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喻黄】大好时光(上)

阿虫•大尾巴狼•虫方方•瞳方方:


说起来我还是喻黄起家呢。


最初的文笔很稚嫩,现在也不成熟。


嘛~不过还是很喜欢他们,写这个文章的时候脑子里都是喻文州温柔的脸庞。


大家可以先去看〔蓝雨•梦开始的地方〕,有很少部分关联,不看也不要紧~


最后~谢谢大家的关注!阿里嘎多!


——————————————————————————————


黄少天退役那天,整个蓝雨翻了天。


欢送会上老板经理都喝得大醉,队友们也敞开了狂喝,把黄少天灌得烂醉。


“队长,我走了,你要替我,膈,替我!”黄少天趴在喻文州身上,话不成句。


“好好好,替你替你,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行,主角怎么可以事先退场呢!喝酒,喝酒。”黄少天吊在喻文州身上,叽里呱啦,“哎队长我同你说,小卢,膈,嗯,卢。”


“嗯嗯嗯,卢卢卢。”喻文州无奈,他不肯走,他也不可能生拉硬拽让他离开。


所有人都可以醉,唯独他不可以。


一伙人闹到很晚才从酒店回俱乐部,一路上浩浩荡荡的,勾肩搭背,拉拉扯扯。


俱乐部就在酒店对面,过个红绿灯就是。


喻文州打头阵,拉着摇摇欲坠的黄少天,牵着不醒人事的卢瀚文。


“大家小心点,车流量有点大,左右都看着。”


喻文州后来想,那时候他早早就同黄少天一起回去,该多好。


喻文州走在前面,绿灯亮后率先踏上人行道。


黄少天跟在后面,踉踉跄跄。


疾驰而来的刺眼灯光照亮了他的脸庞,黑色的奔驰汽车无视路边的红绿灯,如离弦之箭。


黄少天骤然清醒。


“文州!”


他身手去护前面那人,却被那人以更快的速度护在身后。


黄少天最后一丝意识,想起了训练营的时光。


那次的暴力事件,喻文州也是这般,死命守护。


文州,你为什么这样傻呢!


喻文州伸开手,将身后的队员们死死护着。


他知道护不过来,但是这是他唯一能做的。


张开双臂,挡在最前面。


一瞬间,过去,未来,都没有了。


喻文州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他回到了蓝雨最初的地方。


训练营。


那个陪他经历风雪的天台,回荡这他清澈的背书声。


那个很温馨的六人组,他,少天,郑轩徐景熙,于锋还有宋晓。


那个带着阳光的少年,伸出手来,邀请他一同实现梦想。


然后是第四赛季,他与少天,双双出道。


惊艳了荣耀的剑与诅咒,惊艳了手癌的小话唠。


他日夜操劳战队,黄少天在一旁帮着他跑前跑后。


他们得到了冠军,站在象征巅峰领奖台上,和队友们一起捧起奖杯。


镁光灯,照相机,闪闪发光。


冠军之夜,他们也同这般,庆祝,狂欢,喝得酩酊大醉。


他用脖子上的银链子将冠军戒指穿起来,系在他的话唠少天脖子上。


“哎嘿队长,我给你说。”


醉得一塌糊涂的少天,跨坐在在身上,语不成调,却非要说完。


“队长,嗯,膈,哎我心水你很久了嘿嘿嘿。”


一切都水到渠成,少天眼角的热泪,少天温热的体温。


梦到许多许多,与蓝雨的同甘共苦,和少天的饭前午后。


可是梦,终究是要醒的。


疼痛感刺激着脑神经,喻文州感觉自己的眼皮似有千斤重,每张开一点都要费很大的劲。


呼吸不畅,一呼一吸间,胸口都会剧烈的疼痛。


视线很是混沌,明明张开了眼睛,周遭的视野却很模糊。


喻文州艰难的动动嘴唇,嗓子干涩,发不出声音。


“少天——”


带着氧气罩,喻文州的声音并不清楚。


“嗯?嗯?嗯?”


一直趴在床头的黄少天猛然惊醒,刚才太累了没撑住,一下子睡过去,听到响动他赶紧起身。


“文州?文州?!文州!!!”


吊着一只胳膊的黄少天眨眨眼睛,确定床上昏睡了整整一个星期的喻文州,张着眼睛。


“你醒了?你醒了!你不要动哈,我去叫医生!”


黄少天身形飘忽,几天几夜没合眼,他走起路来仿佛踩在云彩上。


即便如此他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值班室,叫来医生。


“醒了啊,真是万幸,多亏了病人身子骨强健,不然还真不好说。”


主治医生过来看了看喻文州的情况,感慨道。


隔壁一众队友听说他已经醒来,顾不得护士阻拦,纷纷闯进来看。


“队长你终于醒了。”


“队长卧槽了你终于醒了。”


“队长你要再不醒我要跳楼了。”


“队长你要是不醒我们蓝雨怎么办啊?”


队员们七嘴八舌,吵得喻文州头疼欲裂。


他记得好像是大家一起喝酒,然后回俱乐部。


嗯回去的时候,呃,车祸?


对了,他挡在大家前面,估计伤得不轻。


喻文州偏过头来看着床边的一众人,虽然视线模糊,但是还能有大体的轮廊。


宋晓头上绷着绷带,徐景熙脖子上带着支撑,李远手臂上打着石膏。


还有队员一只眼睛蒙着纱布,有的脚上打着石膏,一屋子人,除了医生,竟然每一个健全的。


他寻觅卢瀚文,半天也没找到。


一场车祸,蓝雨这是……


喻文州感觉自己的脑子转不动了,皱皱眉毛,眼睛看了看黄少天。


“哎哎哎你们不要炒了行不行文州刚醒啊!!都快回病房里给我老实待着,老子虽然退役了但是还没走,我说了你们快走快走。”


“黄少我们守一会儿吧你——”


“我没事你们快走快走——”


黄少天伸出另一只完好的胳膊,推着宋晓他们离开病房。


屋子里重新陷入安静,主治医生又询问了一些情况,嘱咐喻文州好生休息,之后也离开了。


“少天——”


“队长你带着氧气罩呢别说话了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们蓝雨出车祸了你伤得最严重大家都是皮外伤就你昏迷不醒一个多星期好在是夏休期不然怎么办你还有那么多大好时光。”


黄少天那个嘴皮子,一个人顶十个,balabala的,幸亏喻文州习惯他的说话方式,不然一整句下来什么也听不清。


那么多大好时光。


是了,黄少天28岁退役,而他,因为本身的缺陷,却可以再在赛场上征战几年。


毕竟战术这个东西,越老越好。


喻文州眨眨眼睛。


大好时光,么。


人已经醒了,各项身体机能渐渐恢复,喻文州拔摘掉了氧气罩,从特护病房转到普通病房。


因为站在最前面,他伤得最重,身上好几处骨折,脑袋也撞得不轻,能死里逃生捡回一条命来,已是万幸。


住院期间,不少记者和战队来看他,包括远在北方的霸图和微草,都来探望他。


宋奇英领着霸图全队浩浩荡荡的,韩文清也跟着,把一屋子病人吓得够呛,直呼有抢劫犯闯进来了。


王杰希自己一个人来,面对赛场上的老敌手,两人相对无话,却都了然于心。


至于新赛季,他不提,也没人和他说。


不过只是他不提而已,并不代表他不清楚。


“少天,瀚文怎么没见来啊?”某日下午,喻文州睡醒觉来,同黄少天闲聊。


“他?他回家了,队长你放心,我护了他,他没事!”


坐在椅子上的黄少天抬了抬他受伤的一只胳膊。


“你看,这只胳膊,就是护他护断了。”


“他没事就好,他没事就好。”


喻文州自己都没发觉,这句话他说了两遍。


他对着窗户外面失神儿,黄少天悄悄凑到他面前。


“文州,文州,文州文州,你在想什么。”黄少天呼唤他。


“没,没事。”喻文州回过神儿来,莞尔一笑,继续咀嚼苹果。


“对了少天,新赛季。”


“没事没事!文州你一定可以在常规赛之前康复的,相信我!”黄少天拍拍胸脯。


“嗯,我相信你。”喻文州温柔的笑笑。


“队长,壶里没有水了,我去打点回来。”


黄少天说完,提着壶起身就走。


壶里明明还有整整一壶水。


黄少天提着壶站在楼道里,倚着墙叹气。


他最怕喻文州问他新赛季的事。


现在是七月,就算常规赛九月开始,留给喻文州康复的时间,实在太少。


宋晓他们差不多能行,喻文州,真的很勉强。


他觉得喻文州心里应该也明白,但在他面前,他还是不愿意去捅破。


明明正值巅峰,却因伤病缺席。


黄少天想到了孙哲平。


屋里的喻文州同样想到了百花的那个遗憾。


“呼——”


喻文州轻声叹气,右手伸到眼前晃晃。


比昨天,还严重了呢。


黄少天回家去拿点东西,喻文州趁着他不在,打电话把卢瀚文叫来。


“队长——”


卢瀚文一看到喻文州,猛的扑上去,给他来了个大大的熊抱。


“瀚文!”喻文州一把搂住扑上来的人,手指在他后背拍拍。


昔日最小年龄的职业选手,今天也长大了。


因为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双重保护,卢瀚文是蓝雨战队车祸事件中唯一一个没有受伤的正式队员。


“听少天说你回家了?”


“啊,回去了一次,主要是我妈,听说战队出事,非要我回家,看看我是不是完整的。”


“不过现在我回来啦~毕竟食堂的但我还是很想念。”


卢瀚文说完,两个人都笑了。


“瀚文,我交代你一些事情,你要记下了。”


卢瀚文前一秒还咧嘴笑呢,后一秒就收起了笑容。


他就知道,队长突然找他,一定是有什么事了。


“交代?不是,队长,这——”


“瀚文,听我说。”


卢瀚文要说什么被喻文州打断。


“训练室里我那台电脑e盘里只有一个文件夹,里面是这几年我整理的资料,对战队会有帮助。”


“还有我平时坐的那张桌子,下面那个橱子,放了很多笔记,从训练营开始我就积攒着,你可以拿回去看,会有帮助。”


“新赛季我恐怕不行,但是郑轩他们应该可以出战。”


卢瀚文静静的听着,越听越不对劲。


队长这怎么,像交代“后事”一样?


“队长,你别说了,你在说什么呀?”


卢瀚文听不下去了,出声打断喻文州。


喻文州却严肃起来。


“别叫我队长,瀚文,从今往后,你就是蓝雨的队长。”


喻文州这样说,卢瀚文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队长——你,要干嘛?”


喻文州仿佛卸下重担一般,长舒一口气。


“新赛季我就不参加了,我要退役。”


“你,你说什么?”卢瀚文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


“我要退役。”喻文州重复。


“为什么?!”卢瀚文从椅子上跳起来,说话声音有点大,“说退役就退役,不是还有时间么?!一定会康复的!队长你不要说得这么轻巧行吗,上个赛季你可是刚刚续了三年约好吧。”


卢瀚文那也是在黄少天的熏陶下长大的,话唠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瀚文,你别激动。”


“我不激动,我一点不激动,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突然要退役。”卢瀚文重新坐回椅子上。


“给我削个苹果吧,瀚文。”喻文州忽然转移话题。


卢瀚文虽然不明就里,但是喻文州吩咐了,他也照做。


卢瀚文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喻文州,喻文州伸出手来,却擦过苹果,在空气中试探。


“队长?”卢瀚文心里有了不好的感觉。


“知道我为什么退役了么?”喻文州苦笑。


卢瀚文保持着递苹果的姿势,许久未动,半晌,声音发着颤,哆哆嗦嗦的说:“你,你,你的眼睛。”


——TBC——

评论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