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双毒】小冤家

白兰鸽巡游记:

毒蜂&毒蛇,明楼X王天风


ooc是我的锅,自娱。









教官宣布:“现在宣布分组,每两个人一组,就是一对生死搭档。何谓生死搭档?很简单,就是两个人拥有一条命。你们会相互关联、相互起着‘起死回生’的作用。”他特意停顿了片刻,说,“你们也可能会互相伤害。距离,对你们来讲是一个新课题。这种距离很微妙,可大可小,可近可远。消除距离,你们可以达到合二为一。走得太近,没有了距离,你们的关系就会淆乱,恩多怨就多。所以,掌控好彼此间的距离,你们就可以相互提携、如虎添翼,走得更远,飞得更高。彼此认识一下吧,你们即将成为军校中的案旁密友,也是战场上的生死搭档。”(注1)
“……”
“……”
教官一组组的宣布下来,终于念道“毒蜂和毒蛇。”

“我反对!”
“我反对!”
毒蜂王天风和明楼毒蛇异口同声的喊道。
“我不想被大少爷拖后腿!”王天风轻蔑的斜了一眼俊美得像个娘们似的明家大少爷。是因为像白娘子才取蛇为代号吗?王天风轻哼了一声。
“别人都是男女搭配,凭什么我要搭个臭男人。”明楼表示不服。倒不是想占女搭档的便宜,只是考虑到以后执行任务,一男一女总是更加方便,身份组合也可以更多。
“反对无效!”教官爆喝一声打断这两个炸了毛的学生。
分组以后,为了加强搭档间的默契,会安排他们一起住同一间宿舍。然后晚上还安排了迎新晚会。晚会的重头戏就是新生生死搭档的从属关系确认。直接近身肉搏,胜者为王。因为生死搭档是终生制,不想一生都居于人下,就要取得胜利。于是个个都拿出十二分本领,拼得几乎是你死我活。所以教官也可以根据现场得到很多信息。
毒蜂对毒蛇。每个人都认为没有悬念,毒蜂必胜。且不说这毒蜂从小被军统培养长大,就从处形来看,王天风虽不及明楼高,但一身精壮的肌肉孔武有力,古铜色身躯仿若钢铸。反观毒蛇,长得气宇轩昂,温文儒雅,分明就是一介文弱书生。而且皮肤还特别白,难怪王天风笑他是娘们。
毒蜂暴喝一声,左脚抬腿就往明楼门面劈,看来王天风不只要赢,还要教训教训明楼。看到明楼脸上镇定的笑就莫名的不爽,他要撕了这张脸!
这一脚攻速极快,明楼却也不退,一手格挡一手擒拿,拆招的同时竟擒住王天风的脚踝,用的分明是咏春柳叶掌。想不到明楼竟然是个练家子。这下输赢就难讲了。毒蜂虽然心里惊讶,但反应也是极快,借力旋起右腿扫向毒蛇太阳穴。逼得明楼只能低身避退。第一招两个人算是不分上下。
台下女同学纷纷拍手叫好!其实明家不只崇文还尚武。毕竟从马背上讨生活起家,习武是明家传统。别说明楼,就连明台也学起了他喜欢的西洋拳。
王天风收起轻视之心,拿出自己的真本事。他腿法极快,招招凌厉,只攻不守。明楼四两拨千斤,见招拆招。虽然且战且退,但也慢慢发现王天风破绽。为了求胜,毒蜂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专攻毒蛇脸门和下体,招数阴损。明楼心下对王天风更是厌恶。一寻到破绽,刚好一个贴身,竟改掌为指直攻毒蜂双眼。所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王天风不想变成瞎子,他一个阻击手,可是要靠这双锐眼吃饭的。急忙回防。明楼趁机攻其下盘。手指向下掐住王天风脖子,顺势把王天风压在身下。
毒蛇胜!王天风当下炸了毛“这局不算!重来!!”王天风无法接受自己输给了娘们似的明楼,他不服!
“哼,再来多少局都是你输!”明楼掐着脖子的手又加了几分力道,就看不得这人目空一切的样子。
“双毒组组长为毒蛇!下一组!”教官宣布。
回到宿舍,王天风和明楼又因为谁睡左边谁睡右边而吵起来了。明楼自认是个好相处的人,偏偏对着个泼妇般的王天风。
“得,你爱睡哪边睡哪边。君子有成人之美。”劳累了一天,明楼只想尽快洗洗睡,明天还要继续训练。宁愿退一步海阔天空。
“君子?那你的意思是说我是小人喽?”王天风正憋着气,要找明楼碴。
“你是想再打一架吗?”明楼此时也年轻,血气方刚,见王天风还不依不饶的,也来了火。
“打就打啊,谁怕谁啊!正好让你知道你刚才赢是侥幸!”王天风吼完就已经直砸一记直拳,明楼没想真打架,见王天风出拳,往后一躲,腿却磕到身后的床,被跘倒在床上,疼得龇牙裂嘴,气愤得一脚踹在王天风腹部。扑过去和王天风扭打到一起。
推倒一堆东西,整个宿舍乒乒乓乓的响了起来。刚好教官过来巡房。气得罚他们跑50圈操场。
鼻青脸肿的两个人,站在冬天寒风中空旷的操场,都在心里骂娘。对方绝对是自己的灾星。
“谁先跑完,谁优先挑床位。输的以后宿舍卫生归他负责。”王天风抹掉鼻子上挂的血,露出他招牌的邪笑。
“一言为定!”
王天风和明楼就在月光中疯狂的奔跑起来,两个要强的热血青年,一个似水一个如火,骨子里却有同样的理想和疯狂。所以他们不约而同的取了“毒”字为代号。
50圈操场,20公里,相当于一场小形马拉松。明楼按照计划分段,每段不同整度,而王天风则从头到尾一直都在快跑,不顾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
最终,是王天风赢了。明楼说,矮得人跑步有优势。气得王天风又有打架。可是他们俩都没有了力气。躺倒在地上拼命的喘气,顾不上操场的沙地上又脏又冷。

在训练班的日子,是残忍而艰苦的。可是想到此时国难当头,真正的战斗比训练残酷百倍,大家都咬牙坚持着。生死搭档,也因同生同死,彼此相互鼓励扶持,关系愈发亲密。
当然双毒组除外。他们每天都会吵架,同学们已经司空见惯。他们也把对方当成对手。在各科成绩都要一较高低。骑马、车技、勘测、舞蹈、音乐、电讯、刑讯、会计等科目两个人都不相上下,科科优秀。
但王天风的射击课比明楼好。从小被当杀手培养的王天风,枪法了得。
而明楼,则搏击和近身暗杀比王天风好。真如毒蛇般,能让“对手”一招闭命。
不过一到小组搭档课程,两个人成绩就是倒数第一。

王天风讨厌明楼,大冬天的还要每天洗澡。偏偏每次还要洗那么久,霸占着洗手间。
这一日,王天风突然间急着上厕所。催了明楼半天,还没见人出来!竟直接破门而入。
明楼被吓了一跳,几欲抓狂,急忙扯过毛巾遮住重点“毒蜂你有毛病啊!!!!”
“我草!怎么还跟个娘们似的怕人看?”说着解开裤子对着厕所尿了起来“你有的老子也有!”
“你说谁娘们?!”
“说的就是你,白素贞!”王天风尿好也不把裤子拉好,反而转向明楼任他看“老子也有,还比你大!”
明楼气得青经暴跳,这个人怎么这么不可理喻!“你再说我是娘们,信不信我亲你?”
“你就是娘们,你就是娘们,你就是娘们!”看能气到毒蛇,王天风就来劲。

明楼抓着人肩膀把毒蜂压墙壁上,嘴巴就啃了下去。王天风瞪大了眼睛。

操!老子的初吻!


王天风竟没和明楼闹,推开明楼,扭头就出了厕所。

甜的。看着王天风背影,明楼想。








注1:生死搭档解说摘自小说。

评论

热度(50)

  1. 王杰希我老婆。白兰鸽巡游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