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喻王/14H】为了王杰希的生日礼物他们操碎了,可后来他们悔的肠子都青了

好甜www

巽风:

= =据说不会继续被封了,再重新发一次试试……


如果不会了就把之前的那个删了……


老王今年想给你过个生日可真难啊,我都要砸电脑了……委屈的哭出来


14H的道,19H了才被放出来。呕血还以为要被封到今天结束,没想到能提前出狱,我真是谢谢你啊


——————————————————————————————








“老王快生日了吧。”吃饭的时候叶修有一搭没一搭的提起了这件事。


“是呀,我记得是下个月初。”叶秋回答道。


田森一边啃着鸡翅一边搭话,口齿不清的厉害,听的孙哲平牙根痒痒。


“田森把你嘴里的鸡翅吐出来说人话。”


他唆了一口,咽了肉,准确的讲骨头吐进盘子,擦擦嘴说:“我说呀,咱们送什么?”


“一个大耳刮子,以此表达上次boss被抢的感激之情。”


“大孙同志你太狠了,这个要送也是送叶神呀!”


“嘿嘿,讨论的是老王,别把我顺手捎带上你个傻大个。”


“那你说送什么?”趁着楼冠宁去接人田森顺走了他盘子里的几块肉。


叶秋伸手要道:“拿过来我扒点,反正小楼同志也不在。凉了就浪费了。”


“你吃老叶的不就完了。”


“我说田森你最近是不是欠教训了。”


“别说我,说老王。”


孙哲平不搭话坐在一旁吃毛豆。以他们老哥几个的熟悉程度,关于王杰希生日到底送什么这个话题应该还会在跑火车的铁轨上跑上几个来回。


叶修喝了一口北冰洋说:“哥掐指一算。”


叶秋说:“那不是王杰希专利吗?”


“大人说话小孩别打岔,还瞪,长本事了你。”他边说边拍着叶秋的后脑勺。早就习惯叶秋被叶修按着欺负的俩人没搭茬儿。“我说道哪了?哦,哥掐指一算呀,这个王大眼儿吧,他缺个伴儿。”


桌上静悄悄,和周围其他几桌相比他们真是安静如鸡。


“哈。”田森很给面子的笑了一声打破僵局。


叶秋接了一声:“哈哈。”


孙哲平拍着桌子哈哈哈哈,然后站起身走到叶修身后勒住他的脖子:“哥几个上,弄丫的。”


“别闹。”


“你才别闹呢!难得你提议个正事你还拿着开涮。”


“大孙同志我哪里是难得提议,我哪次没在会上提出好的决策。”


“你会上也没少把老冯气的吃药好嘛。”他松开勒住叶修脖子的胳膊坐回去剥了个花生扔嘴里,“接着说你的提议,我看你能怎么胡邹。”


叶修慢悠悠地吐出三个令人熟悉无比的字:“喻文州。”


“哎呦卧槽!老孙快喝水,别在噎死了。”


“咳咳咳,别拍了,你大爷田森,没噎死险些被你拍死。咳咳咳。”


“你们玩什么呢?”被楼冠宁从机场接回来的方世谦穿着一条大花短裤满满夏威夷风情,看着就想让人按地上打一顿。


“可是贼贱了。”


“哪有你贱啊老叶。你看你把我们的小叶欺负的。”


“谦儿。”


“哎,孙儿你说。”


“操,你个傻逼又占老子便宜。”


“你怎么不说你占人家孙翔便宜的时候了。”


田森向叶修抬抬下巴:“那位大神。”


“怎么了?不就是叶不羞嘛。”他找服务员要了个板凳坐到孙哲平身边剥毛豆。


“你先吃了我再跟你说。”


“多大的事?说吧,你们谦儿爸爸承受能力好着呢。”


“我哥说要给你们家小队长送个生日礼物。”


“好事啊。”


“他说王杰希缺个伴儿。”


“确实老大不小了。不过你怎么比他妈管的还多。”


“我哥提议了个人选。”


“说来听听。”


他们每对话一句,其他几个人就伴着椅子往后挪挪。确信自己离开了方士谦的攻击范围这才把人选跟他说了。


“喻文州。”


“噗!”


田森摸了一把脸哭丧着说:“流年不利啊!我都躲这么远了怎么还是被喷到了!”


“你那个是小楼喷的。”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方士谦拿起一旁的啤酒倒了一杯一饮而尽:“劲儿太大了我缓缓。”


“什么劲儿大?”迟到的林杰进屋后就听到了这句,他拍了拍方士谦的肩旁好奇的问。


“队长啊,老叶这傻逼说要给咱们家小队长送个伴儿当生日礼物。人选是蓝雨前队长喻文州!”


林杰一脸不解地说出惊天秘密:“挺好的事啊。杰希不是喜欢喻文州挺久了吗,能成是好事啊。”


哎呦!八卦,还是大八卦!


要说退役多年且在联盟中半点痕迹不留的林杰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还得回归他们陆续退役以后的一顿饭局。


那天王杰希喝多了他送的,路上就听后坐低声细语不知道说什么,等把人搬倒床上才听见家里的白菜说什么。不过他素来不是喜欢询问别人隐私的人,于是没提及过这件事。而王杰希则以为没人知道这事,就像喻文州也这么认为一样,可实际上知道的人并不少。


不知情的人们看向叶修,叶修摇摇头:“我猜的。不对,沐橙她们猜的。”


雷霆小魔女喜基,而联盟的姑娘们喜八卦,即便是唐柔也不例外。


作为队里有三个妹子的叶修大大对此不会陌生。


当戴妍琦说她觉得喻文州和王杰希有一腿的时候自己不过付之一笑,只当姑娘们又寂寞了找点乐子说着玩。


但是戴妍琦的理和据,让他觉得这事有点意思了。


毕竟八卦是人的天性对不?


“喻队和王队相识于第二赛季场下看比赛的时候。”


苏沐橙补充:“还有黄少天。”


“对还有他。然后他们三个关系不错还老在一起玩。论坛里爆出来过疑似他们三个人的身影在蟹岛钓螃蟹。”


楚云秀叼着烟洗牌:“那个是真的,黄少天还手贱戳螃蟹结果被夹了。”


“哎呦,真疼。”老板娘皱了眉好像被夹的是自己。


唐柔道:“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呀?”


“嗯哼,你们还记得有一次专访的时候吗,问情人节王队会送人什么,王队说送人运动鞋。”


“记得,哥还问他为什么不考虑双眼皮贴。”


陈果翻了个大白眼:“你这张嘴呀!”


“对对就那次,后来还有一个采访问喻队的,他说想要运动鞋哦!”


“或许是个巧合呢?”唐柔又一次推翻戴妍琦的理论。


“王队拒绝做国家队队长之后是喻队接的。”


“主要是你们家小事情太好欺负了,而张新杰又太严谨。”


“王队有一件蓝色的衬衫!”


“没人规定他一定要一身绿啊,你看他戴过绿帽子吗?”


“云秀姐你看过喻队的笔记本吧!”


“看过,不过上面都是一些荣耀相关。哦,还有几个随笔涂鸦。”


“画的什么?”


“一只猫而已。”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一只猫能让戴妍琦兴奋成那样,感觉都快长翅膀了。


“所以说到底哪里有了?”听了一遍的一众老爷们全然get不到点。


“你们听我说完啊,最后一个问题很有意思。”叶修笑得高深莫测,他看向联盟第一奶问:“第六赛季喻文州下场以后第一通电话给谁打的?”


他们刚想说你问老方干蛋,他一个输家没抱着队友哭去就不错了,你还问他对家给谁打的电话,还第一通。


“打个屁呀,那小子第一时间抓了我们出去耍,他妈的蓝雨微草大联谊啊!搞毛像有毒一样……”方士谦瞪大了眼睛甩头拒绝这个认知,假的假的都是假的。怎么能允许自家人通敌呢!


叶秋一脸茫然:“不是这什么情况,传闻中的双向暗恋?”


“这绝对不可能!我不信喻文州没有第一时间给人打过电话报喜。”


“打电话问问呗。”叶修说:“不过你第一时间给谁的报的喜?”


林杰道:“我。”


叶修淡漠:“哦。”他问,“谁打。”


几个人互相看着谁都没动手。


林杰笑着说:“别看我,会露馅,因为我和他不熟。”


“你的大宝贝,人生幸福你不关注?”


“所以我更会支持他的任何选择。”


“上田森。”


“为什么?”


“因为你今天吃肉吃的最多。”


“少废话快点。”


“你们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我跟你们说我师父护短,知道以后会抽你们的。”


“拉倒吧,你师祖还欠着我钱呢,还师父呢。小心他个无良老奸商把你卖给我当童工。快给喻文州打电话。”


田森叹了口气认命了,他把手机调成公放的那一刻四周寂静如夜,他开口直接了白地问:“喂喻队,你人生中第一个夺冠后的第一个电话是打给谁的了。”


“谁也没打。怎么了?在玩大冒险吗?”他很好奇,如果不是为什么田森要问他这个。如果是,那么这个大冒险的背后又有什么意义?


他在国外的小店里边打着国际长途,边挑着礼物。东西很精致充满魔法的味道,这家店实际上从门面的装潢上就能看出店主的中二病大概是到了晚期。


田森随口胡扯:“是呀是呀,还有别的环节喻队的配合我。”


田森抬头看着另外几位,表情再说接下来怎么办。


叶秋的八卦心高昂,用嘴型告诉田森:问他比赛后最想和谁分享喜悦。


“你比赛后最想要什么?”


孙哲平恨铁不成钢,一把抓起楼冠宁的书包掐着上被大小姐挂上的玩偶的脖子一通扇。


“冠军呀。”喻文州怕是感觉到了什么,给出了一个标准回答。


叶修习惯性地想给这个回答一个嘲讽的笑声在调侃两句,被心有灵犀的胞胎一把捂住了嘴。


“还有问题吗?”


“有有有!你别挂!最后一个!”他看着林杰举起的纸条一字一字地念:“你一生中的喜悦与伤感最想和谁分享?”他捂住话筒转向一旁小声说:“我靠这个问题太恶心了吧,问完我都想吐了。”


“嘟……嘟……嘟………”


方士谦拍桌而起:“什么情况?挂了?他竟然给挂了!”


“不是不是,好像不是喻文州挂的,淡定老方。”


孙哲平指着手机道:“什么情况啊你这个破电话!”


叶修摸了摸下巴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说:“文州好像是在国外出差呢吧。小田同志你话费够吗?”


“日!我的毛爷爷!”


喻文州听着一串忙音,估计是田森的话费干净了。他们都是不怎么打电话联系有事网上见的人,时常忘记充话费,欠费很正常。


他从容地收起手机,继续挑他想买的东西。


挑礼物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给男人挑礼物是一件更加麻烦的事情。何况男人和男人之间大多数时间又懒送来送去费这份心。


小饰品琳琅满目,陪着他一起进店的翻译小姐早就挑花了眼,更不用说自己一个男人了。


送个生日礼物可真难啊。


王杰希推开店门就看到角落里一桌熟人各个像神经病人一样,奇怪的样子令人避之不及。他开口问:“你们在干什么?喝多了?”


“你不是今天不来吗!”


“我妈提前把我放了,我估计你们都没完事呢就过来了。外面可热了。”他拉了把椅子坐到林杰身边,给自己倒了一杯大可乐咕咚咕咚的灌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听到的乱七八糟的太多了,他们忍不住关注起了王杰希的衣服。


灰的,差评!


“我身上有什么东西?”


“一只猫。”


“哦,这个是我妹买给我的,说是薛定谔公式猫。”他又倒了一杯可乐说:“你们刚才聊什么呢?”


“八卦。”楼冠宁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复。


“什么的八卦,讲来听听。”王杰希吃着花生米一脸兴致盎然,见他们半天不出声又一脸便秘一样,这才说:“不是关于我的吧。”


叶秋奉承道:“机智一定就是说你的,都这么聪明了就别问了。”


“你被带坏了。”他点评了一句叶秋之后就去问林杰说什么了,林杰想了想说:“人生大事。”


“你们是我妈吗?我妈刚给我开完动员会。”


“结论呢?”


“只要不跟空气过一辈子男女随我。”


孙哲平逗他说:“有看上的不,过生日哥们儿们送你。”


“成,就你吧。正好跟我妈交个差。”


“滚吧你。”孙哲平拉过王杰希面前的那盘毛豆开吃。


“我靠现在报刊亭都不卖电话卡了,我找了好几家啊好几家,你们几个也不说给我充点真不够意思。不过兄弟们啊!我电话充好话费了!我们还要不要继续问喻……yǔ……yú……yū……鱼。”田森看到了坐在林杰身边的王杰希,嘴里的喻字变了四个音。


“咳咳咳。”叶修咳嗽的像个晚期患者,王杰希一脸淡漠,心里猜了个大概。


“想干嘛。”


“送你生日惊喜礼。”


“活的可是够惊喜的”


“我没想到你这么重口冰恋啊!”


“滚,方士谦你个二逼坐下吃你的毛豆。”


方士谦得了机会找林杰哭惨:“队长你看看你走以后他就天天这么虐待我,你不知道你走的这几年我多苦爹不疼娘不爱,还要受大小眼这个后妈的欺凌。”


王杰希顺话接:“儿子乖。”只要能占方士谦便宜王杰希不在意到底是当了爹还是当了妈。


“王杰希你丫好意思吗!你在天上浪的时候是谁追你丫屁股后面跟喂孙子似的奶你。你他妈的卡对面视角就算了,奶妈的视角你也卡。我要不是操作犀利你丫开局十分钟尸体就能凉了!”


王杰希有点心虚干脆把话题转回来:“你们问他什么了?他不是被公派出国学习了吗?”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大楼公告板里写着呢。”


“王杰希矜持懂不懂?知羞害臊是好的品德。”


“既然你们都知道了,那我瞒着还有意义吗?”说完他盯着田森看。


田森坐下去又站起来:“还……打?”


“好奇。”王杰希眨眨眼,于是田森拨通了电话。“不过你们问了什么。”


叶修道:“一个哲学的问题,答对了你就有礼物了,答错了你就没礼物了。”


“谁出的?”


他们一同推锅给文质彬彬的青年:“大林子/林杰/队长/林杰前辈。”


王杰希看着林杰,林杰微笑。电话接通了,王杰希抱起可乐瓶。


叶修直接问:“文州刚才那个问题打算怎么回答。”


“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


“我们想把你送个人,但是得知道能不能送。”


“噗,万一……收礼的不喜欢呢?那你们岂不是送错了还不讨好。”他虽然笑着却放下了挑选中的手,并把它放回身侧虚攥着拳头指头和掌心不停地磋磨。


孙哲平听得都烦了,直接说道:“快回答,要是你说的答案和我们要的不一样我们还得找新的呢。”


王杰希的可乐瓶被他挤的盖子飞了出去。险些被打到的方士谦大喊:“王杰希你蓄意谋杀吧!”


“卧槽!方神你……”


“你丫来捣乱的吧?”


“我就说你跟王杰希苦大仇深,林杰偏不信,还非说你们俩兄友弟恭好孩子。”


“老王哎哎哎你别这么豪迈地咚咚咚大可乐,我还想喝一口呢!”


“王前辈那不是酒喝了只能更清醒,今天晚上也没boss抢。”


喻文州先是听到了想听的名字,又听着他们那边鸡飞狗跳好不热闹,不禁笑笑,等他们那边静下来些了才开口说:“这礼物我不能给你们当。”


卧槽!


喻文州听着静了才要说下半句,不想田森的电话又没钱了。


他们看向低着头的王杰希也不知道说什么。


孙哲平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今朝有酒今朝醉。”


“不喝,明天加班,我回去休息了。”


“成。那你路上慢点。”


林杰也站起身:“我也回去,一起走一段吧,刚好顺路。”


楼冠宁欲言又止,看王杰希真要走赶紧说:“别!好像是田森前辈手机又没钱被断了。”


“你充了多少?”


“那边就一张50了。交了欠费还有十来块吧。”田森老实回答。


孙哲平砸了砸嘴:“去,老叶给我找个酒瓶子来。”


“默念杀人犯法100遍。”


“冲动是魔鬼,何况你手还没好。”


那厢他们都这么逗着贫,这厢林杰的手机响了。显示的号码异常杂乱,他没有当骚扰电话挂断,而是选择了接通。喻文州略显急躁的声音传出来:“田森话费没了。”


“恩,你等一下。”他把电话递给王杰希,并重复一遍:“田森你手机没钱了。”


王杰希犹豫了一下接过来:“有事?”


“你手机没带出来。”王杰希一摸兜还真没有,落他父母家了。


“孙哲平手机没电了。”


“大孙你手机没电了。”王杰希通知道。


“楼冠宁和叶修他们没接电话。”


“你们仨又静音!”深受豪门三人组静音毒害的王杰希忍不住怒斥。


“我找人要的林杰前辈电话。”


“这么短的时间?”


“我怕错过时机。”王杰希这次没接话静静等着他说完:“我不能给他们当礼物,因为这样我自己就没得送了。”


王杰希抱怨:“喻文州你送礼有点诚意好不好。哪有自己送自己的?你可真省钱。”


“可是杰希挑礼物好难,给你挑礼物更难。”


他说:“都行。”


喻文州故意发出疑惑:“嗯?”


“什么都行。”


“我送的你就喜欢吗?”


“嗯。”


“那……”


叶秋靠着叶修问:“这算不算生日礼物提前送了?”


叶修道:“礼物太不配合工作回来敲他一笔。”


孙哲平翻了个白眼问:“林杰你手机什么时候没电或者没话费?”


林杰歪头想了想:“还能让他俩打一会儿呢吧,一个小时?”


好烦哦,并不想听他们现充煲电话粥就饭吃。礼物能收回吗!


END



评论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