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意外之外 15-16 (喻黄)

虐的我好爽( ͡° ͜ʖ ͡°)✧

Lester莱斯特:

《tonight》通贩继续:点我购买




好,日了4300,两天的量。还有一天让我慢慢补…




这章充斥着我各种不擅长写的东西,写的时候简直要我命,明明只有4k却日了四个小时,还让鬼鬼帮我改了改……我的妈……





 




====




 




黄少天更是被这句话点起了愤怒,似乎是有些悔恨刚才竟然犹犹豫豫没有直接下死手,拿起来实验桌上放着的镊子,抓着喻文州衬衫再次把人按在墙上,用尖锐的一头抵住喻文州的脖子威胁道:“你觉得我不敢弄死你是不是?喻文州你也太小瞧我了?”
“别干傻事!”大概是黄少天的动作太快,不到一秒钟就发生的变故连张佳乐也来不及反应。之前喻文州分析的,当初他抓捕人时黄少天没发挥全力的话,现在他多少是信了。“你冷静点。”
“张佳乐,你知道你们喻教授在研究什么吗?”黄少天死死盯着喻文州有些苍白的脸,“他在研究怎么控制哨兵,达到向导统治世界的效果。我说的对吗喻文州?你每天和我在一起,想的也是怎么完全操控我,而不是正常的相处。”
“你……先松手,我知道,他做什么我们都知道的啊,这种事总要有人去做,喻教授的话我们反而会放心点。”闻到喻文州信息素扩散的张佳乐挥手让其他哨兵出去,独自小心翼翼的试探,“黄少天,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我很确定你现在不是理智状态。你要信任你的向导,不然你这样,以后会过的很艰辛的。”
“你是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但是他知道。”黄少天手里的东西更是握紧一些,“喻文州,你明明知道我在想什么,担心什么,你却自诩冷静睿智的对我冷眼旁观。每天看着我对你小心翼翼的很有成就感吧?”

喻文州脸色又是变了变,大概是从没有想过黄少天会说这种话,“你确实误会我了,我从来没有想过操控你。”他见黄少天有些动容,伸手握住黄少天手腕,慢慢挣开黄少天的桎梏。“你担心的事情我不去问,也是因为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和我说,不希望谈开之后反而有矛盾。我一直都知道你对向导有偏见,但是并不好开口问你缘由,只能帮你疏导压力。……少天你还记得昨天我有尝试问你关于你弟弟的事的结果吗?”
“可是——”
“可是你却一次次让我失望,质疑我对你的态度,我做的事,有一分不让你觉得满意你就会威胁到我的性命。”总算站到安全地方的喻文州又后退了两步,“如果只是最初这样也就算了,现在你还是没一点改变。”喻文州还想再说什么,转头看到张佳乐站在门口,摇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也是和喻文州认识多年,张佳乐看到喻文州眼色后马上拦住要去向塔内管理层报告的人,“伴侣吵嘴,不用了。喻教授也没受什么伤,你们继续去巡逻。”说完他看着喻文州淌着血的手和划着血道子的脖子因为自己说的话一阵心虚。进而又想也就是喻文州好脾气,但凡换个别的向导,早把黄少天送上审判席三四次了。
喻文州接过来一个向导递过来的纱布自己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抬头对张佳乐道,“我和少天先走了,明天再过来,麻烦替我和冯老说一下。”待张佳乐应下来后,他便叫上黄少天离开塔回了住所。


“我确实,喻文州,我之前把你想的和别的向导一样可恶了。”回到家里坐在沙发的黄少天给自己接了一杯热水道,“但是我不是故意的,因为我以前看见过不好的事情。就是那种,向导控制利用哨兵,还叫哨兵顶罪……你别不信我,我说的是真的。你能理解我吗?那个哨兵是我朋友,他现在还——”黄少天话说一半,看到自己的雪豹趴在沙发上眨着蓝眼睛看着他,一时竟觉得有些委屈。
喻文州笑了笑,摸摸雪豹的头,制止了黄少天的长篇大论,“易感期过了吗?”
“……怎么了?”
“结合热已经结束的话,我们到此为止吧。”
“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承认我是很喜欢你,但我们不适合,像我这个年纪的向导,希望有个安定的伴侣,可是你太危险了。”
黄少天表情有些僵硬,努力在脑海里搜索一些词汇辩解,“因为我一直都太急躁了,而且我刚才在实验室威胁你了你才会这么说。我确实不该这样,大男人敢作敢当,我做错了。但是你也知道,我是被塔认定为‘随时需要向导辅助调整的哨兵’,绝对不能离开向导的。你是唯一和我关系好的向导。我,我不愿意和向导往来这件事你比谁都清楚,现在你让我临时再找其他向导太为难我了。我觉得,我是说,如果你愿意再和我多接触的话……”
“我不太想。”喻文州回答,“不愿意和向导接触是心理问题,我可以给你介绍心理医生。其他事情我确实帮不上忙了。少天,如果你回想一下我和你认识以来受伤的次数,我相信你能理解我为什么不想和你太过亲近。”
黄少天瞪着眼睛,话里都带着些无理取闹的意思,“可是喻文州,明明是你先来招惹的我。”
喻文州倒不在意黄少天的态度,“是,我错了,抱歉。”之前不是没有担心过黄少天会用这句话堵他,如今真的听到了,给了黄少天回答后总算觉得轻松了。




 




大约是因为喻文州心情放松了下来,连带着喻文州的精神体也跟着被放了出来。猎豹出来后转头寻找了一圈,看见雪豹趴沙发上,也跟着往上爬。大概这猎豹确实受过伤,往上爬的时候还抻到了腿,呲牙咧嘴的好不容易上了沙发后,压住了雪豹去咬对方的耳朵。雪豹这才把注意力从黄少天身上移开。




 




听了喻文州的话,黄少天几乎被气笑,根本不再去看精神体,自顾自放下手里的水杯又道,“喻文州,你之前主动接近我的时候可没说过这么直接的话。从来都是说一句让我猜后面十句,现在甩人的时候倒是干净利索了。”
“我一直是这样。”喻文州终于有些不耐烦,“在这之前,你希望我做什么,想要我承诺什么,我有说过一个‘不’字吗?你涉嫌违反塔内规则的事情我查到后并没有上报,想帮你善后也被你拒绝——除此之外,即使你和我在一起,依旧一直看不起向导,反复告知我向导都是废物,你有站在我的角度思考过吗?或者说,你享受着我给你的疏导,嘲讽着向导没有用,你做这些事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曾经努力想试着走进你心里,可是你连路都不给我一条。不管是对喻文州还是黄少天来说,这最后一句话实在是太过伤感情,喻文州也就没有说出口。

黄少天这才恍然自己占着太多喻文州的便宜,想要解释他有时候确实会有些神经大条,但做这些事并非出自他本意。至少,他是绝不愿被喻文州讨厌的。可那些话到了嘴边却转成了一句算不上责怪的委屈,“你怎么不早和我说?”
为什么要像堆素材一样攒着那些我做的让你讨厌的事,而不是第一时间说出来?为什么这次实验室里的事情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我知道你已经对我忍耐到了极限,我可能……不,我们肯定不会像今天这样对峙,至少我之前肯定会和你沟通的啊!
感知到这些的喻文州又是叹口气,当时黄少天那么排斥向导,却偏偏对他有好感,他怎么可能说出来让黄少天对他有一丝一毫糟糕的印象。

“那是我搬出去还是你搬出去?”黄少天沉默了一会不再试图挽回关系,挠了挠雪豹的下巴补充,“还有,我在找到其他向导前来找你要疏导还是可以的吧?”
喻文州不动声色的收回和雪豹腻在一起的猎豹,认同道,“你确实总给自己太大压力,我可以帮你疏导,在你找到新的向导或者我找到新哨兵之前。”
可黄少天却不想再找向导,更加不希望喻文州身边的哨兵不是他。他早就和喻文州说过这世界向导一个个都是重点保护对象,怎么受得了一丝委屈。而他对待向导决计不会小心谨慎呵护体贴——至少他的性格就断定了他对任何人都不会如此。除非再有一个喻文州……黄少天在心里思考,喻文州这种好脾气又不爱挑理的向导确实不好找,但是找一个比他好说话又对向导没太大敌意的哨兵,对喻文州来说实在是太过于容易了。

两人说开后的一星期,黄少天自觉是个强势的哨兵,收拾了东西找了个离塔不远的地方住了下来。之所以选择了离塔近的地方,是因为他与塔签订了半年合约,到期前不能辞职。

和喻文州分手的黄少天依旧对每个向导都充满警惕性,甚至比以前更甚,遇到对他有半分好感试图进入他精神领域的向导都会极为不冷静,也会时常会压力过大。严重时会出现半神游情况,被张佳乐半强迫着带去找过一次喻文州后,他也没有再抹不开面子回避喻文州,干脆和喻文州定下来每周进行一次疏导。两个人就这么从伴侣关系淡化成为了搭档。
大概喻文州也对黄少天主动搬离较为感谢,尽管每天和黄少天低头见抬头也见,却并没有追要回来房门钥匙。有时候黄少天去找他帮忙疏导,碰上屋里没人的情况还可以自己开门去房间里等。时间长了黄少天会想如果不是自己对向导的历史性排斥,他也应该是个受欢迎的哨兵。至于喻文州这种好脾气又会照顾别人情绪的向导来说,大概会很快就能有送上门的追求者。

后来发生的事也证明了黄少天的想法是对的。
一次塔内聚会后喻文州带回家一个哨兵。尽管只是工作上的事情不得不带到私下商讨,可是在卧室里等人的黄少天仍旧非常不悦。他不愿把这种情绪归结为在吃醋,因为他毫无立场。
可这段时间他和喻文州相处良好,作为朋友并没有作为伴侣时的隔阂,但因为之前关系极近,却又比朋友更为亲密。他以为这是和喻文州恢复从前的前奏,可看到那个哨兵对喻文州极为殷勤后却又不得不思考,也许喻文州是真的不喜欢他了才和他当朋友当的这么顺手。如果还有一点点的喜欢,喻文州又怎么会甚少正眼看他?
想到这黄少天自然在卧室里是等不住了,直接下了床推开门去客厅,随意找了个借口说他待会有急事,叫喻文州快些帮他疏导。
喻文州只得叫那位哨兵同事先离开,待人离开后才回来拍拍黄少天的肩膀让他坐下好帮忙疏导。房间里充满了那个追求喻文州的哨兵的信息素味道让黄少天更加抓狂,恨不得马上开窗通风或者喷上两瓶空气清新剂。可是随着熟悉的思维触手慢慢介入,黄少天马上极为舒适的享受着疏导的轻松,不知不自觉竟靠着沙发甚至有些打瞌睡。




 





过了许久后觉得头脑清明许多的黄少天才有些不满的开口,“今天塔里不是聚会么,大家喝了这么多酒他还拉着你和你说这个那个的,明显对你别有用心。要不是我也在这,说不定他还能对你动手动脚或者直接标记你了喻文州。不过你也不用谢我了,毕竟我是过来找你帮忙的。”
“不会的。”喻文州毫不在意黄少天满口歪理,“我不喜欢心机深的人,而且少天也能感觉到他是次级哨兵吧?和他动手我不会吃亏的。”
“你是因为你自己心眼多所以不喜欢别人也心眼多吧!”黄少天忍不住吐槽,“不对,我怎么说的跟你喜欢弱智一样?我是在认同你的观念啊,这两个人在一起总要有一个人心宽点,另一个人稍微细点心,这日子才能过下去,对吧。”




 




道理你倒是知道的挺清楚,真和你过日子可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喻文州看着角落里又打闹一团的两只精神体,想起来什么道,“少天,如果这个月不是必须要疏导,先不要过来了。”
“为什么?”黄少天问,“需不需要疏导这种事情我怎么控制?你有事?要出差?你不是进行那什么控制研究呢吗?喻文州你是不是觉得我今天管的多了?还是你真不喜欢我了啊?你这人怎么这样,之前说喜欢就什么都顺着我给我哄上了天,现在说不喜欢就啪叽给我扔地上。你到底是太过理智还是真能做到感情收放自如啊?”

似乎是因为黄少天用了有趣的拟声词,喻文州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笑完才好心情的解释道,“少天,我只是到了易感期,不方便和哨兵独处。”
黄少天有些不可思议,“你,你知不知道易感期是双向的啊喻文州?就是说,只有看对眼了的两人才可能出现结合热,我……”我可完全没有出现结合热症状。他想了想,用有些试探的语气问,“你,谈恋爱了啊?” 




 




 




 




 

评论

热度(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