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我老婆。

你眼里有星辰大海,我眼里只有你x

【第一天/喻王】王医生捡到一只猫

23333上课差点笑出声

星叶纪事:

这是一个随便摸猫蛋蛋引发的惨案。


————————————————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雷雨终于停了。这些日子B市少见的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几天都不带消停,本来道路两边的法桐树上还有些叶子,深秋时节这么一折腾,全掉光了。


  王杰希已经去窗前张望了好多次,总算是等到止了风,墨蓝色的天空里纷纷扬扬飘着细细的水雾和雨丝,半轮光洁的月亮露出来,地上的水洼镜面似的闪闪发光。他走去门口换了双马丁靴,又套了件呢子风衣,围巾一裹,拿了把墨绿色的长柄伞就出了门。


  深秋的风冷飕飕的,好在雨后空气清新湿润,迎面一吹让人精神一振。王杰希深呼吸了几下,迈开步子往马路那边的公园里走去。


  路灯在雨夜里温暖地亮着,隔着牛毛雨丝朦胧地散着黄光。四周安静至极,王杰希走进公园的树林里,在黑漆漆湿淋淋的树影下慢慢巡视着。


  王杰希是个兽医,在B市这片老城区开了个小小的宠物医院。平时给周围小区住户们的宠物检查检查身体,打打针,带带几个助手和实习医生,日子过得惬意。他一直有晚上在医院周围四处转转的习惯,看看有没有流浪猫流浪狗之类的小动物需要帮助,风衣口袋里常年带着一小盒猫粮,走到哪喂到哪,深受这片区野猫们的爱戴。这几天天气实在不好,他惦念着平时公园里那几只三花和黄狸,雨一停就赶紧出门看看去了。


  不知是不是连续的降雨和雷鸣天气让野猫们都找地方缩了起来,王杰希兜了几圈都没看见眼熟的那几只,失望之余,不禁还是向树林深处走了一会儿,结果还是一无所获。雨又有点淅沥沥下开了,树叶子给雨滴打得啪啪响。王杰希心道今晚大概是没戏,只得安慰自己猫咪们都会自己找地方舒舒服服地窝起来睡觉,只好撑开伞打道回府。


  雨丝渐密。他加快脚步,想赶在打雷之前回到医院。匆匆地沿着林间小道走着,忽得余光中一个东西在视野边缘一闪而过。他条件反射地停下,向着视线刚掠过的地方望去。


  那是一棵苍郁的大雪松,长而密的松叶层层叠叠,底端的那些匍匐笼罩在草坪上,在雨夜里显得苍翠欲滴。吸引王杰希目光的却不是这棵颇有年头的雪松,而是这繁密枝叶下的东西。


  一只黑色的小猫。


  王杰希一边走过去一边掏出手机打开手电功能。雪亮的光芒照亮了那里,让他看清了那小猫的样子。


  浑身湿淋淋的,雪松并没有替它挡掉多少雨滴,泥土混着水迹粘的一身都是。它紧紧团成一个球,耳朵向下贴着脑袋,脸埋在前爪里,小小一只,一动不动。王杰希赶紧蹲下,掏出一副医用手套戴上,轻轻拨了拨它的尾巴。


  小猫毫无反应。寒湿的空气里飘来一丝血腥味,王杰希仔细看了下,小猫的左前爪伤着了,血混着雨水凝结在外翻的皮肉上,伤口斜在湿成一缕缕的黑色猫毛中格外狰狞。他伸开手掌捏了捏小猫颈后,又把手塞进它肚皮底下试了试温度,冰冰的,但是那个小肚子正颤抖着一起一伏,柔软极了。轻轻松了口气,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折得整整齐齐的防水布, 轻手轻脚将这个小东西包起来,抱在怀里。他心如擂鼓,这轻轻的一小团猫咪,似乎已经是这漫长的深秋雨夜里,他唯一心系的事物了。


  王杰希的医院是幢两层楼的老房子,窗户都是旧式的木框插销窗,看起来特别有年头。一楼外间是门诊和输液区,里面一间大屋子隔开,一半手术间一半放器材和药品,外面还有一间门头卖些宠物食品和日用品,看店的小姑娘还负责照顾留院观察的宠物以及兼顾宠物美容业务。二楼就是王杰希住的地方,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间客房。王杰希抱着小黑猫回来,量体温、检查身体、消毒,包扎伤口喂水喂药打针保温折腾了一宿,直至凌晨小猫被放进小毯子里,他才疲倦地伸个懒腰。


  小东西的命总算是保住了,可能是受伤又加上太虚弱,翻来覆去摆弄都没醒。王杰希给它检查眼睛的时候看过了,蓝色的猫眼,睁开一定很漂亮。本来想把它放到留院观察区,但是抱着走了两步,王杰希看它睡得小胡子一颤一颤,软软的肉垫蹬在胸口,顿时心就软了,抱在怀里转身上了楼。


  木地板踩上去发出轻轻的咯吱声。把小猫放到床上,他便洗漱去了。洗漱完毕又托着腮在边上默默看了一会儿,越看越喜欢。捏了捏它的小爪子,他忽然笑道:“你可是第一只躺在我床上的猫。”说着上床躺下,把小猫拢在怀里,沉沉睡去了。





  喻文州傻眼了。


  头痛欲裂,手臂抽痛,浑身无力,肚子饿得咕咕叫,这都不是事。抬起手,一只黑色的猫爪子,指甲尖被剪了个干净。


  他闭上眼睛企图再昏过去。


  正当他闭着眼想一昏了事,忽然感觉下巴被挠了一下。他不由自主呼噜了一声,太爽了,能不能再给我挠挠。


  王杰希看着小猫闭着眼把尖尖的小下巴伸过来求蹭,不禁低笑出声。


  这笑声把昏昏沉沉的喻文州彻底惊醒了。他心里一毛,睁开眼,挣扎着爬起来,警惕地看着四周。


  其实并没有什么四周,他目力所及,看到的基本是一个男人的脸和身体。因为这男人托着他的屁股把他抱在怀里挠下巴,就漏下一条尾巴在后面拍打床单。男人有黑色的头发和眼睛,嘴唇颜色淡淡的,手臂修长,含笑看着自己,还是个大小眼。


  喻文州愣愣的看着他,伸出爪子踩踩他锁骨,平滑皮肤上温暖的感觉从他的肉垫上传来,他忍不住张开爪趾踩了几下。


  王杰希又笑了:“不要踩奶啊,我不是母猫。”


  喻文州被他握着爪子,满心不爽,一张嘴抱怨道:“我知道。”


  ………………………………………………………………………………


  ???????????


  王杰希见了鬼似的瞪着他。


  天啊这个大小眼……喻文州跟他大眼瞪小眼。


  “怎么,没见过会说话的猫吗。”喻文州说。


  把他抱在怀里的男人似乎用尽全力克制着才没把他扔出去,过了半晌,一把提起他后颈,拎到眼前,眯着眼跟他鼻尖对鼻尖。


  喻文州也不挣扎,任他提着,四肢放松地垂下来,只有尾巴一甩一甩,表达着看到这个人类被吓到后自己愉悦的心情。


  王杰希看了他半晌,缓缓开口:“你……会喵吗?”


  喻文州张嘴,呵呵了一声。





  “我这里吧,老房子,阴气是有点重。”王杰希盘腿坐在床上,严肃地对着一只黑猫说话。


  喻文州微笑着看着他——当然,以猫脸的效果,王杰希并看不出来。


  见他没反应,王杰希只好继续说:“经常闹个鬼什么的,这很常见。什么无头鬼、吊死鬼,门口游魂阿飘过去过来的,别人看不见,我见得多了,劝上几句,他们也就都投胎去了。你要是有尘心未了,也不用附在只野猫身上啊,跟我说说有什么放不下的,我帮你办妥,你安心过奈何桥去。”


  喻文州还是看着他,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你倒是喵一声啊。”王杰希仍然不放弃。


  喻文州忽然就计上心头。这人类太傻了,好像还对猫没什么抵抗力,可以一用,先赖上再说。他心里盘算得当,尾巴拍了拍床单,慢悠悠开口:“其实我不是什么鬼魂附身。太低级了。”


  王杰希又听他开口说话,感觉还是很不真实:“哦……那你是什么?”


  “我是异兽。”喻文州抬抬下巴,“修仙之身。”他解释道,“本来这次渡劫,我可以直接升仙成为灵兽的,位列仙班,长生不老。”


  “哦。”王杰希觉得自己好像在听什么修仙玄幻文设定。


  “但是我失败了。”喻文州声音沉重了点,“不知道什么原因,大概是命里不到,运势不济,还不是我得道的时候。总之……”他伸伸爪子,“总之我变成这样了。”


  王杰希有点同情他:“这么说,你是被打回原形了?”


  “什么打回原形。”喻文州有点嫌弃,“这可是我第三次渡劫,前两次都十分顺利,上次渡劫……现在是哪年间?日本鬼子被打回去了吗?“


  “早滚回去了。”王杰希面无表情,“也才过去几十年,你成精没几年嘛……建国之后就禁止成精了。”


  “什么禁止成精,这怎么禁止。我不是妖精。”喻文州好脾气微笑,“算了,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我得恢复灵力,等待下一个劫数。”


  “还有下一个?”王杰希按捺半天,还是忍不住把他捞了过来按在怀里揉,“这几天打雷下雨都是因为你吧,嗯?”


  喻文州任他搓圆揉扁:“当然还有下一个,我还没经历天劫呢。”


  王杰希露出一个有点鄙视的表情,“不是天劫,你还弄成这样。”


  喻文州也很奇怪这件事:“按我的修为来说,不应该啊。”


  王杰希也不想再纠结这个问题:“那你现在要怎么做?”


  “恢复灵力。”黑猫翘翘胡子。


  “我知道。我是说你怎么恢复。”王杰希耐心十足跟这个几十年没跟人正常交流的兽类讲沟通。


  黑猫盯着他,半晌才道:“其实,渡劫失败的后果是很严重的。最常见的结果是灰飞烟灭。”


  他语气严肃,跟小小的萌萌的外表完全不搭,但是王杰希还是不由坐正了身体听他讲。


  “我这次的劫难大概是个普通的劫,即使失败了,这条命也还能保下来。但是……”


  渡劫不成,灵力全无。


  王杰希沉默。虽然他很快接受了一只猫要修仙渡劫的设定,但是不代表他就很有真实感。眼前的小黑猫低着脑袋缩成一团,前爪还绑着绷带,耷拉着耳朵虚弱地趴在他的单人小床上,说真的他心疼比着急多一点。他伸手摸摸那个毛茸茸热乎乎的小脑袋,柔声问:“没关系,你可以在我这里修养,呃……修炼,什么的。你叫什么?“


  喻文州蹭了蹭他温暖的手掌:“喻文州,你可以叫我文州。”


  “我叫王杰希。”王杰希撸了一把他长长的尾巴:“你到底能不能喵?”


  “不能。”喻文州冷酷地拒绝。





  王杰希收留喻文州已经三个多月了。老实说他虽然是兽医,但是养宠物这事还是头一回。喻文州严格来说也不是宠物,他每天除了吃就是睡,王杰希趁工作闲暇之时上楼几次,就看他缩在床上睡觉似的,也不知是真睡还是在闭目眼神修养元丹什么的。喻文州吃饭不挑剔,王杰希喂的猫粮每次都吃个底朝天,一段时间下来也不是那么干巴巴了,黑亮亮的皮毛油光水滑,抱着甚是舒适。只是前爪到底是伤着了,王杰希时不时拿个逗猫棒撩他,他也冷静地端坐一旁,慈祥地让王杰希别闹。


  总得来说一人一兽相处甚欢。喻文州唯一有点那啥的就是王杰希彻底暴露了是个撸猫狂魔的本质,眼看喻文州被他伺候得手感越发好起来,就越是撸得停不下,吸毒一样上瘾。这晚王杰希洗好澡,又盘腿坐在床上一本正经地拍拍床单让喻文州自觉去躺平任撸,喻文州就想叹气。


  这个天真的人类啊,怎么这么好骗呢。只要用可爱的外表示弱一番,露出肚皮缩起爪子让他抚摸几下,他就能放下所有防备和戒心,让喻文州随便在他身上打滚卖萌。


  这个身体真是好用啊。喻文州感叹。他正盘在王杰希大腿上,肚子贴着那滑溜溜的皮肤,凉凉的,甚爽。王杰希修长好看的手指温柔地挠着他的耳根、下巴和尾巴根,让他舒服地毛都要炸开了。喻文州不得不承认王杰希的抚摸让他很受用,说真的他已经不是很满足仅仅是这样的接触。他毕竟不是真正的猫,他是异兽。


  但这个单纯的人类始终在把他当一只真正的宠物猫养,他对他的了解仅止于喻文州的陈述,还是加了卖萌和卖惨滤镜的。


  喻文州心里暗笑。


  他根本一无所知。


  王杰希的手指渐渐从下巴挠到肚子。喻文州舒服地翻了个身,四条腿张着,让人类伺候。王杰希一边摸一边问:“你恢复地怎样了?”


  喻文州眼睛睁开一条缝瞅着他:“身体恢复了。”


  “那什么灵力呢?”王杰希揉它腿根。


  喻文州爪子拍拍他脸:“慢慢来吧。再过个几十年。”


  “那么久?”王杰希吃惊,“我还以为差不多了。”


  喻文州翘翘尾巴:“哪有那么快。”


  “哦。”王杰希应了声。


  “等等。”喻文州忽然觉得不好,“你摸哪呢!喂,嗷!”


  王杰希一脸无辜:“啊,不好意思,习惯了。”他手下轻轻用力,掌中的两颗毛茸茸圆鼓鼓的小球手感好到升天,他不禁又揉一揉,“虽然说出来不太好意思,不过我还是最喜欢这里的手感。”他摇摇头,摁住一直在扑腾的喻文州,“可惜送到我手上的喵喵们很快就会失去它们,想摸也没机会。”他诚恳地看着喻文州,黑猫已经拼命夹着后腿挠着他想要逃离,但他丝毫不给这个小东西机会:“唉,真爽。你是个有思想的修仙猫,应该比较有自制力,所以不用绝育吧。我还能撸几十年,真棒哦。”


  他说话期间喻文州就没停下挣扎,猫蛋蛋被人一手掌握的耻辱让他嗷嗷地叫起来。他的爪子被人类按住无法挣脱,对于他这种差点位列仙班的准灵兽来说简直奇耻大辱。


  喻文州恨恨地想,他就不应该对这个救了他的人类心存感激手下留情,他就应该早点让他知道异兽不能惹,在他的力量面前王杰希弱小得不能看,让他知道厉害,让他知道要不是他喻文州乐意躺平让他摸,是他喻文州喜欢这具温暖修长的身体和淡淡的沐浴露气味,王杰希根本别想碰他一指头。尽管他是只猫,但也是只不能随意揉蛋蛋的猫,完了,他觉得自己被王杰希撩得失去理智,正准备做点啥让这个人类知道点厉害时,王杰希却忽然停手了。


  原因无他。


  “好了,我玩爽了。你是不是也很舒服?明天再玩吧。”王杰希自顾自点点头,施施然掀开被子躺下睡了,剩一个身体和内心都被揉得七零八落的喻文州独自看着他的后脑壳。


  喻文州活了这么久,一直是好脾气好说话,这次却被王杰希气得七窍生烟。他愣在原地好久,看王杰希真的沉沉睡去了,眼睛一眯。


  还要摸猫蛋蛋几十年?想得太美了啊王杰希。他抖抖毛,纵身一跃跳上窗台,抬头看外面的天空。


  雨早就停了,一轮明月高悬夜空。


  还不是满月。喻文州心里盘算,还有三天。他轻轻跳下窗台,走到王杰希耳边。那人把自己严实地包在被子里,柔软的黑色头发铺散在枕头上。喻文州心里一动,伸出舌头舔舔那小小的耳尖。王杰希模糊地呻吟一声,又往被子里钻了钻。那声音软软的,喻文州只觉得被王杰希撩起来的火越发燃烧了起来。天蓝色的眼眸定定地注视着王杰希,眸色越来越深沉。


  “谁让你倒霉,捡到我了呢……”





  王杰希一边工作一边听着新闻。


  给这只拉肚子的小狗打完针他就可以收工了。新闻里播报着今晚的满月月食是多少多少年才能一见,他就有点想去看看。但是转念一想,喻文州还在家里,他就想着是不是可以带他一起出去。就算喻文州是只活了很久的猫,但这种奇景,应该也没见几次吧。他一边想着一边给小狗扎好针,礼貌地和狗主人交代了些按时喂药的注意事项,收拾了收拾就收了工。负责宠物美容的小姑娘也下班了,他去宠物用品区溜达了一圈,从货架上拿下来一样东西。


  一个蓝色的猫项圈,上面还有颗银色的铃铛,带着小蝴蝶结,十分可爱。


  王杰希很满意。他觉得这个跟喻文州的瞳色太搭了,他一定会喜欢。


  今晚出门的时候就给他戴这个吧。他心里打定主意,关了一楼的灯,上楼去了。


  然而楼上的情况却出乎他的意料。


  床边的窗户大开着,深秋的冷风刮进来,淡绿色的窗帘被吹得扬起来,呼啦呼啦响。


  喻文州不见了。


  王杰希愣了半晌,出声呼喊:“文州?”


  然而静悄悄的,没有回应。


  王杰希站在窗前,呆了一会儿,忽然转身跑下楼,换上鞋子和外套就出门了。街上到处都是出来准备看满月月食的人,王杰希一边搜寻着,一边好笑自己究竟在着急什么。喻文州不是普通的猫,他是一只比自己活了更长时间的异兽,想留就留想走就走,有何奇怪。但是王杰希在看到大开的窗户的时候,心里的确无法接受。


  明明是我的猫。


  是我捡回来的,是我治好伤,每天倾注了心血养护的。


  明明说还有几十年的。


  他心乱如麻,喻文州突然的出走让他无端的不知所措。


  视线一黑。远处传来此起彼伏的惊叫声,是月食开始了。


  王杰希喘了口气,定睛一看,他竟然走到了那天捡到喻文州的地方。那棵雪松依旧站立在那片黄色的草坪上,哗啦啦被风吹动松枝。


  他走过去,然而喻文州并没有在那里。黑暗渐渐遮掩眼前的景象,王杰希恍惚间以为捡到喻文州只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月亮渐渐被黑暗吞没。小公园里没什么人,人们都聚集在大路上,新奇而激动地观赏奇景。


  “天狗吃月亮啦!”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一口一口,月亮不见了。


  王杰希站在黑暗里,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算了。就当是一场奇遇,一个神奇的邂逅,平淡的人生中一个有趣而值得回忆的插曲,如此。


  黑暗并没有持续很久。渐渐的,眼前又有了光。王杰希眨眨眼,抬头看天。


  月亮一点点又出现了,银亮温柔的辉光重新洒落大地。王杰希抬头看了一会儿,心中觉得无趣,挪动脚步准备回去。


  然后他就愣住了。


  前面不远处,一个人正看着他。


  那是个长得很清秀的男人,脸庞白皙,笑意盈盈,身上穿着拍戏一样的古装,袖口似乎绣着什么精致的花纹。黑色的头发长长的,一双湛蓝的猫眼含着笑意看着他。


  王杰希呆住了。这个眼神他太熟悉了。


  “……喻文州?”他听到自己说。


  男人笑眯眯的,冲他点点头:“是呀。”


  王杰希看着他走过来,他一动,身上就有一层银辉跟着他走,像个巨大的光源移动过来。


  “猫呢?”王杰希问。


  喻文州走到他面前,歪歪头笑:“我灵力恢复了,自然可以化作人形了呀。”


  “恢复了?不是还要几十年吗?”王杰希又问。


  喻文州看他一脸不可置信,忍不住摸摸他的脸:“本来是的。这不是机缘巧合,月食了嘛。”


  “月食?”


  “是啊。”喻文州道,“我是天狗啊。”




上车刷卡点





  喻文州再醒来的时候,认出这是在王杰希医院的手术室里。他茫然地转转头,看到坐在一边的王杰希。他吃了一惊,连忙低头看自己。


  又……变回猫了,而且被绑在一块板子上,四肢固定成一个大字。


  王杰希慈祥地看着他:“唉,抓个上古异兽真不容易啊,我还真没算到会把自己搭进去。不过也好,这契约一成,你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别想跑啦。”


  喻文州瞪着他,瞬间已经想通了,气得牙痒:“我渡劫失败是因为你!”


  “是啊。”王杰希点点头,“我可是算了好久你会出现在哪里,天天去转悠呢。还好被我捡到了。”


  喻文州此时心下已经雪亮:“你早算准了月食的时间,知道我一定要去采食月辉,提前布好了阵法就等我自投罗网。”


  王杰希点点头。


  “你……你是微草那个……”喻文州露出头疼欲裂的表情。


  “微草谷主王杰希。”王杰希补充道,“唉,你在人间玩太久了,这么久以前的事都忘光。当年你们蓝雨误打误撞进了我药谷,我们两方打了好几百年,你怎么都能忘得这么干净。”


  喻文州叹口气:“都是上上上辈子那个喻文州的事了……”


  王杰希静静地看着他:“对你来说,大概是上上上辈子,对我来说,却像昨天一样。”


  喻文州似乎明白了什么,转头看着他:“你难道……”


  “是。”王杰希起身,转头去边上拿了什么过来,“我这几世,都是同一个灵体。”他俯下身来撸了一把黑猫的尾巴,“我找了你几世啊……可算被我找到了。”


  喻文州心下微乱,正想好好思索一番,却看到王杰希手上的东西,顿时大惊:“你这是要干嘛!”


  “嗯?打麻药。”王杰希捞了一把他的猫蛋蛋,“我想了想,还是把你绝育了吧,花生米拿出来。别担心,不痛的。”他推了推针管,好整以暇道,“就是打完麻药你会闭不上眼睛,我要不停给你点眼药水,你看起来就会像哭了一样……啧啧,哭唧唧的天狗大人。”


  喻文州别的都可以淡定应对,一听这个却是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杰希!你……你把它放下……我们有话好好说。”


  王杰希偏头看他,嘴角牵出个微笑:“你会不会喵?”


  “喵喵喵喵喵喵喵!!!”


Fin.


————————————————————————


第一天我搞定啦!!总之我完成了!之后的99天都可以看别人挣扎啦哈哈哈哈哈(飞起


唉,差点赶不上,吓死朕了!


脑洞随便走就收不回来的一篇文……细节设定什么的不要在意啦!总之就是一个老王抓猫的故事(不


至于为什么说喻队是天狗还是猫的形态,山海经上有讲天狗这一条,提到其状如狸,其音如榴榴,郭璞的注本还写过这个榴榴还可作“猫猫”。狸在古代也是指猫的,大意就是说天狗这个异兽呢,长得像野猫一样,叫声就是“猫猫猫猫”……我不多说了,大家自己脑补吧。总之日本那个红脸长鼻子的天狗跟咱们的完全不是一个东西,大家不要搞混啊=L=

评论

热度(1605)