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周叶】流光(26)

然而并不知道怎么做,哈哈哈哈哈哈哈

四喜烤麸:

雪下得越来越大,路上的车辆也渐行渐少。“去我那里住一晚,明天白天再回去吧。”叶秋说着,不由分说的拉着周泽楷的胳膊,把他带回了自己房间。


主办方给叶秋安排的也是单人间,两人刚进屋没多久,就听到有人按门铃。


是苏沐橙,听隔壁有动静,就来给他传话。叶秋站在门口和她聊了几句,等再回来,发现屋子里没了人影。


“小周?”叶秋在宽敞的套房里四处寻找,一扭头,看到周泽楷的脑袋从卧室门后探出来。


“你……在干嘛?”


周泽楷挠挠头, “怕……误会。”


“这有什么好误会的,怕别人说我金屋藏娇吗?”叶秋忍不住大笑,一把将他从门后拽了出来。周泽楷摇摇头,想说自己不是这个意思,但叶秋凑上去在他嘴上啃了一口,他就什么都给忘了个精光。


叶秋翻出浴巾和睡袍,把两人的外套挂进衣橱里,指挥周泽楷脱下外裤交给他:“先去洗个热水澡,裤腿湿了挂屋子里烘一晚应该就会干。”


周泽楷不好意思当着叶秋面脱裤子,抱着睡袍,冲进了洗浴室。屋子里开着中央空调,暖烘烘的,即便光着身子也不至于受冻。周泽楷把脱下来的衣服规整的叠好放在盥洗台上,走进淋浴间,拧开水龙头。


热水浇下来,很快驱赶走寒气,感觉所有毛孔都舒缓的张开,身体重新回暖。周泽楷就着热水洗了把脸,脸埋在手掌里,从指缝间盯着光洁的瓷砖墙面,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唇上早就没了味道,但周泽楷还是隐约尝到一丝甜味。


……他和叶秋接吻了。


在这之前,周泽楷从没有和人谈过恋爱,更别说喜欢上男性,连亲吻都是第一次,但感觉却异常的美好。雪落在身上冰冷,但身体接触的地方却热的发烫,叶秋的嘴唇比他想象的还要柔软,水做的一般,让人难以忘怀,只是略一回想,小腹就是一紧,一股热流急促的往下猛窜,羞的他面红耳赤,在充满蒸汽的淋浴房里差点透不过气。


周泽楷赶紧把水温调低些,分不清沐浴露还是洗发水的一股脑的都往身上抹,一阵手忙脚乱,这才总算把浮起来的乱七八糟的念头给强压下去。


……自己真是太轻浮了,还怎么面对前辈啊。


周泽楷这样自责着,心不在焉的匆匆洗浴完毕,擦干身体,走出淋浴间。而正在这时,洗浴室的门被突然推开,叶修手里拿着包东西,就这么大喇喇的走了进来。


周泽楷还光着屁股,整个人呆住了。


“我去楼下买了干净的内衣裤,先凑合着穿吧,”叶秋把还未拆封的包装袋塞到周泽楷手里,一边不动声色的飞快将人从头到脚扫了一圈,视线在某些部位略作停留,意味深长。


临走前,叶秋幽幽说了句,“身材不错,内裤尺寸估计买小了。”


洗浴室的门再次合上,周泽楷迟了几秒,默默蹲下抱住头。


被看光了……


 


周泽楷花了一些功夫,才收拾好心情,等再换好衣服走出洗浴室时,叶秋已经坐在了电脑前。作为官方指定酒店,每个客房均配有台式电脑,并配备荣耀专用的读卡器。周泽楷走到叶秋身边,看到他正在打竞技场,对手是名剑客,此刻场上局势紧张,叶秋分不出神,叼着烟往身边努了努下巴,挤出两个字,“坐呗。”


周泽楷搬了把凳子坐下,安静观局。


剑客身手不错,面对叶秋的战斗法师,丝毫不落下风,以一个三段斩开道,身影一晃,忽的分出五个重影,从四面八方一齐冲了过来。


五个分身真假难辨,剑影步能做到这般地步,放眼职业圈,屈指可数。但叶秋不慌不忙,圆舞棍一扫,当下辨出三个假身,再后退半步,矛尖回收,双臂发力,祭出一招龙牙,瞬间刺穿另一个剑客的身体。


整段攻击在转瞬之间完成,四个角色消失,可惜均是虚影,周泽楷猜,真身多半已是绕背。


叶秋和他思路一致,作为职业选手,许多攻击防守上的套路已成定势,就像吃饭走路,不需要经过细致思考。他没作停顿,顺势就是一个翻滚,视角还未转至身后,直接就接一招天击,划出一道银色圆弧。


不知道为什么,叶秋既没有开公放,也没有戴耳机,周泽楷无法从游戏声音辨别这一招是否击中,等视角调过来,才看到剑客已是退出几步远,正翻身跳起。


“应该是用技能格挡了。”叶秋推测。


周泽楷点点头,怕影响叶秋操作,就一直没说话。


双方角色等级不高,并没有用到50级以上大招,但低等级的招数串在一起,照样打的精彩异常。


剑客能力不俗,看得出是一等一的高手,但在周泽楷看来,终究还是叶秋技高一筹,尤其是对时机和技能的把握,实在老练的可怕。哪怕只有一瞬间的僵直效果,他也能准确无误的凭借经验和直觉捕捉到,每一击的命中都恰好的落在那个点上,整场比赛的节奏舒服的让人只想拍手叫好。


周泽楷看的很专心,待到比试接近尾声,才出声问:“黄少天?”


“哟,看出来啦?”叶秋一勾嘴角,冲他眨了下眼睛,说话间干净利落的把只剩点儿血皮的剑客掀翻在地。等代表胜负的LOGO跳出来,叶秋这才重新打开音响,就听黄少天的说话声跟爆米花似的一个一个蜂拥往外蹦,即便隔着耳麦,也完全压不住。


“不算不算不算,重来重来,三局两胜!”


叶秋撇撇嘴,重新戴上耳麦,将声音锁进电脑与耳机之间,周泽楷只能听到他慢悠悠的回复着对方。


“怕了没啊,手下败将。”


“别耍赖皮,白天就只答应打一场而已,什么时候变三局两胜了。”


“好吧,不过用战法跟你打实在太欺负人了,等着,我去换个号。”


叶秋说完,把耳麦往周泽楷怀里一塞。


“我去洗澡,替我打一会儿。”


叶秋凑到周泽楷耳边低语,塞给他一张账号卡,顺便在他脸上重重亲了一下。


周泽楷一瞬间有些恍惚,摸摸被亲的地方,默默红了脸。他挪到叶秋刚才坐的位置上,重新擦入账号卡。


角色登录,是个神枪手。


不知怎的,周泽楷忽然挺想笑。


他忍着没发出声音,自动屏蔽掉黄少天的喋喋不休,进入竞技场。


黄少天只当叶秋真换了个号,正气的骂骂咧咧,周泽楷也不解释,提枪上阵,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三发子弹。


细算起来,他和黄少天单独交手的次数其实并不多,单就胜率而言,是黄少天更高。黄少天作为当今剑客类选手中的领军人物,能力自然不容小觑,但周泽楷在赛场上摸爬滚打一年多,也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刚出道的小菜鸟。竞技场一马平川,没什么掩体可依靠,对于远程角色来说,实在不是个适合发挥的场合,但周泽楷不在乎,大胆的以枪体术护身,强硬的和黄少天的剑客拼起了近战。


虽说叶秋被称为荣耀教科书,全职业精通,但毕竟每个人习惯不同,黄少天上午才看过周泽楷表演的枪体术,这会儿遇上了,顿时察觉出异样。这边银光落刃斩,那边就在耳机里轰炸:“怎么感觉不对啊,尼玛这不是老叶吧?你谁啊谁啊,说话说话说话说话!”


周泽楷不吭声,抿着嘴,继续噼里啪啦的敲键盘。


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周泽楷的能力摆在那里,掺不了水,黄少天一开始还在嚷着换人换人,打了一阵,就也起了兴致,闭了嘴,专心和他对战。


等叶秋洗澡回来,两人均已剩下小半截生命。正是关键时期,周泽楷注意力高度集中,浑然不知叶秋已经坐到自己身边。


血量越少,越是打的艰难,任何一招都有可能决出胜负。周泽楷血量略低一筹,黄少天打的又是生猛,招招见血封喉,机会主义者完全不给对手留下任何一丝翻盘机会。但周泽楷没放弃,一瞬不瞬的盯着屏幕,手指在键盘上急速飞舞,依然在顽强寻找一线生机,认真之势不亚于任何一场正式比赛。


叶秋也不出声打扰,刚摸着桌角的打火机,想再抽支烟,但看了眼全神贯注的周泽楷,就又默默的放了回去。


最终,比试还是以黄少天的胜利告终。以微弱差距惜败,看着画面变灰,周泽楷只得遗憾的收回双手。


“打的不错。”


背上被轻轻拍了一下,周泽楷扭头,看到叶秋顶着湿漉漉的头发眯着眼睛冲自己笑。


“没关系,下次比赛再赢回来。”叶秋说着,亲昵的捏捏他的后颈,声音顺着耳机漏到游戏里,黄少天立刻在那头大吼:“果然换人了!!是不是周泽楷!是不是!是不是!叶秋你大爷的不厚道!!”


叶秋取过耳麦,说:“我可只答应了一场,别乱扣帽子啊。”


说完,他就直接退出了游戏。


周泽楷看看电脑,又看看叶秋,正巧叶秋也在看他,两双眼睛撞在一起,几秒后,两人齐齐笑起来。


周泽楷许久没这么开心的笑过了,明明刚输了场比试,却在此时此刻,生出种忘乎所以想要放声大笑的冲动。叶秋笑的更厉害,前俯后仰的,坐不住了,一歪身子撞上他的肩头。叶秋的头发未干,身上带着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发丝上萦绕着的潮湿水汽漫上来,漫过了周泽楷的口鼻。


像是被蛊惑一般,周泽楷有些心神荡漾,下意识的向侧倾身,追上近在咫尺的唇瓣。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亲吻叶秋,唇瓣紧贴,轻轻碾转,周泽楷笨拙的、极尽温柔的吸吮叶秋的双唇,含着那两瓣薄肉,让舌尖在变得水润的唇面上流连。


他再一次的清楚认识到,接吻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妙,会让人想要一直吻下去,就这样融化在这片温存里。


周泽楷下意识的兜住叶秋的后脑,想要更多。而叶秋也应了他,张开嘴,勾住他的舌尖,将之引进去,主动加深这个由对方主导的,略显生涩的吻。


当黏膜接触到更深的地方,周泽楷忍不住低吟,感觉一道蚀骨的酥麻骤然侵入自己的身体。


似有某种强烈的、难以言语的情绪在心底隐隐攒动。


叶秋维持着双唇相贴的姿势,勾住他的脖颈,拉着他站起来。


周泽楷半垂着眼帘,就在叶秋的引导下,一步步的往前走。


他不知道叶秋要把他带到哪里去,他也无暇分辨,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叶秋那双如深潭般的黑眸所吸引,恍恍惚惚,意识依然飘在万里高空,感觉身体随着引领在缓满旋转,像是在跳一曲无止境的华尔兹,他只能随波逐流,不断沉迷。


最后两人一起跌上大床,周泽楷忽然记起什么, “头发……”


但叶秋用力把他按进柔软的床褥,重重压了上来。


抵着额头的时候,水珠从发丝上滚下来,砸上眉骨,滑进眼窝。周泽楷忍不住眨了眨眼睛,瞬间被水雾模糊了视野,但感官却因此变得敏锐。房间外的走动声,空调的嗡鸣声,衣物的摩擦声,急促的呼吸声,以及那擂鼓一般的心跳声,浩大的信息量冲进他的脑海,他的世界在那一瞬间崩塌,又在下一秒重建。


他搂着叶秋的腰,感觉到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感受到怀中身体的轮廓与散发出的热度。叶秋一动不动的搂着他的脖子,把脸埋进他的脖颈,世界似乎因此而变得更加热闹,周泽楷听到来自叶秋的低笑,还有来自自己内心深处的喧嚣。


“小周,知道怎么做吗?”叶秋贴着他耳边问。


周泽楷几乎忘记了该如何呼吸。





评论

热度(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