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周黄】不要不说话7

焦糖腿肉肉:

黄sir小心别爱上他
————————————————



周泽楷正在面临一个身不由已的场合。

清晨醒来,本该面对新的美好的一天,但昨晚他没怎么睡好。

首先,床太硬了,周少爷长到二十岁,从来没睡过这么硬的床。

然后,昨天过得太惊心动魄了,真枪实弹,警匪交战,从笔录室到搏击场,心累啊。

再次,是隔壁床上睡的人……

黄少天睡觉不老实,翻来覆去,被子早就被踢到一边了,晨光隔着窗帘映在他的身上,男友衬衫只盖住了胸部以上,腰腹全露在外面,何止两条大腿,还有黄色小内裤,周泽楷连内裤上的柯基都看到了,多大人了还穿动物内裤这什么审美!

周少爷审美就正常多了,他才不会把目光放在柯基上,黄SIR此时正春光大泄,柔韧的腰、隐约的马甲线、平坦的小腹、挺翘的小屁屁和白白肉肉的腿,才是周少审美。

但是毫无疑问,周少爷绝对不会去撸一把那腰那腿,想要给他披一件衣服都要被ORZ,太凶残了!还有那个被打得脸开花的犯罪分子,也给周少爷留下了心理阴影,太可怕了!

看得着摸不着,不开心,周泽楷决定修身养性暂时放空,他起床去刷牙洗脸了。

黄少天睡得轻,周泽楷起床声不大,却把他弄醒了,他窝在床上不想起,懒懒地抱着被子躺着,过了一会周泽楷洗完脸从洗手间里出来了,对着镜子开始护肤。

黄少天不护肤,他连洗面奶都不用,想起来就用点强生擦脸,想不起来就不擦,头发交给理发店打理,平时自己随便撸两把就行,衣服常年以警服主打,其他场合全靠天猫49包邮男装专区,因此觉得这么精心折腾脸的男人特别……娇滴滴……

周泽楷不知道黄少天正在从镜子里观察他的保养流程,他专心地将精油挤在手心,用掌心温度晕开,再配合按摩手法涂到半边脸上,打圈、按压、螺旋式拍打,脸颊到下巴,每寸肌肤用心呵护,连小角落也不能忽视哦。

黄少天边看边想,你咋不去拍广告呢……而且他发现,周泽楷虽然另外半张脸破皮了,可是就算只有半张完好的脸,也是相当帅气的啊,眉似远山,眼若流星,鼻梁挺拔,气质清朗,脸部轮廓堪称完美,黄少天看着有点发呆,心想他好帅啊,比电视上那些广告明星小鲜肉帅多了。

周泽楷抹精油也是没办法的事,爽肤水没了总要找东西替代,他盘算着让他表弟买了送过来,边涂上润肤霜,就懒得再弄了。

他转身回头,黄少天来不及收回视线,马上缩回被子里装睡。

“你醒了?”周泽楷想了一下,说道。

黄少天继续装睡,心脏砰砰砰地跳得很快。

周泽楷看他上半身都蒙在被子里,下半身还是全光着露在外面,又知道他在装睡,心想他好像一只鸵鸟啊,以为看不到脸就看不到是谁了吗,好萌。

觉得鸵鸟萌的周少,其实审美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周泽楷到一旁打电话给表弟,两人在电话里叽里呱啦说英文,黄SIR一个字也听不懂,周泽楷这边说的少,听的多,电话打了很久,久到他都不想赖床了,磨磨蹭蹭地爬起来洗漱。

周泽楷打这么长时间电话完全是因为他想撸人家大腿又不敢,需要其他东西分散注意力,黄少天起来了他就随便说了两句挂了,准备开始新的一天。

黄少天很快洗漱完出来,“电话打完了?”

周泽楷点头,黄少天摸自己的警服,晾一夜已经干了,他把警服换回去,把周泽楷的衣服脱下来,这下又包得严严实实了。

周泽楷失望。

黄少天把衣服还回去,“谢谢你哦。”

周泽楷不想接,还想看男友衬衫。

黄少天明白过来,“哦,我懂了,你这么讲究的一定是嫌弃我把你衣服穿脏了,那这样,我洗干净了再还你。”又把衣服收回去了,随口说:“你这个衣服睡觉穿真舒服,多少钱买的我也买几件轮流穿穿。”

周泽楷说:“……”

黄少天没给周泽楷说话的时间,跑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他说的什么,周泽楷听不太懂,他昨天看了很久口语书,但黄少天语速太快,说得太多,周泽楷猜电话那头的人估计都插不上嘴,心想真可怜。

黄少天挂了电话,坐到床上说:“一会就有早餐吃了,这边离我一个同事家很近,我让他买早餐过来,黄SIR人缘多好。”

周泽楷点头,“吃什么?”

“就是你昨晚想吃的干炒河粉呀,还有肠粉和艇仔粥,”黄少天比出一根手指,神气地说:“黄SIR请客哦,昨晚吃了你一顿现在还回来。”

周泽楷说:“不客气。”又说:“谢谢你。”

黄少天笑,眼睛一弯,唇边露出小虎牙。

要能保持现在这样多好,周泽楷想着,继续学习他的《中文口语速成900句》。

过了不长的一段时间早餐送来了,黄少天从门上猫眼里确认是同事,开门说:“你可算来了,饿死了饿死了,李远你自己也没吃吧,一起一起,黄SIR请客。”

李远进门把外卖盒一样样摆好,还抬手跟周泽楷打招呼,“昨天见过了,不说话的证人。”

黄少天马上替他辩解:“他不是不说话,是他不会讲中文,但在黄SIR教导下已经进步飞速了,不信让他讲两句给你听听。”

李远说:“拉倒吧,怕教的是垃圾话。”

黄少天不服,做样子打他,李远不躲,嘴里说着:“放过我吧黄SIR,哎哟哎哟好痛~”

你是装的,周泽楷心想,他是轻轻打的,一点也不痛,他真正打人的力度我知道啊!那才是真痛!他现在在拿小拳拳卖萌,可是他都不对我卖萌。

李远发现周泽楷的视线不太友好,看黄少天,“他是不是对警察很有敌意?”

“会吗,我觉得他还好吧,”黄少天开始吃肠粉,嘴巴包得满满的,“就是娇气,脸擦破点皮都哭唧唧。”

李远摊手,“大概是因为太帅,黄SIR小心别爱上他,和帅哥二十四小时单独相处什么的……”

“笑话!黄SIR是看脸的人吗!”黄少天边吃边反驳。

李远心想还以为你会反驳说你是直男,就开始说正事:“队长说今天任务是搜捕毒贩以往的窝点,找出老巢一网打尽,队长说你辛苦了,会尽快让你归队。”

黄少天卡了一下,说:“不辛苦,你们忙你们的,我这边没问题,不着急……”

“已经在抽调人手了,应该这几天就会到位,到时候黄SIR回来,证人交给其他人吧。”

两人说着,周泽楷却慢慢听明白了。

他们在说换人,把小警察换走,换一个人来,不管换来的是谁,小警察要走了。

周泽楷望向黄少天,后者还在和他的同事愉快地交谈着,表情笑笑的,没把他放在眼里。

他不想他走。

可是他说话,别人都不一定听得明白,也不一定会听他的。
周泽楷赌气似的翻书,想要从《中文口语速成900句》中找出合适的挽留的话,不过很遗憾,这本书不是万能的,看目录并没有留下漂亮的萌萌的小警察的场合。

他翻书翻得哗啦啦响,旁边在交谈的警察都听到了,李远说:“他怎么了?”

“大概,”黄少天想了想,“有起床气。”

李远哦一声,“那黄SIR这边辛苦你,我回去上班了,早餐我在外面吃过了,你们慢慢吃,中餐还要我送过来吗?”

黄少天摆手:“不用了,局里离这里很远,我们自己想办法解决,你也辛苦了,加油抓住犯人!”又叮嘱:“还要注意安全!”

李远走了以后,黄少天把外卖分好,“来,过来品尝G市特产啦。”

周泽楷还沉浸在低气压中,黄少天从镜子里看他,“怎么了?哦对了……”他拿起药箱里的酒精棉,“忘了给你早上擦药了,现在来。”

他提着药箱走到床边坐下,手托着周泽楷的下巴转向自己,“我看看,嗯,破了点皮不严重,好得差不多了,等会再消毒一下,再擦点红药水,保证明天就能好。”

他自己脸上的伤因为昨晚处理及时已经消肿了,只有唇角还有点破损,并不难看,但因为他肤色很白,白璧微瑕的感觉让周泽楷突然地心浮气躁起来。

“明天,”周泽楷突然说:“你会走吗?”

黄少天正在给他涂酒精,还在想这人今天也不喊痛了真乖呢,边随口说:“大概吧,看队里安排。”

周泽楷看着他,“别走。”

黄少天就笑了,“喂,你又被那本书教傻了吧,我是警察啊,本职是抓坏人,像黄SIR这种精英就应该在与犯罪分子搏斗的第一线嘛,缩在后面不是我的风格。”

周泽楷没说话,默默地垂下眼睛,黄少天放下酒精棉,开始从药箱里找红药水,“而且我又不会说英语,你说话我听不懂,我说话你也费劲,交流困难,换一个懂英语的人来都会轻松很多……”他停下话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房间里不通风,有点胸闷。

他用棉球沾上红药水,坐到周泽楷身边准备给他擦,“哎,别一脸不情愿的表情啊,我知道你漂亮的小脸蛋擦这种红兮兮的东西是很丑啦,可是为了尽快好起来,忍耐一下吧。”

周泽楷突然抬起头,控住他的脸颊。

黄少天被防备,吓了一跳,“你干嘛……”

这次周泽楷也没给他说话的时间,他亲吻在他的唇上,把所有的废话都堵回去。





评论

热度(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