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韩张】和你在一起的365天(拾肆)

啧啧,好有爱~

阿虫•大尾巴狼•虫方方•瞳方方:


Day14


张新杰打开衣橱门东翻西找,终于找到了去年买的灰色羽绒服。


手伸进羽绒服内口袋,鼓鼓的一小包东西在里面,张新杰小心翼翼的拿出来。


白色的手提袋被来回折了好几折,张新杰慢慢将它打开,里面放着一张绿色的银行卡。


卡里有一万块钱,张新杰从高中就开始偷偷攒的,母亲都不知道。


现在这些钱即将派上用场。


韩文清的一颗牙,他这数年积蓄,一去不复返了。


昨天韩文清那一张嘴,他吓得够呛,满嘴的血,急救箱里的棉花都用完了也止不住。


韩文清不停的朝垃圾桶里吐“口水”,他在一旁,哆哆嗦嗦的递棉花。


“你你你,不行去医院。”


“我没事。”韩文清一边说着没事嘴里一边朝外冒血,口腔中有个硬物,韩文清把他吐在卫生纸上。


一整颗大牙,连着牙根,全掉下来。


“卧槽。”韩文清低声骂了句。


张新杰当下不再犹豫,穿上衣服,拉起韩文清。


“去医院!”


“哎呦这硌的,真大劲了,你也是会硌一整颗牙都掉了。”牙医拿了工具在韩文清嘴里捣鼓,张新杰坐在一旁。


“这种情况,建议你种颗牙,就这么空着的话,其他的牙齿会松动。”


看了半天,牙医这么说。


“要花多长时间?”张新杰在一旁问。


“这个得看个人情况,一般来说要先种牙根,过两三个月再种烤瓷的牙。”


“大概要花多少钱?”


“咱们这儿的话,八千到一万左右吧,一颗牙。”


从医院里出来,张新杰对韩文清说:“牙我给你种,你先回去休息,过两天来弄牙根,等暑假再来弄别的。”


韩文清说不用,他自己能解决,张新杰哪里肯定他说这些。


这一次死也不能妥协。


“好好,你给我种,你给我种。”韩文清无奈,应了张新杰。


各自回家,张新杰收拾了“事故现场”,母亲不久后回来,他犹豫了半天要不要将这个事告诉她。


结果他选择沉默。


母亲终日忙于公事,张新杰早已习惯,自己能解决的事,他不会去麻烦其他人,连母亲也不会。


张新杰看着银行卡,心里盘算,加上今年的奖学金,韩文清的牙资金上是没问题。


还有——


他正寻思着种牙的事,手机在口袋里振动,他掏出来看手机屏幕。


韩文清。


“喂?我是张新杰。”


“张新杰,我车坏了,你来,梧桐路上那个上坡你知道么?我在那儿。”


“啊?哦,嗯,好,你等下我这就去。”


张新杰放下手机起身去穿衣服。


不是告诉他要好好休息么?怎么着车还坏了?


张新杰心里疑惑,迅速穿好衣服离开家,朝梧桐路奔去。


此时的韩文清有点惨,他本来好好的在送水,结果小三轮走着走着咣当一下子,再怎么加油门也跑不动了。


三轮车又正好处在一个上坡上,韩文清死死踩着刹车不松脚。


他可不是只有三轮车,他还有一车的水呢。


于是他小心翼翼下车,朝周围人招呼。


“过来帮一下忙可以吗?”


“大叔,帮我推到平地上可——”


没有人肯应答,也没有人肯帮他。


不管是周边商铺坐着喝大茶的中年男人,还是骑电动车路过的俊俏青年,不是选择赶紧走开,就是选择冷眼旁边。


还不是冷眼旁观,是热眼观望,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韩文清的心有点凉,没办法,他只能给老板打电话。


老板迅速赶来,看着韩文清累得那样儿,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两个人合力将车推到平地上,只几十米路俩人累得够呛。


韩文清知道过两个路口才有修车的地方,照他两人这么个推法,推过去都得累趴下了。


老板是个中年妇女,推了这几步,已经坐在一边花坛上大喘气了。


没办法,打电话给张新杰。


“张新杰,这边!”


远远的,韩文清看到了那个穿着灰色羽绒服,正快步朝这赶的人。


张新杰小跑起来,不多时和韩文清会合。


“你朋友啊?”老板上下打量张新杰。


“嗯,张新杰,这是我老板。”韩文清介绍。


张新杰礼貌性的点点头。


“帮我。”韩文清直接了当。


“好。”张新杰点点头。


“怎么坏的?”他也不废话,上来就询问。


“估计是烧了,一点也不朝前动。”


“我们得推着去修,放这里不行。”


“我知道,但是修车的离这里太远了。”韩文清环手道。


“我们可以用电动车在前面拉着,拉到修车的地方。”老板开了腔。


“不行,现在是下班高峰期,路上车多,而且这条路很窄,用电动车会很危险。”


张新杰立刻否定了老板的提议,手捏着下巴说道。


“要推着去累死了,我不推啊。”老板本来还想起身来着,一听张新杰这么说,又一屁股坐回花坛。


“这样,先把捅都拿下来,减轻重量,我们两个一个在前面用绳子拉,一个在后面推,只要车子动起来就好了。”张新杰道。


“嗯,听你的,我在前面,你去后面。”


韩文清说着就要去拿绳子,张新杰却接着说,“老板你得去车上,掌着方向盘。”


“哈?我不去,我累死了。”老板开始偷懒。


“只是让您去掌方向盘,不会太累。”张新杰道。


“我不——”老板还要拒绝,却看到韩文清那张阴沉下来的脸。


“听张新杰的,快去。”


“我是老板,我说我不想上去就不去!”


老板,尤其是女老板,发起火来,也不是好惹的。


韩文清算什么,他只不过是自己手底下的小工人罢了,连正式工都算不上。


自己干嘛怕他啊?自己才是老板好吗?!


“听张新杰的,别无理取闹,快去。”


韩文清的耐性用完了,也是会生气的。


本来车坏了他心情就不好,再给他整这一出儿,他可受不了。


老板还要说什么,但是韩文清那张脸更加阴沉,仿佛你要再不遵从,下一秒他就会揍你一样。


她也不敢多话,讪讪地坐到座位上。


韩文清开始卸车上的水桶,张新杰要帮忙,韩文清果断拒绝。


张新杰也不闲着,跑到周边的商铺沟通了一下,有个老太太愿意帮他们暂时看着水桶。


韩文清在前面系好绳子,张新杰跑到后面俯下身子。


“一,二——”


张新杰还没来得及用力,车子已经开始往前走,他赶紧跟上去。


韩文清在前面死死拽着绳子,车子被缓缓拉动,一点一点向前。


周围人投来好奇的目光,更多是在看热闹。


一开始推着车朝前走,韩文清还没觉得什么,毕竟练体育的,身体素质好点。


但是走了一百米以后,韩文清就觉得,自己的步子慢了。


不仅是步子慢了,手上的劲儿也小了。


尤其是右手,缠着绳子,深深陷进肉里,勒得生疼。


还有嘴里那只剩牙龈的地方,没有一步,就像有神经带动一样,抽抽的疼。


韩文清想起了学校。


在学校,他哪受过这罪。


啧,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自己不能这么快就没劲儿了,张新杰还在后面呢,他要是不使劲儿,重量只会更多的落在张新杰身上,就张新杰那个身板——


不行,得hold住。


韩文清又勒紧了绳子,大踏步朝前走。


张新杰怎么会感觉不出来,他在后面几乎没怎么使劲儿,不是他不想使,只是车子被惯性带动,他使多大劲都跟不上韩文清的力道变化。


韩文清越来越快,他在后面,几乎是小跑着推车。


“韩文清,你慢点。”


张新杰在后边喊。


尽管以后韩文清说得更多的是“听张新杰的”,但是一旦涉及到张新杰自身利益时,他会听他自己的。


比如这种时候,如果他慢下来,张新杰会受累的情况,那,他还是快点拉吧。


他下意识的这么做,刻意回避一些问题。


红绿灯处,张新杰跑到前面来。


“我和你换,我在前面。”


“不用。”


“不行,我和你换,趁着红灯。”


“不用。”


“哈哈,妈妈你看那个戴眼镜的男的,脸上好脏啊。”


红绿灯处,一辆黑色的吉普车停在他们三轮车旁边,一个小男孩从车窗里探出头来,指着张新杰的脸,哈哈大笑。


韩文清看到小男孩的手,张牙舞爪的指着张新杰,心里那个火儿“噌”一下子就上来了。


“哎你这个小孩怎么这么——”


韩文清向吉普车走去,想教训教训那个小男孩,张新杰却一把拽住他的肩膀,硬生生又把他拽回来。


“韩文清,大街上的,你要干嘛?!”张新杰皱眉。


“我要骂人。”韩文清道。


“你骂人干什么?!”


“他说你!”韩文清有点急。


“小孩子你去和他计较什么?”


“太没教养了!”


“没教养以后吃亏的是他,你去操什么闲心。”


“他说你啊!”


“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


“我——”


呃。


韩文清卡壳了。


“哎哎,绿灯了绿灯了,快走快走——”


车座子上的老板阴阳怪气的说。


“行行行,听你的,这就快到了,赶紧回去。”韩文清又将绳子在右手上缠几道。


“我要在前面。”张新杰还在争取。


“赶紧的别争了,绿灯了。”老板又发话。


张新杰无奈,用袖子擦擦脸,又呼呼跑到后面推车。


十分钟,终于到达修车点,韩文清放下绳子,站在一边大喘气。


张新杰和他并肩站着,也累得够呛。


韩文清觉得手上一股热流,抬起手来看,四根手指的根部,那一块肉垫上,勒出一道红杠杠,皮开肉绽。


张新杰也看到了,他微张着嘴唇,难以置信的看着韩文清的手。


这,这得使多大劲儿。


韩文清要藏手,却被张新杰一把抓住。


“你藏什么?”张新杰和他对视。


“没,没事,皮外伤。”


“啊?没事?!”张新杰猛然抬高了声音,“都这样了还没事?!你跟我走!”


张新杰拉着韩文清,头也不回的离开,身后老板嗷嗷直叫。


“哎哎韩文清,你怎么走了?还有好几家水没送呢。”


张新杰猛然站住脚,转身对着老板高声到:“去你妈的好几家,还有点人性吗去你妈的!”


张新杰生气了。


韩文清第一次见张新杰生气,也是第一次听到张新杰骂人。


斯斯文文的,瘦削的身板,原来里面也藏了不善的因子。


好像是,因为自己?


韩文清任由张新杰拉着,嘴角泛起轻微的弧度。


张新杰家里,两人相对无言。


张新杰找来纱布,一圈一圈缠在韩文清手上,韩文清默默的坐在沙发上。


今天两个人都有点反常,韩文清在街上差点破口大骂,张新杰则直接骂出口来。


张新杰逮着韩文清的手,还在一圈一圈的缠纱布。


“张新杰,好了。”韩文清出声道。


张新杰把家里所有的纱布都缠在韩文清手上才停下手中动作。


鼓鼓的,裹得和个粽子似的。


韩文清反复“观摩”自己的右手,仿佛在看一件稀有物品。


“谢谢。”


“不用。”


韩文清坐在沙发上,张新杰倚着窗户站着,一时无话。


“呃,没事的话,我先。”韩文清起身。


“你的手不应该干这个,明明那么有能力非得出苦力干什么,我希望你自己好好考虑。我眼中背负荣耀的韩文清,不是现在这样闷头出苦力狼狈又受欺负的韩文清,是永远站在巅峰睥睨所有人的韩文清!我希望你重新审视自己,找到属于自己的荣耀所在。我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张新杰忽然开口,说了很多,一气儿说完。


“哦。”韩文清点点头,推门出去。


他站在自家门口,迟迟不愿投门进去。


荣耀所在么?


韩文清莞尔,带了一丝苦味儿。


——TBC——

评论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