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周叶】流光(20)

耿直boy

四喜烤麸:

当晚,周泽楷又一次的失眠,在木板床上翻来覆去。身体里似有一团火苗在四处乱窜,明明空调还在乎乎的送着冷风,他却热的满头大汗,在凌晨一点的深夜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无奈的盯着天花板。


手机一直握在手中,被手心的热度捂得火烫,屏幕在黑暗里亮着微弱但刺眼的光,一叶之秋的头像安静的位于QQ好友列表的顶端。


周泽楷翻身坐起来,将床单捋平,把手机摆在面前,盘着腿,一瞬不瞬的看着,好像那是一件需要祭拜的贡品。


他看了许久,久到几乎忘记时间,最后身体一歪又躺了回去,用薄毯将自己裹成一团。


第二天,周泽楷灰黑的眼圈和浮肿的脸蛋吓到了前来吃早餐的队友们,方明华忧心冲冲的给他多加了两个鸡蛋,以为去年困扰他的心理阴影又回来了:“小周,有压力可以和我们讲,千万别一个人担着。”


周泽楷笑笑,蘸着酱油把鸡蛋吞了下去。


在凌晨五点的时候,他给叶秋发了一条留言,信息里写着:前辈,我喜欢你。


他用了整整一晚的时间,终于想明白一点。


叶秋的那句话,并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


吃完早餐,周泽楷冲了把冷水脸,在训练室一坐就是一整天。失眠并没有让他的技术和判断力下降,在操作一枪穿云的这段时间里,周泽楷甚至从未想起过任何关于叶秋的事情,他把所有的自己都投入到荣耀中,包括那个在为感情困扰的自己。


这天的练习比赛,他打的特别起劲。杜明被狠狠虐了两回,脾气都磨没了,探出脑袋,凑到方明华耳边问:“周泽楷这是吃错药了?”


方明华想了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看着好像被什么附身一般的周泽楷,几度欲言又止。


等一天的训练全部结束,周泽楷坐在电脑前,一时有些缓不过劲,脑袋像被马踩过,疼的厉害,身体经历过一场马拉松长跑式的消耗,精神上的疲劳排山倒海的汹涌而来。


周泽楷揉揉眼睛,踩着梦游的步子飘回宿舍,看着洗漱间玻璃镜里挂着两个大鸭蛋似的浮肿眼袋的自己,感觉有些失败。


明知道这样透支体力是不对的,可如果不在这么做,他就无论如何都无法安定下来。手机还放在寝室床头柜上充电,电源早已在凌晨耗尽,也正方便他找到借口,顺手屏蔽网络。


周泽楷不太敢去看叶秋的回应,即使缓了一整天,依然还是有些发怂。可他又想看想的发毛,以至于一停下荣耀,满脑子就都是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他就只好自己折腾自己。


匆匆洗漱完毕,周泽楷换上睡衣裤,拿着手机来到宿舍阳台。


今晚依旧很热,闷的连丝风都没有,好似连气道都被堵上,胸腔涨的发酸,细细的汗珠从额头颤颤巍巍的滑落,周泽楷抹了把脸,深吸口气,点开了QQ。


叮叮咚咚,群里的消息接二连三的弹跳出来,周泽楷来不及细读,一个一个的将窗口关闭,终于在最后找到了叶秋的回复。


叶秋只说了三个字:我知道。


……什么意思?知道什么?知道他喜欢他?


……然后呢?


周泽楷眨眨眼睛,背靠阳台慢慢蹲下来,盯着发亮的手机屏幕,杵着下巴直发愣。


他不是个擅长拐弯抹角的人,同样也不擅长猜测别人的拐弯抹角。叶秋似乎是回答了,又似乎什么也没答,平铺直述的告知一个事实,然后继续编织一个黑洞似的谜团,引着他一步步的,身不由己的往里走。


周泽楷从未感到如此困惑过,即便面对千变万化的赛场,他也有自信杀出一条生路,但面对叶秋,再多的胆识和智谋都好似一纸空文。


场上场下,他就没赢过叶秋一局。


周泽楷无奈的叹了口气,挠挠后脑勺,摸到一手的细汗。


嗡嗡——


这时,开了振动模式的手机突然在手心震颤,周泽楷吓了一跳,又是好一阵的手忙脚乱。


一叶之秋:在?


是叶秋,周泽楷这才想起,自己早就设置过隐身可见。再想装潜水已不现实,他只好老老实实的回答:“在。”


一叶之秋:在干嘛?


周泽楷想了半天,回道:“没干嘛。”


一叶之秋:我这里在下雷阵雨,你那里下没?


周泽楷探出头去,瞅瞅头顶上空翻滚的乌云,接着给叶秋回信。


一枪穿云:快下了。


一叶之秋:这都九月份了,天怎么还这么热。


一枪穿云:嗯。


一叶之秋:看今晚蓝雨和烟雨的比赛了没?


一枪穿云:还没。


一叶之秋:这次比赛挺精彩的,喻文州这小子真是不能小看……


叶秋聊起比赛,讲到黄少天的出其不意和喻文州的排兵布阵。若是往常,周泽楷一定会兴冲冲的与前辈分享自己的见解,但只有今天他做不到,脑子就像这不透风的闷热,浑浑噩噩的糊成一团。


他简直快要憋伤了!


无视对话框里不断跳出的文字,周泽楷心神不宁的编写着信息。短短几个字打了错,错了删,删了再重写,写了再犹豫要不要发送,手指哆哆嗦嗦的根本不听使唤,婆婆妈妈的简直可以打破他有史以来最慢手速记录。这个时候,赛场上那个雷厉风行的枪王被一股脑的丢到了爪哇国,剩下的就只有一个惴惴不安的,将要对心仪之人告白的高中生。


感情这种东西,先动心的算输,周泽楷一闭眼,点击发送。


一枪穿云:前辈,我喜欢你!


心脏砰砰砰砰的剧烈跳动,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叶秋回的飞快,回复几乎是眨眼就跳了出来。


一叶之秋:我还以为你不准备再聊这个话题了。


一枪穿云:没有……


一叶之秋:没你干嘛到现在才上线。


一枪穿云:手机没电。


一叶之秋:哦。


一枪穿云:是真的。


一叶之秋:我又没说是假的,你慌什么呀。


越是辩解越是显得底气不足,周泽楷抱着膝盖,心虚的把自己缩成一团。幸好叶秋没有继续取笑,终于停止了至今为止目的不明的闲扯,直奔主题。


一叶之秋:你喜欢我什么?


周泽楷盯着叶秋的问题,手指几度抬起又放下。他回忆起自己和叶秋之间的点点滴滴,从很久以前远远一瞥,到决赛后的意外相遇,再到比赛场上的互相厮杀,最后到餐桌上的那一小碗螃蟹肉。周泽楷自己也不理解,为什么明明只有一年多的时间,却已经分辨不出感情到底是何时开始发生的改变。


他唯一只清楚一点,一年前的自己憧憬的,还是那个身为嘉世队长的叶秋,而现在的自己想要接近的,则是身为叶秋的叶秋。


阳台上吹起一阵微风,带走了盘踞在阳台上的燥热。


其实在被挑明之前,周泽楷从未想过要向叶秋坦白。他很清楚自己和叶秋之间的差距,并不奢望能从对方那里得到多少回应。对他来说,能在赛场上相遇,能偶尔说上几句话话,就已知足。


周泽楷甚至做好了要将这个秘密一直藏到老的准备。


一枪穿云:全部。


一枪穿云:前辈的全部,都喜欢。


叶秋隔了片刻,回了一串省略号。周泽楷不太清楚这段标点所代表的意义,但敏锐的感觉到那应该不是代表嘲讽的意思。


一叶之秋:全部是指什么?


一枪穿云:就是我所知道的全部。


一叶之秋:那你知道些什么?


一枪穿云:前辈是很好的人。


一叶之秋:你会不会把喜欢和崇拜之类的感情混淆了?


叶修的每一句回的都很快,相较之下,周泽楷则写的很慢很慢,依着他说话时的习惯,总要深思熟虑想明白了再说,说出自己心里最直接的、最真实的想法。


周泽楷咬着下唇,逐字逐句的往手机里敲打。


一枪穿云:具体的,我说不出。


一枪穿云:但我觉得,并没有混淆。


一枪穿云:前辈经常会在我的梦里出现。


一枪穿云:这应该是喜欢吧。


一叶之秋:呵呵,你这是哪里抄来的台词?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不是抄的。


一枪穿云:我现在心里想的,也全部都是前辈。


这一次,对面像是彻底掉线,叶秋许久都没有回复。说出了一直闷在心底的话,感觉比想象中的要轻松许多,周泽楷坐在冰凉的瓷砖地上,静静的等候最后的审判。


屋里的白炽灯已经熄灭,室友给他留了盏床头灯,灯光幽暗,像是笼着晕轮的明月。远处隐隐约约传来滚滚雷声,风势也正逐渐变大,空气里飘荡着微弱的水腥气,这场酝酿许久的雷雨在乌黑厚重的云层后头蓄势待发。


终于,在第一道闪电划破天空时,周泽楷等来了叶秋的回复。


一叶之秋:我说,你这家伙平时都是装的吧。


一枪穿云:?


一叶之秋:……


一枪穿云:装什么?


一叶之秋:……当我没说。


一叶之秋:我该提醒你,我可是男的。


一枪穿云:我知道。


一枪穿云:前辈,给你添麻烦了吗?


一叶之秋:那倒没有。


一枪穿云:那我可以继续喜欢你吗?


隔了片刻,叶秋回道:“嗯,行。”


一阵响雷过后,大雨倾盆而下,雨点击打在窗户和遮阳棚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周泽楷挪到阳台靠里的地方,小心的蜷起露在凉拖外的脚趾,以免被落进来的雨水溅湿。电闪雷鸣间,他举起手机,拍了一张落雨的照片,黑乎乎的一片,几乎什么都看不清。


一枪穿云:[图片]


一叶之秋:什么东西?


一枪穿云:下雨了,下的很大。


雨落了整整一晚,周泽楷躺在床上,听着外头淅淅沥沥的雨声,睡得很深很沉。


这天之后,周泽楷又恢复如初,按时睡觉,按时起床,按时完成训练。生活依然继续,联赛还在进行,在比赛结束或是训练休歇的时候,他会和叶修约好同时上线,漫无目的聊起近日的天气,食堂的伙食,以及关于荣耀的各种话题。


有时,周泽楷会给叶秋发信,说自己很喜欢他,很想他。


叶秋经常变得哑口无言,在长时间的沉默后跳出来说他是影帝。


为什么是影帝?


周泽楷不明白,追问后得到的只是变得更长的省略号。 

评论

热度(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