威选手短短的一场比赛也攻克不下。


中国队仅用了15分26秒打赢了团队赛,成为本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的总冠军。


中国观众紧张的情绪还没有散去,提起的心还不知道以什么姿势放下,冠军就突然到手了,这时都有些回不过来神。


上半场擂台赛双方还激烈的碰撞,观众都跟着提心吊胆,怎么下半场团队赛剧情就急转而下了,好像是打到副本最后一个BOSS,大家都做好被灭的死去活来的准备,结果脸滚键盘,BOSS就轰然倒地了。


好歹也是争夺冠亚军的队伍,挪威队你们倒是争点气啊。


而反应过来后所有人都激动的又跳又叫,操场跑圈,哎玛呀,世界冠军,说出去都倍有面子,从此以后妈妈再也不担心我玩游戏了。


荣耀两个字闪烁在画面上,百花缭乱身边的角色一一离开了游戏,只有它还呆呆的站在那。张佳乐的手心都是汗水,手指按下了键盘上的一个快捷键,百花缭乱突然朝空中放了一个乱雷,各色手雷轰然炸开,宛若一团烟火。


张佳乐拔出账号卡,退出了游戏。手机在裤兜里疯狂的震动着,张佳乐拿出来一看,上面是孙哲平的一条短信,只有简单的几个字,恭喜你,夺冠!


这个冠军张佳乐真是等待的太久了,好像从成为职业选手参加比赛开始他就一直拿第二,不断的第二,现在终于成了第一。


张佳乐走出比赛席,注意到身旁队友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自己竟然哭了。叶修张了张嘴,似乎想对他说点什么,但最后只是对他竖起了拇指。


比赛结束后是颁奖礼。完整的比赛数据在赛后也相继统计出来了,首先颁发个人奖项,最佳选手、最佳治疗以及单挑之王这三个奖项都和中国队无缘,周泽楷倒是拿到了一个最强输出奖。


而后是团体的冠亚军奖项,挪威选手们领完奖后,中国队跟着走上了领奖台。连带叶修在内,主办方主席给选手们颁发了金牌,然后是象征着冠军的奖杯。


奖杯由张佳乐接过,捧在怀里。大家都没有和他争这个机会,就连叶修都表示自己已经拿过四个奖杯了把机会让给没拿过的,过过瘾吧。


现场媒体的闪光灯闪个不停,把此刻大家脸上的笑容永久的记录在图像中,中国荣耀的首个世界冠军是由他们所摘得。


颁奖礼后,中方另一名负责人借用了酒店一部分场地,办了一个小型的庆功宴。因为拿到了冠军大家的情绪都很高,不可避免的都喝醉了。大家对叶修进行了围追堵截,起哄要轮战他,黄少天张佳乐抓住他,按着他灌了几杯。


叶修喝完,面不改色的说:“想灌醉哥?太天真了吧!”


楚云秀看着闹成一团的几个人,惊讶道:“老叶还挺能喝的,真看不出来。”


苏沐橙嘻嘻笑,不说话。


方锐叉起一块香肠,揭他老底,“装的,手不撑着桌子早趴了。”


叶修挣扎着冲出众人的包围圈,在周泽楷身边找了个座位坐下。在这样欢闹的气氛下,周泽楷也是安安静静的。有人过来跟他喝酒,他也不拒绝,没人就安静的坐在那。


周泽楷的目光移到叶修身上,叶修靠着椅背抽烟,脸颊被酒气熏得发红,烟灰掉落在大腿上。周泽楷把面前的两个杯子添满酒,举起其中一个要敬他。


叶修酒劲上头,眯着眼睛看他,笑道:“咱们什么关系呀,就不弄这些虚的了吧。”


周泽楷也有些醉意,放下酒杯,心想自己和叶修是什么关系。


周围吵吵闹闹的,黄少天喝了点酒,话越发的多了,连喻文州都有些招架不住。这时正追忆自己刚进蓝雨训练营时对喻文州的印象。苏沐橙楚云秀凑在一起聊天。方锐对着张新杰王杰希几个大讲特讲自己转型的经验和当时纠结痛苦的心情,挚诚的双眼里写满了要不你们也试试,特别像个卖安利的。


叶修见大家的注意力暂时没在他这边,把烟掐灭,用膝盖碰了碰周泽楷的腿,打了个眼色,道:“撤?”


周泽楷站起来,他觉得有些头晕,又扶了一下桌子。叶修拽着他,偷偷摸摸的溜到了电梯间,等电梯下降到他们所在的楼层,两个人走了进去。


叶修按了21层的按键,盯着控制板上跳动的数字。周泽楷站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视线胶着在他身上。


叶修像是有所察觉,微微偏过头,问他:“你看什么呢?”


周泽楷没有回答,也没有移开视线,仍是注视着他,瞅着叶修领口下露出的脖子。


叶修笑道:“又不说话了。”


这时到达了21层,电梯门打开了,两个人醉得厉害竟然都没反应过来电梯已经到了,直到电梯门再次关闭,叶修才明白已经到站了,他按了开门键,两个人一起走了出去。


叶修有些脚软,又被没铺平的地毯绊了一下,险些栽倒。周泽楷抓住他的胳膊架在脖子上,右手顺势揽在他腰间,其实他自己也晕乎乎的,两个人互相架着摇摇晃晃的走向叶修的房间。


叶修对着房牌仔细辨认了一番,拿出房卡打开了门,周泽楷跟他一起走了进去。


屋内很暗,周泽楷打开了灯。骤然亮起的灯光,让叶修看清了近在咫尺的人,周泽楷黑沉的眼眸里像是有旋涡,一点一点将人吸引进去。


叶修听到自己狂乱的心跳声,他伸手越过周泽楷肩头,关掉了电灯开关。


屋内恢复黑暗,紧跟着又亮了起来,周泽楷再次打开了灯。


叶修觉得嘴有些干,灯光亮起的一瞬间,他正伸舌头舔了舔嘴唇。叶修皱着眉,啪的一下又把灯关掉了。


周泽楷没有再去管电灯,他突然低下头吻住了叶修的嘴唇。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周泽楷的唇带着火热的温度,压在叶修唇上反复舔弄吮吸。


突如其来的亲吻带走了叶修被酒精烧灼后剩下不多的理智,他微微张开嘴咬住了周泽楷的上嘴唇回应,周泽楷的舌头顺势滑进他嘴里和他的纠缠在一起。


两人都没什么接吻的经验,只是凭借本能像野兽一般互相啃咬,分开时嘴唇都被吻的有些红肿。叶修靠着墙微微喘息,周泽楷抱着他下巴抵在他肩头,呼吸间带出的热气喷到叶修耳朵上。


周泽楷凑过去咬他的耳垂,扳过叶修的脸和他对视片刻,跟着又吻了下去。叶修被他压在墙壁上,回吻的同时手伸进他的衣服内,在他微微支起的肩胛骨上来回抚摸。


周泽楷后背出了一层薄汗,叶修摸了一手湿,手指沿着脊柱一路向下,抚上他腰际轻捏了几下肌肉,滑进内裤。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94895&tid=3003770#Content

评论

热度(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